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緣慳一念 01

魔道祖師同人‧金光瑤←莫玄羽←聶懷桑

  • 我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簡稱,我第一次吃到大三角。
  • 自我流莫玄羽(就如你們知道的,文中對莫玄羽的描述真的不多),請自行避雷喔(哭著)
  • 充滿了各種私設。
  • 原本的成語是「緣慳一面」。
  • 可能充滿各種不適,文中重男輕女世界觀不等於我。
  • 第一章勉強算只有瑤羽的部分。
  • 我坑品很差。





  「你不恨金家……和三哥嗎?」

  莫玄羽看著聶桑懷,奇怪地反問他:「我為什麼要恨他們?」

  

  

  莫玄羽不知道旁人的記憶是從哪歲開始的,但他記得最早的事情,是泥土的味道,後來,是一雙很好看的靴子,他沒看過那麼好看的靴子,連莫娘子他們都沒有這樣的靴子,他呆呆地抬頭往上看,看到一張好看的臉,雖然還是他娘親比較好看,但這個人也好看,原來男人也可以好看啊?

  那個人和莫二娘子進了屋,叫莫玄羽在外面玩,莫玄羽在莫家莊自然沒有什麼玩伴,有也早就被莫娘子趕走了,他呆呆地看著他們所在的屋子,然後才趴搭趴搭地走了一段路,泥巴和著雨水濺上他的衣服,現在還下著雨呢,他抬頭看,雨漸漸大了,他怕打雷,便躲到樹洞裡,他好不容易才學會爬樹的,只要到樹洞裡,他就不用怕雷聲了。

  人人都說他有一個好爹親,連帶著他這個私生子跟本該浸豬籠的娘才在莫家莊站得住腳,莫玄羽聽不懂那是什麼意思,他還不太會說話,別人才當著他的面講。樹洞裡本來的松鼠看到他便跑了,莫玄羽鑽了進去,他躲在樹洞裡看著外面的雨勢,雨嘩啦嘩啦地下著,他雖然討厭雷聲,但他喜歡雨,下雨的時候,莫二娘子會待在屋子裡陪他,也不用見到莫娘子,莫娘子老是讓莫二娘子去央那個他該叫爹親的人做這個做那個的,莫玄羽聽不懂,但他知道他的娘親聽了這些以後臉色不好,所以他反而喜歡下雨天,下雨天很好。

  莫娘子要招婿了,莫玄羽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他腦子裡就想,大概跟他有個娘親,所以也有個爹親一樣,莫娘子會有個男人,和那個他要叫爹親的人一樣……可能誰跟誰都是這樣,女孩子會去找一個男孩子,配成一對。

  莫玄羽伸出小小的兩隻食指靠在一起,然後,他歪著頭想,自己會被某個女孩子找到,是這樣嗎?

  莫二娘子並不知道此刻的莫玄羽在做什麼,她只是對金光善哭著,梨花帶雨,委屈至極地泣訴家裡人怎麼不好,希望金光善至少帶她離開,這已經是莫二娘子不知道第幾次說這話了,終於換得原本就生膩的金光善乾脆漸漸短了來莫家莊的次數。

  那一年莫玄羽四歲,莫二娘子最後也沒有來找他,他是自己下了樹回去的,娘親見了他,猛地抱緊他,他聞見母親身上有很好聞的花香,在莫家莊沒有的味道。後來的莫家莊,變了樣,莫娘子招了漢子入贅,成婚那日,哪裡都是紅的,紅成一片,總是橫眉豎目的莫娘子上了紅紅白白的脂粉,好看極了,莫玄羽看呆了,那天莫娘子也沒打罵他,從此之後莫家莊多了個人,他要叫姨丈的男人,但莫玄羽的爹卻再也沒有蹤影,莫娘子開始明面上對他們娘倆惡聲惡氣,還賴管家的莫家老爺子拉扯住,莫娘子才沒有把人趕出去,只是他們的待遇也是一落千丈了,本來慣於跟莫二娘子求事的人都換了副模樣,罵罵咧咧道:「你這賤人張開雙腿服侍好那位家主就好了,這麼簡單也不會,難怪人家不要你,帶累我們!」

