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九葬夢 七折

金光布袋戲同人‧俏如來X蒼越孤鳴

 



  

  

  

  

  蒼越孤鳴小小的步伐往前一步一步走著,他聽過有人說找到迷宮出口的方法是摸著牆往前走,但他現在也不是在迷宮裡,用這個方法只會讓他一直沿著某戶人家的外牆一直繞圈而已。

  不久前他還待在祖王叔的封地,從他有記憶以來,便一直待在那裡,除了騎師帶他去山上練馬以外,他不曾出過北競王府,今天也是,他原本睡下了,只是夜半起來解手,便碰上黑影,以為是宵小而正要大叫,卻被摀住了嘴,接著被撈出了王府。

  時間回到當時,其實千雪孤鳴原本也沒有要拐蒼越孤鳴出府的意思,他不過是抄膩了永遠抄不完一遍的定性書,才想翻牆出北競王府去,結果哪知道這個時候會碰到差點喊出:「刺客!」的蒼越孤鳴,不得已只得把前五秒還在揉眼睛的姪子整隻連披風捲走,當時無論千雪孤鳴或蒼越孤鳴均沒看見,競日孤鳴就倚在不遠處的柱子上打了個呵欠,心想:「你們鬧出那麼大動靜,小王的護衛真是白養了。」然後嘆息著搖頭回房。

  而現在,千雪孤鳴不負眾望地,果然把蒼越孤鳴給弄丟了。

  蒼越孤鳴嘆了口氣,接著開始四處找尋一個比較大的地標,好讓千雪孤鳴到時候容易找到他。

  王叔不知為何,總是想逃出北競王府,而祖王叔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做出讓王叔想逃的事情,祖王叔總說沒人能留住王叔,但他們兩個都一樣喜歡把年幼的蒼越孤鳴抱起來放在腿上,對蒼越孤鳴來說,他們二人都是他珍而重之的親人,但也因為這樣,他無論是要將千雪孤鳴拉回來也好、要讓競日孤鳴眼中少了那麼點倦怠落寞也好,全都耗盡了全力,他所想要的不過是一家人好好在一起,卻很難……。蒼越孤鳴想起那一年父王帶著太醫來為祖王叔看診時、父王臉上的表情,以及漸漸模糊起來的母后的面容,一口該嘆出的氣便悶在喉裡。

  他不喜歡自己一個人獨處的時候,那會讓他想到很多不該想的事情。

  當他總算尋到人跡,便見到有名僧侶正在灑掃庭除,因著祖王叔的教導,他知道這是信仰佛教的出家人,聽聞,出家人慈悲為懷,或許可以借個地休息一下,他這麼想著而走了過去。

  僧侶見了他說一句:「阿彌陀佛。」

  蒼越孤鳴想了想,雖然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他還是努力模仿對方的語調跟著說了一遍。

  聽蒼越孤鳴也回他一句,僧侶微微偏頭問;「施主是要禮佛嗎?」

  蒼越孤鳴眨了眨眼道:「我不是失主,我也不通藥理,通藥理的是我王……我叔叔,我想你說的是我叔叔。」

  僧侶並不知道,蒼越孤鳴聽成了「失主藥理佛」,他只是見了外頭風大便先將蒼越孤鳴領進寺裡。這座寺相當殘破,縱然從小被教導的禮儀所致,蒼越孤鳴沒有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就恣意亂看的習慣,但仍是暗自訝異一番,這寺連屋頂都有好幾個洞,幾乎不像有人居住的地方。

  僧侶先朝觀音像雙手合十,唸了些什麼,才轉身同蒼狼解釋了一遍自己說的話是什麼意思,蒼越孤鳴規規矩矩向對方一揖,「蒼狼明白了,多謝。」

  「那施主,欲向菩薩求願嗎?」

  願望嗎……雖然蒼越孤鳴確實很想求神明快快把他王叔找回來,不然祖王叔會擔心,但是在苗疆,他們的信仰裡沒有菩薩。

  蒼越孤鳴猶豫了少頃,才回道:「抱歉,蒼狼不能、呃、禮佛。」

  「佛在心,常念,亦無須虛禮,菩薩慈悲,不如施主之願,貧僧代行吧。」

  「如此,多謝你了。」蒼越孤鳴趕忙向對方道謝。

   不過從天亮直到天黑,千雪孤鳴都還沒找到這裡,僧侶替蒼越孤鳴向菩薩訴說願望後,便做起晚課,模仿僧侶跪坐在一旁的蒼越孤鳴靜靜聽著。待僧侶結束晚課時,卻發現身旁的孩子嗅著檀香、聽著唸經聲,靠在給香客跪拜時使用的蒲團堆上睡了過去,僧侶愣了愣,取出薄被蓋在孩子身上,自己則跪在佛前誦了一夜的經,當朝陽冉冉而升,孩子的眼睛緩緩睜開一些,一雙藍色的眼睛還來不及對上僧侶跪坐得挺直的身影,便被千雪孤鳴的聲音驚得跳了起來,接著蒼越孤鳴被整個抱起,明明受到驚嚇的該是蒼越孤鳴,他卻反過來安撫那個說了一千次:「王叔會殺了我!」的王叔。

  離去前,被千雪孤鳴拉著手的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那僧侶,想到,王叔向僧侶道謝時(蒼越孤鳴向王叔保證自己不是被人綁架、而且這位僧侶是好人大概有十次),對方也只是一句:「阿彌陀佛、我佛慈悲。」彷彿一切於他如浮雲。

   猝不及防,千雪孤鳴已將他扛上肩頭,邁步要走,蒼越孤鳴只來得及說一句:「謝謝……」聽千雪孤鳴叫僧侶「小師父」,蒼越孤鳴想著那可能是僧侶的名字,便也輕輕喚了句:「小師父。」

  隨後千雪孤鳴飛身跳牆時,理應受到驚嚇的僧侶卻只是淺淺打了個呵欠,微微笑道:「貧僧法號俏如來。」即便這話,來不及傳入蒼越孤鳴耳裡。

  僧侶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表情後便愣了愣,接著他想,自從遁入空門以來,他已經好久、沒笑了啊。

  大概是,那雙藍色的眼睛冉冉而啟的時候,跟著那孩子微微勾起的嘴角,讓他想起該怎麼笑了吧。僧侶呼出一口氣,回寺裡做起了早課。

  未曾想過,和那衣著華貴的孩子會有第二次見面的機會。

  人世無常,緣分不過無根浮萍,在這亂世中,能活著便已是萬幸。

  自此後,僧侶在誦經時,便時常一併祈禱那孩子的平安。

  ──直到俏如來入世、回返紅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