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緣慳一念 05

魔道祖師同人‧金光瑤←莫玄羽←聶懷桑





  莫玄羽找書的事情進行得並不順利,雖說藏書閣的書放在哪裡他都瞭若指掌,但蘭陵金氏畢竟是四大家族之一,藏書豐富,尤其冷僻的草稿手札類,更是多如牛毛,這類的書許多都缺少封面標題,莫玄羽少不得要把整本看完,大概下個標題與簡介,方便之後查找,因此進行得更是拖沓,金凌一直沒碰到他,還找到藏書閣來了。

  聽金凌說他絕對沒有想他,莫玄羽忍不住又笑了起來,從梯子上下來把金凌抱了起來,惹來金凌又是好一通生氣。

  「玄羽,你那麼喜歡孩子,我是不是該幫你議親了?」

  聽見許久未曾聽見的嗓音,莫玄羽在金凌喊出叔叔以後,才對著後進來的金光瑤道:「哥,你怎麼來了?」

  「阿凌在外間等了我很久,我以為他要找我,但他問我你在哪裡,我便帶他過來了。」

  「欸?真的嗎?阿凌這樣喜歡我啊?」

  「才沒有!」

  莫玄羽傻笑道:「我也最喜歡阿凌了!」

  金光瑤摸了摸金凌被莫玄羽蹭亂的頭髮道:「我讓阿愫替你留意一下有哪些仙子,之後再安排你們見面吧。」

  「哥,玄羽不想成親。」莫玄羽為難道。

  「你現在學習狀況越來越好了,應該也會得到許多仙子傾慕吧。」

  「真的不用的。我不是……因為怕麻煩到哥才這樣說,我資質那麼差,也不想拖累一個女孩子陪我受人閒言閒語,而且我喜歡阿凌啊,照顧阿凌就夠了。」

  「誰要你照顧了!花枝!」

  「好、好,」莫玄羽抱著金凌搖了兩晃道:「我是花枝,花枝沒有照顧你,是你照顧花枝,這樣好不好?」

  他這樣一說金凌自然就被繞暈了,見狀,莫玄羽笑了笑道:「阿凌,那你陪花枝去看花好不好?」

  「哼。」金凌撇開頭。

  「花枝?」金光瑤不解道。

  「阿凌不肯叫我叔叔,都叫我花枝啊。哥,我先帶阿凌去花園走走,你忙你的去吧。」

  金光瑤看著他們兩人好半晌後才道:「本來想跟你們一起過去,但懷桑還在等我。」他摸了摸莫玄羽的頭道:「阿凌就交給你了。」

  莫玄羽愣了愣,然後笑著也摸了摸金凌的頭道:「聽到了嗎?斂芳尊說我就交給阿凌了,阿凌要負責保護我。」

  「你胡說!」

  「阿凌,不要生氣嘛。」莫玄羽傻笑著,然後對金光瑤道:「對了,哥,聶宗主交代的東西我還得找一段時間,目前藏書閣的部分快告一段落了,金麟台還有其他放書的地方嗎?」

  「還有一處,之後再帶你去吧。」

  「嗯,謝謝哥,那我們先走啦。」莫玄羽抱著金凌走出許久未出的藏書閣,金光瑤看著他們的背影,目光深沉起來。

  他不打算說,實際上是莫玄羽待在這裡的時間太長,他才會誘導金凌來找莫玄羽,但同樣地,他也不打算說,莫玄羽不打算娶妻這件事情,其實有點麻煩,這一年多的時間,金光瑤已經大致明白過來,莫玄羽確實沒有什麼威脅性,但光是他和金凌走得近這件事,便足以造成很多人的不安,如果可以用妻子去牽制住他的話,反而還會讓人安心不少,因為莫玄羽雖然靈力低微,但除了莫家以外,他真的沒有什麼把柄。

  嗜酒者便以醇酒悅之,愛書者則贈以絕版典籍,好色者薦其秦樓楚館,想要權力、想要靈力……只要有各種各樣慾望,便有各種各樣的應對攏絡之法,但莫玄羽似乎沒有想要的東西,自從金光瑤有意識以來,他便經常從別人的反應中去找出對方想要的東西,然後藉以討好對方,除了聶明玦狀況特殊以外,他很少不成功的。

  只是他確實不知道莫玄羽想要什麼。莫玄羽很努力,但靈力始終不見長,雖說莫玄羽對此也不太在意,而且無論金光瑤送什麼,莫玄羽都一樣開心,這樣他便不知道該如何拿捏住對方才好了。

  最初莫玄羽來金麟臺的時候,其實改編過的清心音,原也是要讓莫玄羽聽的,那時候,他剛被聶明玦罵過,心中充滿怨懟,對著莫玄羽差點就要談出亂魄抄的曲調,只是看著莫玄羽聽得那樣認真,他想起來對方也跟他一樣,並沒有任何後臺,假如能加以利用……思緒幾轉,金光瑤便沒改變指法,彈出來的還是普通的清心音。

  後來雖然他也暗中觀察著莫玄羽,但就算讓金夫人打罵過、被金光善派人來唸過,莫玄羽還是一樣無所爭,似乎好好念書、照顧金凌就是他所有的願望。在金光善的私生子中,莫玄羽是最不像他的那一個,既沒有虛與委蛇,對權位也並不戀棧,一定要說相似的地方,便也只剩下喜歡好看的事物而已,然而要說好色,也離莫玄羽的狀況太遠。

