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緣慳一念 02

魔道祖師同人‧金光瑤←莫玄羽←聶懷桑

  • 還是瑤羽主場。



  碰的一聲,又是一個杯子朝金光瑤砸過來,金光瑤也不避,茶水撒了他一身,顴骨被杯子砸出了紅腫,金夫人還是不滿意,她吼道:「你還有臉帶人回來?告訴你,就是金光善的私生子全都死光了也輪不到你一個賤人的種!」這下子連茶壺也砸了過來,金光瑤還是沒避,堂堂歛芳尊就這樣任由金夫人打罵。

  直到金夫人沒力氣了,金光瑤才頂著染血的臉道:「這是家主大人的意思,稍早也向夫人稟告過了。」即便被這樣對待,金光瑤也沒流露出半點惱色,語氣依然和緩,金夫人看他這樣更氣了,摀著心口直指著金光瑤,終是說不出一個字,金光瑤便順勢告退了。

  實際上向金夫人稟告時,他也遭到同樣的待遇,但將莫玄羽安置好以後,金光瑤還是換了身衣服過來,只是隨即又得更衣了。金光瑤碰了碰自己的嘴角,接著走回房,準備再換一身衣服,校服的數量快趕不上金夫人發怒的次數了。

  金光瑤看了眼窗外還是灰暗的陰天。

  莫玄羽是最後一個了。也不知道金光善怎麼的還想起這個孩子,都十四歲了,莫說十四,七歲入仙門都算晚的了,所以金光瑤自己的修為在同輩中已經算不好看的了,而莫玄羽恐怕要有成會更加困難,但金光善終是想起了他還有這麼一個私生子,這些年一個個私生子進了金麟臺,最後這一個還是金光善忽然想起來便打發金光瑤去接的。

  縱然在射日之征中多有建樹,圍剿亂葬崗也沒少了他出力,然而金光瑤縱然有了金姓,活得卻遠遠不及薛洋一個外姓客卿,大概之後莫玄羽的待遇也會趕過他,金光瑤又想起他的母親孟詩,他們這麼努力為的不過是認祖歸宗,金光瑤也想藉著自己的功勳讓母親的身分從下九流提一提,男人嫖妓叫風雅、女人被嫖叫下賤,但他的母親至死也沒能脫開這身分的束縛,連帶聶明玦那麼多年來都還是可以用一句:「娼妓之子,無怪乎此!」把他踢下去。

  人生活得是那麼窩囊,其實他在金麟臺的日子,恐怕還比不夜天那時要糟。

  回到寢居的金光瑤閉了閉眼,將琴桌上的古琴包好,換好一身衣服,搭車前往清河不淨世。

  待他回來時,剛好讓到處找他的莫玄羽撞見。

  「哥,我……」

  金光瑤輕拍了拍莫玄羽的肩道:「沒事,慢慢說。」

  但也不用莫玄羽說,金夫人的侍女已經找了過來,說是金夫人覺得莫玄羽太髒,要莫玄羽去洗澡,然而莫玄羽不願還逃了,金光瑤看了眼莫玄羽的臉以及脖子上顯然是被燙紅的痕跡,也不難想見金夫人又在做什麼了,橫豎就是趁著莫玄羽還未開始修仙,給他點皮肉痛,說是讓他洗澡,怕是直接拿開水燙他了,畢竟這種事情金夫人也不是第一次做。

  金光瑤在心裡輕輕嘆了口氣,柔聲對侍女道:「交給我吧。」

  原本凶神惡煞的侍女見了金光瑤的臉,竟是有些臉紅,撇開臉道:「公子若要保,奴婢不好向夫人交代。」

  「既然夫人只是要玄羽沐浴而已,這點事情,我自然是做得的,沒有什麼保或不保。」

  侍女跟著金夫人那麼久,也還是只會幾句難聽話而已,真要說,不可能說過金光瑤,於是她哼了聲就走了。

  「玄羽,你還好嗎?」

  莫玄羽緊張地眨了幾下眼睛,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金光瑤摸了摸他被扯亂髮絲的頭,接著道:「我還有點事情,我讓人先帶你去洗浴,之後再為你上藥可好?」

  雖然莫玄羽沒作聲,但見他緊緊擰著金光瑤的袖子,金光瑤也明白大概是被嚇的,他又道:「你喜歡聽琴嗎?」

  「聽琴?」

  「此前帶著琴去了一趟清河,稍微淋了點雨,所以現在得試看看音色,確定沒有跑音,你願意幫我聽看看嗎?」

  「我……不懂音樂。」

  「那你便當只是幫我聽看看吧。試完音以後,我帶你去洗浴,也好給夫人一個交代,好嗎?」

  莫玄羽點了點頭,於是他們去了金光瑤目前的寢居,金光瑤把琴放在琴桌上,擦拭一番後,便開始彈奏起清心音,莫玄羽雖然聽不懂,但也覺得好聽。只有金光瑤自己知道,時間快到了。每次從清河回來,他都會再彈一次真正的清心音,免得自己走火入魔,得不償失,此時讓莫玄羽一起聽,也是為了安撫他躁動不安的心。

  莫玄羽的存在雖然讓金光瑤五味雜陳,但實際見到他以後,金光瑤心裡便又有了另一番盤算。莫玄羽此時正充滿驚奇地看著金光瑤的手指在古琴上躍動,他第一次聽見這樣好聽的聲音,以前要說聽過什麼音樂,也就廟會和婚喪的時候,他不知道原來還有那麼靜的音樂,聽著就讓人安心下來,就和見到金光瑤他的心便得以沉靜一般,莫玄羽幾乎覺得自己的心跳是和金光瑤指下琴音同步的。

