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緣慳一念 03

魔道祖師同人‧金光瑤←莫玄羽←聶懷桑

  • 瑤羽主場。
  • 秦愫有戲分。


  金光瑤看見莫玄羽的時候,莫玄羽已經轉身跑了,雖然並沒有跑得很遠,金光瑤有些不解,不是嘲笑也不是真的避開,讓他拿不準這個弟弟到底在做什麼,也罷,就裝作沒看見吧。金光瑤這麼想著便要回去了,走沒幾步,莫玄羽卻又忽然跑到他面前,手裡拿著一株草道:「這個。」

  「這個?」

  「我、以前被打的時候,都用這個止血。」莫玄羽認真道,卻見金光瑤笑了出來,莫玄羽便手足無措地定在當場,心中暗忖自己到底說錯什麼了。

  金光瑤搖了搖頭,從腰間錦囊裡取出一盒藥,拉起莫玄羽的手,將藥放在他掌心,說:「那我便用這個藥跟你換了,你以後要是受傷,還是上藥吧。」

  莫玄羽總算理解過來,一般受傷都是用藥的,也只有他會因為莫家根本不可能給他藥,而習慣去找具有療效的植物,他頓時紅了臉,想把藥盒退回去給金光瑤,但金光瑤早一步取出帕子擦乾淨了莫玄羽手上的泥巴,彷彿完全沒注意到自己還在流血一般,莫玄羽原本習慣性想用袖子去替金光瑤擦去血跡,但他看見自己袖子上的泥沙,還是把手放了下來。

  「哥,你的傷……」

  「不礙事,只是看著嚴重而已,對了,玄羽,那邊你不要過去,金夫人不喜歡我們去她那裡。」

  莫玄羽看了眼金光瑤指給他看的地方,訥訥道:「但是我得去書房找書。」

  「書房?」金光瑤指了另一個地方道:「藏書閣在那裡,我等等帶你過去吧。」

  莫玄羽始終不習慣有人對他那麼好,原本想跟金光瑤說不用麻煩他,但想起自己是為什麼才會差點踩進金夫人的禁區,他又清楚自己需要金光瑤的幫忙,最後只能閉口不言。金光瑤得先回去換一身衣服並整理儀容,莫玄羽便在他房門外等他,金光瑤帶他去書房的路上還是稍微跟他提了提,現在金麟臺還有許多像他們一樣的私生子,每個人都努力著想要讓金光善看見、想得到金夫人的認可。

  莫玄羽原本還以為金光瑤是正室的孩子,這才明白過來。他在莫家莊的時候,每個人都跟他說他父親是個大家主,其他的事情,他一件也不知道,見他的反應,金光瑤便從正室所出的金子軒的事情開始說起,好讓莫玄羽理解為什麼這個家會有那麼多私生子,以及金夫人有多討厭他們這件事。

  「金公子一定很難受吧,我能去見見他嗎?」

  金光瑤失笑道:「這裡大部分的人都姓金,玄羽是在說誰?」

  「那個,金子軒的孩子。」

  「阿凌嗎……阿凌現在在雲夢。」

  莫玄羽點了點頭,不多時他們便到了藏書閣,金光瑤向看守的門生提了下莫玄羽是來找書的,讓他們協助,便離開了。雖說金光瑤是私生子,但當初便是因為金光瑤,射日之征才能順利結束,蘭陵金氏現在的地位能維持下去,斂芳尊功不可沒,況且實際上金氏的事情,泰半也都是金光瑤在處理的,因此私底下門生對金光瑤還是敬重的。

  當莫玄羽找了兩柱香的時間也沒能找到一本後,門生便主動替他找,結果,他所唸出來的書單,分明都在離門口最近的那一櫃,但莫玄羽就是沒見著,門生心裡覺得奇怪,對這個十四歲才回金家的私生子也有些看不起。

  莫玄羽自幼便對這種目光再熟悉不過,便也只是笑了笑。

  他回到房裡便開始照著書裡的字臨摹,大半都是他不認識的字,所以他也只能看仔細了筆劃,這樣自然比單純抄書還要慢上許多,直到入夜、莫玄羽點起燭火時,他都還沒能抄完兩頁,他看了一眼窗外陰暗的天,有些想念在莫家莊的娘親。金光瑤當初要帶莫玄羽離開,也是見過管家的莫夫人的,那時候莫夫人就一直想讓金光瑤把莫子淵也帶走,面色也比往日恭謹和悅許多,想來應該是會對母親更好些的。

  他是為了母親來的,自然要更加努力才行,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滿腹心思都只專注在怎麼樣才不會被打,他得學會更多字,然後開始修仙,幫上爹親的忙,還有、他也想幫上金光瑤的忙。莫玄羽看著桌上那盒藥,輕輕嘆了口氣。他又埋頭抄起書來,直到一聲雷響,他從桌前跳起來。

  這裡不可能再讓他找到一個樹洞躲進去,他焦急地胡思亂想著,總算想起來藏書閣那邊很安靜,應該聽不見雷聲,便要往那裡過去。一路上,他總戰戰兢兢只怕雷聲又起,雨勢把涼意打了進來,他的衣服下襬彷彿也染上了雨水一般,變得濕重。

