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緣慳一念 04

魔道祖師同人‧金光瑤←莫玄羽←聶懷桑

  • 小天使強勢上線!




  「放我下來!」

  「我還以為小孩子都喜歡被舉高高。」莫玄羽噗哧一笑,將金凌抱回胸前。

  金凌嫌惡地看著他的笑臉道:「笑什麼笑?」

  「阿凌好看啊,對好看的,當然要笑。」莫玄羽也彷彿沒聽見金凌話裡的鄙視,抱著他走進金星雪浪盛開的花園裡,「你看啊,這花也好看,看到當然會笑嘛。」

  「不准說我好看!你、我要、我要……」金凌皺緊了眉頭,卻怎麼也想不出來下一句要怎麼說。

  「阿凌是要說,就叫江宗主打斷我的腿嗎?」

  「對!你也不可以叫阿凌!」

  「為什麼不可以啊?」

  「奶奶說不可以!」

  「可是我是你叔叔,不叫你阿凌,那要叫你如蘭嗎?」

  金凌一張臉皺得像吃到酸梅一樣,莫玄羽便將他抱得更緊,金凌才從雲夢回來,身上依稀還帶著荷香,莫玄羽笑道:「我也好想去雲夢看看啊。」

  「哼,你不能去。」

  「對啊,我不能去。但我知道,荷花一定和阿凌一樣好看!」

  「你這個花……花……你這個花枝!」

  「花枝?」

  「對!花枝!」金凌理直氣壯地叫道,完全不知道自己說錯了,莫玄羽也沒糾正他,就抱著金凌在花園裡亂逛。

  這是莫玄羽在金麟臺的第二年,以前金凌在金麟臺的時候,通常都是金光瑤帶著的,金夫人固然愛屋及烏,對金凌好得很,但也不耐嬰兒哭鬧,事情自然便都落到了金光瑤身上,所以比起金凌總是往返於蓮花塢與金麟臺這種說法,更準確來說,是如果不是在金光瑤那裡、即是在江澄身畔,然而金如松出世以後,事情有了些改變,金如松身子不好,出生時已是遲哭,出生後經常上吐下瀉,哭鬧不休,秦愫剛生產,還得坐月子調理,金如松的事情除了奶娘以外,金光瑤也短不了時間得去看顧,莫玄羽便順勢成了照顧金凌的人。

  其實一開始只是金凌找不到金光瑤,待在外間嘟嘴瞪著門,不知道多久以後才看到在一旁抄書的莫玄羽,於是金凌便過去看他在做什麼,莫玄羽眼角餘光瞥見金凌,不知道對方怎麼忽然關注起自己,便面著微笑問了金凌幾句,金凌年紀還小,正是愛玩的年紀,沒人能陪他玩,他便開始和莫玄羽說話,直到金光瑤哄睡了金如松出來時,便看見莫玄羽懷裡坐著睡著的金凌,莫玄羽一手攬著金凌、一手繼續抄著書。

  於是後一次,變成莫玄羽見了落單的金凌,便特意搬了桌子坐在一旁抄書,直到金凌耐不住又跑過去和他搭話。再下一次,金凌對莫玄羽說:「奶奶說我不可以跟你講話。」莫玄羽忍不笑出來,抱起金凌說:「那我負責跟你講話啊。」又一次、再一次……就這樣,莫玄羽成了照顧金凌的人。如果是一年前那個畏畏縮縮的他,自然是沒辦法的,但這一年間,莫玄羽不僅在課業有所成長,也逐漸習慣了待人接物,在金光瑤的庇護下,成了一個愛笑的少年,而莫玄羽又喜歡花,便有人暗地裡叫他花癡,金凌聽進去了,雖然不知道什麼意思,也跟著叫莫玄羽「花枝」,莫玄羽對著金凌笑倒不是嘲弄,而是真的覺得這孩子可愛,年紀還那麼小就失去了爹娘,偏偏又比一般孩童要聰慧,讓莫玄羽總忍不住抱起金凌,金凌一開始還會抵抗,後來橫豎抵抗不過,就抱胸生著悶氣。

  然後莫玄羽便會帶他去花園,有時候還會摘了牡丹放進金凌懷裡,但唯獨金星雪浪,他不會碰。

  金凌常常覺得難怪這傢伙被叫做「花枝」,哪有人一直說著好看然後就一直笑的?但他就算跟金光瑤說,金光瑤也只會說莫玄羽很好,然後金凌總覺得不該告訴舅舅,因為他告訴奶奶以後,奶奶就很生氣。

  莫玄羽自然不知道金凌小小的腦袋瓜正轉著多艱深的問題,他只是單純喜歡這孩子,喜歡到有時候會希望他不要去雲夢,待在蘭陵的時間更多些就好了。

  其實縱然有金光瑤的庇護,莫玄羽也還是經常受到大大小小的欺負,所以他越發愛笑,對著金光瑤也好、金凌也好,只要笑,好像就感覺不到痛,畢竟他已經知道真正會傷害到自己的是什麼,所以他更要笑。

  儘管他離成為金光瑤的臂膀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但他抄書的時間長,容易記得典籍內容,又常常待在藏書閣,現在他找書的速度已經遠遠快過看守藏書閣的門生,這種醒目的進步,讓看不起他的人又少了幾個能嘲弄他的點,縱然如此,莫玄羽聽見的話語也不會太好聽,嘲笑他終究是個外姓、嘲笑他資質平庸、嘲笑他一輩子無所成,可莫玄羽卻不曾為此露出受傷的表情,他還是笑,就好像這些話只是過耳清風。