  莫二娘子常說:「不會的,一定過幾天,那位大人就回來了。」

  這句話,莫二娘子說了十年。人人都說莫二娘子著了魔,莫老爺子勸了幾次,勸不住,也就隨她了。莫玄羽常聽娘親說蘭陵多好,有一天他們會住在那裡,小時候的莫玄羽信了,但隨著越來越大,他一次又一次被莫娘子鞭打踐踏,連後來出生的莫子淵,也是小小年紀就開始對他頤指氣使,所以,後來的莫玄羽不信了,蘭陵是一個很好的地方,那裡有很香的花,有很好看的人,人人都穿著很華麗的衣服,可那是仙人的世界,他們這種人,過不去的,只是莫二娘子還是一直說,於是莫玄羽也敷衍著她說:「會的,我們會去那裡。」

  每次雷雨的時候,莫玄羽還是一樣會跑進樹洞裡,現在越爬越高了,只要爬上去,就不會被莫娘子逮到,莫子淵也不會看到他,只有樹洞是安全的。莫玄羽又看著外頭的雨,以前是因為每次金光善來的時候,娘總要趕走他,所以他才需要跑進樹洞躲雨,後來,金光善不來了,莫玄羽還是這麼做,因為可能他這樣做了,金光善就會再來。

  他不相信有哪天他們能去蘭陵,但只是金光善來了,他的娘親就不會再愁眉不展。

  他經常等著就等到睡著,所以當他聽見馬車的聲音時,雖然覺得自己是在作夢,但還是探出樹洞,他確實看見一輛馬車,來莫家莊的客人們都還沒有馬車呢。莫玄羽瞇起眼細看,看見一隻好看的手,在灰撲撲的雨中好似散發著光暈那樣好看,然後有人撐傘下了馬車,他隱隱看見眼熟的顏色,那是在莫家莊沒有的顏色,但他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他深掘自己的記憶後,總算想起來,是有的,他記憶裡有過這麼一抹明亮的顏色,莫玄羽反應過來,捏了下自己的臉,確定不是在作夢後,他三兩下就下了樹,趕忙要跑向他和母親住的小屋,但天雨路滑,他一時沒注意,身子重心不穩跌了跤,他本來以為會很痛,卻只覺得似乎被人輕輕碰了下而已。

  莫玄羽張開眼,眼中第一個看見的是一雙好看的靴子,莫家沒人有這樣好看的鞋子,然後他看見好看的衣料,和在莫家莊的衣服不一樣,針線細到他都那麼近了也看不見布的紋理,他嗅見在泥土以及雨之外的、一陣很好聞的花香,他緩緩抬頭,那是他見過最好看的人了,比記憶中已經面目模糊的爹親還要好看,好看到像仙人一樣,一定是住在蘭陵的人吧。

  那個人緩緩眨了眼,眉目嘴角皆帶著笑,問道:「冒昧打擾,公子可是莫玄羽?」

  莫玄羽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名字在別人口中聽起來那麼好聽,呆呆地點了點頭。

  那個人便笑開來道:「找到了。」

  莫玄羽的腦子裡嗡的一聲,他想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曾經想過會有個姑娘來找他,就像娘親找到爹親、莫娘子找到姑丈一樣,現在他被找到了。

  「在下金光瑤,蘭陵金氏家主金光善之子,前來尋莫玄羽公子,公子可願隨我回蘭陵?」

  莫玄羽還沒能反應過來金光瑤到底說了什麼便點了頭,然後轉頭道:「我要去找我娘。」

  金光瑤隨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接著鬆開按在莫玄羽雙肩穩住他的手,笑道:「自然要與莫娘子交代一聲的。」

  莫玄羽一個激靈,低頭訥訥道:「不是莫娘子……」要是被莫娘子聽見,他又會是被一陣好打。金光瑤看著莫玄羽的模樣,雖是不解,但能確定的事情是,這個孩子過的日子不好,況且這種大雨,怎麼人還會在外頭?