  但是他留莫玄羽下來的目的,確實達到了。

  金光瑤輕輕吁出一口氣,轉身離開藏書閣。

  來到花園的莫玄羽還是老樣子,好像不嫌重地抱著金凌不放手,金凌沒好氣道:「你去成親啊,以後就有自己的小寶寶了。」

  「阿凌想要嬸嬸嗎?」

  「我已經有嬸嬸了。」

  「對啊,所以那就不用了。」

  「你不想要小寶寶嗎?嬸嬸就一直很期待阿松出生。」

  「阿凌,你知道成親是什麼嗎?」

  「你才不知道!成親就有小寶寶了啊。」

  「欸?」莫玄羽笑了笑,對金凌道:「可是我只要阿凌就好了啊。」

  「又騙我。」

  「騙你做什麼?我啊,不會有小寶寶的。」

  「哈?為什麼?」

  「我喜歡的那個人,他不喜歡我啊。」

  金凌愣了愣,再抬頭的時候,已經看到莫玄羽的眼淚滑了下來,明明都還在笑,金凌忙道:「舅舅說、舅舅說錢能解決的事情,就不要哭了!」

  「江宗主真的好有錢。」聽著金凌小大人一樣的話,莫玄羽忍不住笑出聲。

  「當然!」

  「我忽然好想見到阿凌成親時的樣子啊。」

  金凌看著莫玄羽對著一株金星雪浪說這句話的樣子,本來想說「你這人果然有病!」的嘴闔上了,心裡只想著,說出來搞不好莫玄羽又要哭了。

  莫玄羽送金凌過去金夫人那裡時,少不了又是一番羞辱,莫玄羽還是尷尬地笑著,順便暗示金凌快進去,別聽了,金夫人看他這樣更來氣,讓他跪花園跪一個時辰,莫玄羽便依言出去跪在花園正中央。

  身上的茶水還沒乾呢,雨又落了下來,莫玄羽抬頭看了看天色,現在他的靈力還支撐不了一個這麼大範圍的隔音結界,要是不落雷就好了,莫玄羽低下頭,任由雨水淋打,要是現在離開,金夫人又要生氣了,莫玄羽不想讓金凌看見金夫人生氣的模樣,更不想金凌以後就不來找他了,所以他便跪著沒動。

  但是雨忽然就沒有了,莫玄羽茫然地抬頭看,有一柄傘撐在他頭上,他轉頭看見了意料之外的人。

  「莫、莫公子,你受傷了嗎?怎麼跪在這裡?」

  「聶宗主……啊,沒事的,只是夫人在懲罰我而已,請聶宗主不要在意。」

  「可是,現在在下雨啊,雨下完以後再補不行嗎?以前我哥罰我的時候,我都這樣跟他說的。」

  聽著聶懷桑的話,莫玄羽笑出來道:「令兄真的是很好的人啊。」只是也完全沒有要起來的意思,聶懷桑便也這麼一直撐著傘沒走,莫玄羽本來還以為對方只是一時興起走過來而已,現在倒是有點尷尬了,他便道:「聶宗主,玄羽沒事的,之前聶宗主要找的書,我有列清單了,只是還沒全部做完,之後會再呈給聶宗主看的。請不用管我,去忙吧。」

  「唉,你……」聶懷桑想了想,但這終歸是金氏的家事,他又不可能做什麼,便將雨傘留在莫玄羽肩上,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接著抬手以袖遮雨,跑回廊下。

  「聶宗主也是很好的人啊。」莫玄羽向著聶懷桑的方向輕聲道。

  莫玄羽跪足一個時辰後,才站了起來,撐傘走回廊下,將傘上的雨水甩乾,讓金光瑤撞見了,便吩咐他快去洗浴更衣,以免著涼,莫玄羽正想說要把傘還給聶懷桑,卻得知聶懷桑已經回清河了,看起來傘也只能下次再還上了。

  見莫玄羽還有些失神,金光瑤取出帕子替莫玄羽擦著臉上的雨水,莫玄羽看著金光瑤的動作,眼眶一熱,忽然便衝口而出:「哥,我喜歡你。」

  金光瑤微微側過頭道:「嗯,我也喜歡玄羽,但怎麼忽然說這麼傻氣的話呢?」還敲了敲莫玄羽的頭。

  莫玄羽心底一沉,面上卻是重拾笑容道:「忽然想起來,我常常跟阿凌說我喜歡他,卻沒怎麼跟哥說過,所以才想說。」

  「玄羽,比起這個,你還是快點回去吧,雖說修仙之後體質會有所改變,但強撐著還是容易染上風邪。」

  「嗯,謝謝哥,我等等就回去了。」莫玄羽笑道,金光瑤便轉身離開了,沒人看見莫玄羽在背後手心已經被指甲劃破出血。

  良久後,莫玄羽才呼出一口氣,嘆息一樣的聲音說著:「我欲與君相知……。」隨後緩緩搖了搖頭。

  沒人看見收合起來的傘骨間有張紙片輕輕動了動。

  




今天大半時間花在做無料上,怕來不及趕忙發一發。
我寫的阿瑤跟懷桑是不是太黑了啊?我很少看這兩個人的同人,不太清楚別人怎麼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