  隨著眾多私生子進了金麟臺的時日漸長,也有了分黨結派的態勢,相比於直接由自己去爭取金姓,不如推舉一人,輔佐他從外姓之身脫出,再讓那人提攜剩下的人進入金家,在這些派系之中,莫玄羽始終是被孤立的那個,明面上他看起來是金光瑤的人,然而實際上,莫玄羽沒怎麼涉入過這些事情,他只是很一般地讀書、修練,有時候照顧金凌而已。

  其他人怎麼說,他也無所謂,他的願望從來簡單。

  又是雷雨,他已經習慣順手打開隔音結界,他看著窗外又想起以前的事情,回頭看,金凌已經在他床上睡了過去,莫玄羽替金凌蓋了被子,也想過或許會有人找金凌找過來,但可能金凌在他這裡反而安全,金凌嫡孫的身分,讓他不是危機重重就是被溺愛過度,莫玄羽是親眼見到表弟長成什麼樣子的,自然不會讓金凌步其後塵,但他一個外姓,能護的確實有限,而金光瑤已經竭盡全力了,不可能再要求更多。

  日子就這樣不緊不慢地過著,對莫玄羽來說,在金麟臺的每一天都很累,他總得耗費十二萬分精力去學習,但也很充實,人生不是只想著該如何避開被打被罵,他多了很多繼續待在莫家莊絕對不會有的經歷,他甚至曾經去姑蘇雲深不知處聽學,縱然聽不了多久,就被金夫人派人押了回來,其他時間裡,他幾乎不能離開蘭陵,所以雲夢他也是沒有去過的,有一次金凌還從雲夢帶了一株蓮蓬回來,到蘭陵的時候都乾癟了,就算金凌幾乎是用摔的給他,莫玄羽還是很開心。

  除了金凌以外,莫玄羽還偶爾會遇到一個人,那是聶家現任的家主,聶懷桑。莫玄羽記得,大約在他總算認得藏書閣裡所有書名的時候,聶家前任家主、也是金光瑤義兄的聶明玦死了,金光瑤難過了很久,狀況糟到莫玄羽不顧金夫人反對,也要陪金光瑤前去清河致哀。

  在那之後,聶懷桑便經常跑來蘭陵問金光瑤事情,時日一久,莫玄羽要不認得他也很難,聶懷桑總是叫金光瑤「三哥」,他經常拉著金光瑤的手說:「三哥,你一定要幫我啊。」有時候他也會拉著莫玄羽焦急地問金光瑤在哪裡,莫玄羽還抱著金凌,也只能搖頭表示他不知道。

  聶懷桑和金光瑤他們還有一個二哥,是姑蘇藍氏家主,但這個人莫玄羽就沒怎麼見過了,只聽說在射日之征以前藍曦臣曾被金光瑤所救。莫玄羽有時候也會想,不知道那個時候的金光瑤是什麼模樣,但他出不了蘭陵,清談會也無法出席,便也不知道在藍曦臣面前的金光瑤是何模樣。

  今天聶懷桑來的時候,剛好金凌去了雲夢,而這次清談會由金麟臺舉辦,因此莫玄羽正奇怪為什麼聶懷桑還會找過來,聶懷桑便先一步說:「莫公子,我需要你的幫忙,你不幫我,我就死定了。」

  雖然聶懷桑向來都是用這種哭喪的嗓音說話,好像真的會死人,莫玄羽也理當習慣了,但對方第一次求到他這裡來,聶懷桑再怎麼說也是家主,斷無怠慢之理,莫玄羽便道:「聶宗主不妨直言,如果是要找家兄的話,他應該還在清談會上。」

  聶懷桑搖了搖頭說:「就是三哥讓我來找你的,莫公子,你找書特別在行,能不能幫我找本書?」

  「請問聶宗主要找什麼書?」

  聶懷桑苦著臉娓娓道來,原來當初他們和後來被稱為夷陵老祖的魏無羨曾有過賭約,其中一人提供了一本書,魏無羨便將那本書變了樣子,打賭絕對沒人能找得到,後來耐不住聶懷桑軟磨硬泡,魏無羨這才提示說是化成了一本草稿手札,近幾年那個人來討書了,說是十分重要的書,讓聶懷桑必須給個交代,聶懷桑沒辦法,四大家族的藏書閣只剩下金家的還沒找過,便求到金光瑤那裡,金光瑤則讓他來找莫玄羽。

  莫玄羽想再向聶懷桑問得更多,但聶懷桑說來說去還是只知道是草稿手札變成的,剩下的線索就是,應該是相當冷門的書,魏無羨才那麼肯定他們找不到。莫玄羽也沒辦法,便說他會先找過,將草稿手札類的書名編纂成冊,再讓聶懷桑決定要檢查哪些。

  「莫公子,真是幫大忙了。」聶懷桑摀著胸口呼出一口氣。

  「不是什麼大事,聶宗主,玄羽一定盡力,希望聶宗主能找到那本書,聶宗主如果沒其他事情交代的話,玄羽現在便去藏書閣找尋。」

  「那就千萬拜託了!」聶懷桑拉著莫玄羽的手認真道,莫玄羽因著他誇張的動作而笑容有些尷尬。

  莫玄羽轉身瞬間,聶懷桑臉上的表情頓時褪成空白,他看著莫玄羽後頸衣領間夾著的小紙人,確定暫時不會掉下來後,便轉身回了金麟臺供他們休憩的房間裡。

  



之前的問題我想了很久才決定做這個設定。
也就是說,這十年左右過去,金凌還能只靠兩眼就認出來,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釋是,首先,金凌聰明到超凡入聖(!),其次,莫玄羽以前跟金凌很要好,所以他才記得莫玄羽的臉,不然我不覺得這十年間誰會拿莫玄羽的畫像給他看(。)
我終於可以打羽桑tag了嗎?雖然我說的小天使是金凌,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好啦,別打我。
今天趕車回家所以遲了,不知道有沒有人在等,還是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