  莫玄羽微微咬唇,右手捏著左手,腦子裡一直唸著:只要到藏書閣就沒事了。以至於,直到撞上金光瑤的肩,他才注意到金光瑤已經叫了他很多次。

  「哥、哥……。」

  「都那麼晚了,你要去哪裡?」

  「藏書閣。」

  「這個時間點,藏書閣並不開放。」

  「那、」莫玄羽還沒想好該怎麼辦,一道閃電讓他思緒瞬間空白,要不了多久,雷聲響起時,他已經整個人撲進金光瑤懷裡、緊緊摟住對方的腰了。

  金光瑤也是讓他嚇住了,他原本只是覺得一直聽到腳步聲才過來,沒預料到會遇見失魂落魄的莫玄羽,他聽說了莫玄羽的基礎之差,本來還要分辨究竟莫玄羽是別有所圖、或者真的愚笨若此,現在的話……金光瑤略一沉吟。

  「現在時間也晚了,如果讓夫人撞見也不好,今晚你便在我這裡睡吧。」

  「呃、但是、」察覺道自己做了什麼,莫玄羽趕忙鬆手。

  「以前我住的地方也沒有自己的房間,都是和我娘一起睡的,沒想到長到這個歲數,還有機會和弟弟一起睡,玄羽,你不願意嗎?」

  「我怕打擾到你。」莫玄羽囁嚅道。

  「如何會?歡迎都來不及了。」金光瑤絕口不提莫玄羽怕打雷這件事,反而把話題轉向自己懷念有個人一起睡的時光,這類的話術與體貼是許多人對他印象極佳的原因之一,金光瑤也不急,便等著莫玄羽。

  莫玄羽自然不知道怎麼回答,最後只能跟著金光瑤回了房,金光瑤鋪了草蓆,原本自己要睡那裡的,但莫玄羽堅決不肯,金光瑤也不可能讓他睡地上,結果便是兩個人擠在一張床上,金光瑤的體溫就在那麼近的地方,莫玄羽不由自主地覺得難為情,但金光瑤的房間不知怎麼地,雨聲也好、雷聲也好,什麼也都聽不見。

  「這裡,好安靜。」

  「這是你之後也會學到的法術。」

  「我嗎……我太笨了,連金夫人讓我抄的書,我都抄不完。」

  「明日我便教你阻絕聲音的術法,念書的事情,我也會再找其他人來教你,這樣可好?」

  「這樣太麻煩哥了,我還是再……」再什麼呢?莫玄羽忽然無法繼續說下去,從金光善不再來莫家莊開始,他就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了,直到現在,進了金麟臺,他連娘親都無法見到了。

  「你是我弟弟,我怎會嫌你麻煩?」

  想起今天被誤導過去金夫人居處的事情,莫玄羽其實已經明白了,金麟臺雖然與他有著血緣關係,但始終只是表面的,不是所有人都像金光瑤那麼好,不是所有兄弟都認他……金光瑤是不是也經歷過這些,所以才總是對他釋出善意?莫玄羽不由得這樣想,明明金光瑤到現在也還受到金夫人欺凌。

  「哥……」莫玄羽側過頭看著金光瑤靜好的面容,下定決心道:「我一定會努力,有一天,我想幫上你的忙。」

  ──我想保護你。

  這句話莫玄羽悶在心裡沒說出來,他現在都還老是給金光瑤添麻煩,又怎能說這樣大言不慚的話?

  「好。不過,現在很晚了,你該睡了。」金光瑤始終沒張開眼,只是溫柔答道。

  「對、對不起。」莫玄羽說著,趕忙將頭轉正,用力閉上眼睛。

  「明天,阿愫會過來,之後你如果遇到什麼事情,也可以找她幫忙。」

  「阿愫?」

  「你可不能這樣叫,再過段時間,她便會與我成親,到時候你得叫她嫂子,知道嗎?」

  「嗯。」莫玄羽點了點頭。

  那一晚,莫玄羽夢見了莫夫人成親時的畫面,只是新郎官換成了金光瑤的臉,而新娘也不是莫夫人,但那姑娘臉上擦著紅紅白白的胭脂水粉,非常好看,他不知自己為何渾渾噩噩地又回到樹洞裡,雙手食指靠在一起,然後哭了起來。

  直到金光瑤與秦愫成親,直到他的學業有了長足的進步,直到他也有了屬於自己的低微靈力,直到他終於見到了金凌,他都沒想明白為什麼在那個夢裡,自己會哭。

  然後,金如松遲來的哭聲響徹產房那天,秦愫讓莫玄羽去抱抱那孩子,莫玄羽小心翼翼地抱起自己小小的姪子,當金如松握住莫玄羽的手時,莫玄羽便忽然什麼都明白過來了。

  他曾以為自己終於被誰找到,但原來對方要的人並不是他。

  



其實我快寫完全文了,就剩銜接潤稿那邊,所以我遇到了一個問題,我要一次貼完還是每天貼一章呢?
可以求意見嗎(不要那麼沒主見好嗎)
我總覺得我下羽桑tag會很像詐欺(。),在我心中是有戲的,但我寫得好自由心證,完全不是我平常寫文的方式。
然後我跟你們說,下一章小天使會強行上線(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