  一曲終了,金光瑤帶著笑意看莫玄羽的表情,莫玄羽察覺到他的目光,便覺得有些尷尬,蘭陵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從來沒見過的,但他又怕表現得太明顯會讓人看不起,尤其在他眼裡,金光瑤的一切都那麼好,光是自己站在這裡便覺得自慚形穢,彷彿他們根本不該出現在同一個地點一樣。

  金光瑤就這樣看著莫玄羽的眉毛越皺越緊,還沒長開的臉也皺成一團,他有些被逗笑了,便一手攬袖、一手越過古琴過去摸著莫玄羽亂糟糟的頭。

  讓金光瑤這麼一碰,莫玄羽緩緩低下頭,卻也掩不住通紅的臉。

  後來,金光瑤領著莫玄羽熟悉環境、也告訴他換洗衣物和髒衣服的處理方式等等,莫玄羽去沐浴時,金夫人毫不令人意外地又將金光瑤叫過去,潑了他一身茶水,金光瑤還是那樣安安靜靜的,既沒反抗、也沒有伏低做小,讓金夫人越發生氣,原本身為玄門世家夫人,金夫人應該青春永駐,但在金子軒與江厭離相繼亡故後,她臉上卻是已開始顯了老態。

  金光瑤便這麼待到金夫人累了,他才離開,接著他又處理了大半金家瑣事,草擬了幾個解決方案想跟金光善提一提,底下的修士卻說,金光善又去了花街。一邊不斷接私生子回來,試圖要牽制他,另一邊卻又不改漁色,不積極將權力握在手中,是想讓他勞碌到死、卻沒有半點回報的意思嗎?

  金光瑤看了一眼窗外,夜色沉沉,不見月,大約再晚又是要下雨。

  以前孟詩還活著的時候,他比較喜歡雨天,雨天的恩客少,事情也少,但現在在金麟臺,雨天只是代表又有事情被壓後了而已。

  在金光瑤回房熄燈就寢後沒多久,果然又下起了雷雨,聲聲擾人,金光瑤反手開啟早已布下的簡易結界,阻絕掉大部分的雨聲,用不了多久便睡了過去。

  隔日,安排給莫玄羽的課程開始了,負責講堂的族中長老原本以為只是要從最開頭教起而已,直到他發現莫玄羽實際上連基本識字也有問題,便拂袖而去。金光善只派了人來跟莫玄羽說讓他好好學習而已,莫玄羽連他的臉也沒見到,但想到莫二娘子對自己的期盼,他自然也是不能輕易放棄的,雖然他不覺得自己能如同母親說的那樣,成為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光宗耀祖,但他至少要成為母親的後盾,不要再讓母親回去過那種豬狗不如的日子。

  莫玄羽強打起精神,拿起書仔仔細細地讀,但大部分都是他看不懂的字,加上昨夜雷聲大作,他沒怎麼睡,不多時便睏到眼睛睜不太開來。待他再有意識時,臉上溼答答的,卻散發著茶的香氣,他瞠大雙眼,才抬頭便見到昨日那名侍女,她手上還拿著剛把茶水全數倒在莫玄羽臉上的茶壺。

  「你不要以為進了這金家,你就真的是金家人了!沒有夫人開口,你什麼都不是!」

  莫玄羽早就過了還能讓莫二娘子糊弄的年紀,自然知道自己的爹其實還有正室,而自己的母親,永遠只是娘子,不是夫人,也是因為,莫二娘子充其量只算連妾都不是的外室,他在莫家莊也沒少聽過難聽話,現在確實只是愣住了而已,原來蘭陵人也不是每個人都像金光瑤那麼好,他在心裡默默記上這筆後,訥訥道:「對不起。」

  「對不起有用的話,要家法做什麼?你不要以為夫人沒看著你,夫人可還沒認可你是金家人!」

  「嗯,我知道的。」

  見自己說什麼、莫玄羽都唯唯諾諾的,侍女也覺得沒勁,橫豎金夫人也只是讓她來敲打敲打莫玄羽而已,侍女說了幾本書讓莫玄羽抄,之後便離開了,連這些書放在哪裡都沒說,莫玄羽沒辦法,只好離開講堂,原本尋了人要問,誰知讓他攔住的人也是金光善的私生子之一,原本就對這個十四歲才被迎回來的敵手不滿,便故意指了金夫人房間的位置,騙莫玄羽書房在那裡。

  莫玄羽向對方道謝之後,便離開沿廊,走進花園裡,剛才那位公子所指的位置,就在隔著花園的另一邊,莫玄羽本該直接過去,但他聞見了花香,便不由自主在花園駐足。

  從未見過的碩大花朵還帶著雨水,彷彿被昨夜的雨擊打太甚,現在病懨懨的。莫玄羽湊過去仔細聞著花的香氣。

  「牡丹……?」原來牡丹長這樣啊。

  莫玄羽看著那花,想將花的形狀牢牢記在腦海中,此時卻聽見砸東西的聲音,莫玄羽朝「書房」的方向看過去,不多時,便看見金光瑤走出來,莫玄羽在蘭陵也只認得金光瑤一個,便趕忙過去,但走近了以後,他才發現,金光瑤額上有血漫過了那一點硃砂,那身金家校服也髒了。

  他停住步伐,而金光瑤看了過來。

  



我開始覺得三千字分一章真的不太好了。我平常都是四千字一章的。現在好像沒什麼進展。
然後我本來想照原劇的時間線寫,但遇到問題了:http://mystarando.lofter.com/post/1ff00bc6_12c5f8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