  「你要回去的話,我替你打傘吧,我也是要去與令堂說些話的。」

  見他好像聽不懂打傘是什麼意思,金光瑤又解釋了一次,莫玄羽不知怎麼地便紅了臉,搖搖頭在雨中快步走起來,金光瑤彷彿沒注意到一樣,一直撐傘走在莫玄羽身側,沒再讓他淋到雨,直到莫玄羽打開家門,莫二娘子見到金光瑤那身衣服也是愣了下,但金光瑤收傘以後,頭上那頂烏紗帽以及一張與金光善截然不同的面容顯現出來,莫二娘子終究沒將金光善的名字喊出口,只規規矩矩向對方行了個禮,甚至往後縮了縮。

  金光瑤將莫玄羽帶回蘭陵的時候,莫二娘子帶著莫玄羽就站在莫家莊的入口,莫玄羽還看著馬車發愣,像是一場大夢未醒,莫二娘子則趕忙推搡著莫玄羽上前,莫玄羽回頭看了莫二娘子一眼,莫二娘子臉上俱是喜色,莫玄羽似乎十年沒見到母親臉上露出這樣的表情了,雨還下著,他看著莫二娘子的臉在雨中模糊,感覺自己好像想說什麼,也許想說:「娘,還下著雨呢。」或者想說:「我等雨停再走,好嗎?」

  但在他說出那句話以前,金光瑤的傘已經撐在了他頭上,莫玄羽緩緩回過頭,看著金光瑤的臉。他這十年間一直活在惶恐中,謹小慎微,為了避開被打,對人的表情也更加習慣去注意,一開始是因為容貌的關係,他才一時走了神,現在的話,隱隱、只是隱隱,他覺得金光瑤面上有陰霾。

  莫玄羽趕忙低下頭,走往馬車的方向,金光瑤的傘一直沒離開,直到上了馬車、得與金光瑤對坐,他才留意到,金光瑤半邊身子都是濕的,明亮的衣料被染深了顏色,莫玄羽結結巴巴地道歉,金光瑤不僅沒有罵他,反而說:「抱歉,雖然見到你與令堂感情甚篤,但家主命令不可違。」

  「金公子,我想、想說的事情是,你的衣服都濕了,對不起。」

  金光瑤仔細看了看莫玄羽,接著微笑道:「莫公子若是不嫌棄,直接叫我哥哥也無妨,做兄長的為弟弟淋點雨,也是應該的。」

  莫玄羽耳邊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幾乎要震破耳膜,他低下頭,良久以後才憋出了一句:「哥哥。」金光瑤摸了摸莫玄羽的頭,那好聞的花香便襲了上來。

  「到底是什麼味道呢?」莫玄羽並沒有注意到他把自己的疑惑說出來了。

  金光瑤收手嗅了嗅自己的袖口,才道:「是牡丹。」

  對上金光瑤的目光,莫玄羽羞窘起來,低著頭在心裡不斷喃唸著牡丹這兩個字,誓要牢記了。

  往後莫玄羽無數次想起自己當時笨拙的模樣,總是羞愧得想把自己掐死了事,聽他這樣說,金光瑤只是笑了笑,一如既往。

  而這一年,莫玄羽十四歲,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離開莫家莊,灰撲撲的雨還下著,在搖曳的馬車中,他始終覺得自己做了夢,一場娘親期盼已久的夢。

  



因為我寫得很痛苦,所以明明沒寫完但就是想發。我坑品真的很差,而且這篇其實我只寫了結局,開頭中間都是空白,你們就知道為什麼我之前幾天都長篇。因為本篇也沒有車,所以要算是誰攻誰受我也不懂,雖然懷桑大概很後面才有戲了(?)
然後不要問我劇情跟時間線問題,我會哭。
我對這個CP真的魔怔了,聽什麼歌都可以配給瑤羽然後想起懷桑,不要說懷桑好像一直在我旁邊說什麼一樣,我要睡覺也睡不安穩,只要稍微醒一點點就感覺看到瑤羽的發展,我覺得很恐怖,希望貼出來可以緩解症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