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淺述縝硯縝萌點暨金魚在金光坑的日子

罕見寫點別的東西。


  我不敢說是長評什麼的,我只能說這是一些想法,因為肉體上的攻受我不是很在意,所以我想說的話應該說是縝硯或硯縝都可以吧。

  這個配對,真的是我跟沒看過金光的人講述,每個人都覺得這風風雨雨啊,誇張得很。

  所以我說的只代表我自己,不代表其他人或圈子,只是我一個人的看法,不同意也不要認為喜歡這兩條魚的人都像我一樣令人不悅XD我並不是什麼大手,或者,圈子的代表,我說的話以及想法,只代表我自己。

  我會說我寫這個是為了降低後記須要用的頁數嗎?

  進金光這個圈子裡,實話說,受了很多傷害,生命值一直降一直降,終於經歷了第一次鎖噗,這表示信任回不來了,雖然這不重要。

  我算不上什麼最初的縝硯粉(以下為了方便起見以及我對個性的描寫好像離硯縝圈很遠,所以對這兩人的配對我都直接稱縝硯好了),北冥縝在東皇戰影第38集的那一跪,是大多數同好吃這個──一度被稱為「海境童話組」以及「新王相」的──配對之始,而那時候我還沒追到東皇,所以我的噗浪河道上被傾倒了滿滿的縝硯時,我才忍不住開始在意這個配對,接著買了第38集,還重複看了很多次,每次都寫了不同的感想,比如其中一次看完的感想就是,倘若北冥縝那一跪之後,硯寒清就答應了,反而不好,因為那時候的北冥縝看上去太脆弱,像垂死之人,緊緊抓著所有可能的救命稻草,因此要是硯寒清答應了,北冥縝一定不能再次站起來……不過,實際上,我現在覺得硯寒清只是單純不想做這種麻煩事而已。總之,我沒看東皇,就直接開始看魆妖記了,當時相當著迷於縝硯這個配對,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河道上很多人吃?大概是糧食很多?大概是被那一跪吸引了?我也不曉得,因為明明還有更多人吃的配對。

  魆妖記的開頭其實,應該還是不錯的,相較於東皇的一片罵聲,至少魆妖記的開頭在開局就相當吸引人,但後來,以我來說,我看得很尷尬,一個一個踏進硯寒清的試吃間那邊,非常有乙女遊戲的既視感,然後北冥華後來的戲分、北冥異的戲分,人物個性方面都有巨大改變,更別提後來我回頭去看東皇時,發現北冥縝似乎也有性格修正過,是以,喜歡這個配對變成一件有點尷尬的事情,劇本身我不喜歡,當時也常常分析這齣戲我到底是哪裡不喜歡,但縝硯就是放不下,可能也跟當時的風氣有關,河道上幾乎每個人都吃這個配對,每次寫都有各種回饋、反響,我也一直一直在寫縝硯文或各種記梗,作為創作者來說(雖然是二創的),那真的是一段相當開心的日子,不過向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也因為這樣得到了一些粉絲,以及不能認同我的人,然後,當縝硯這個配對被官方否認以後,那種彷彿喜愛的一切被全盤否認,甚至不該存在的痛苦,巨大到須要別的事情來平衡,所以我相當認真地分析、批評、建議,想著怎麼樣才能讓我喜歡的東西更好,但當我這麼做,在別人眼裡就變成惡意,變成純然的、攻擊,我認真想過,假如別人用同樣的格式來說我喜歡的東西,我會有什麼反應,其實我好像不會有什麼反應,不足的地方、可以改善的地方,並不會因為我喜歡就消失,最多就是變成「雖然如此我也還是喜歡你」。

  很有可能,這是我最後一次談這些,因為我快要可以放下了。

  只要我不去喜歡,我就不會受到傷害。套一句《琅琊榜》裡面蕭景睿說的話:「我之所以這麼待你,是因為我願意。若能以此換回同樣的誠心。固然可喜。若是沒有,我也沒有什麼可後悔的。」我確實沒有什麼可以後悔的,我愛過金光、愛過縝硯、愛過無數角色,愛到真的寫粉絲信寄過去,我愛過,愛到縝硯十幾萬字,空煞空三十幾萬字,還有其他配對加起來,相信我以前的更新速度有目共睹,我不須要細數,我也不後悔曾經這樣愛過,撇開配對,決戰時刻那時候最高紀錄是一天看八集,每天下課回宿舍就是馬上趕著繼續看下一集,決戰時刻、九龍變、劍影魔蹤──我最喜歡劍影魔蹤,也一度被虐到看不下去,緩了好幾天才繼續──、魔戮血戰、墨武俠風、墨世佛劫、墨邪錄、魆妖記、黑白龍狼傳、東皇戰影、鬼途奇行錄,這是我看的順序,我確實全都看了,粉絲活動,宜蘭傳藝演唱會、雲林虎尾大匯演、高雄左營感恩、高雄神龍再現、台南神龍再現,入坑以來,我能跑的地方都跑了,台北偶戲館、高雄皮影戲館、雲林布袋戲館、宜蘭傳藝(我跑了兩次,第二次是為了見北冥縝),這裡面沒有任何一個地方,離我車程在一小時以內,布翁,我跑了三次,單次車程也差不多要半個小時,當然這些對於每場必到、經常全台灣到處跑、好幾年都如此的老粉絲而言,我所做的根本不算什麼,但真的能說我不愛嗎?

  這邏輯講得有些亂了,不小心難過起來,先講了跟金光有關的。

  講回縝硯吧。

  雖然一開始是在沒看原著(東皇戰影)的情況下創作的,但後來也追了魆妖記,最後也補了東皇戰影,對大多數縝硯粉來說,喜歡縝硯起於東皇38集那一跪或35與36集那一救(有人更早我知道,我有看到),終於魆妖31集的求婚,這期間,我寫了很多,也有人寫很多或畫很多,整個圈子都相當熱絡,雖然大多數集中在幾個人的創作,不過當時單就我而言,相當大比例的粉絲是為了縝硯而來的。

  這個配對有什麼魅力?

  淺一點來說,用「海境童話組」以及「新王相」就可以概括了,童話組的部分,北冥縝撿起老件的情節,完全就是仙履奇緣,硯寒清在北冥縝不清醒的情況下救人,救完還不留下,這部分就很像小美人魚了,況且,後來硯寒清去照顧北冥縝時,誤芭蕉說讓她來就好,也很吻合鄰國公主的情節,至於硯寒清為了救北冥縝而受的傷,無人聞問,也不能讓人看見,也很像艾莉兒換了人類的雙腿,每一步都走得疼痛不已,彷彿走在刀尖上,但她不能說,儘管是不同的理由,但硯寒清也不能說,更別提,鮫人原來就是與人魚相似的生物。至於新王相組說法,當時在奪嫡的三位皇子中,只有北冥縝經歷了戰事,接著知曉「皇室已經離人民太遠」,察覺到鯤帝的罪孽,隱隱有天選之人的感覺,而硯寒清當時,也被雁王認定為師相的徒弟,因此新王相的氛圍就隱隱起來了,而更之後,鱗王對硯寒清說「你選擇輔佐誰,誰就是太子」,這種得麒麟者得天下的規則之下,細數海境三魚苗做過的事以及待人接物的方式,最可能的就是北冥縝,因此新王相的預感便隱隱成形,這是劇中最明顯的部分。

  深一點來說,回顧東皇戰影的劇情,先不論什麼原因,可以發現硯寒清常常提到北冥縝,對誤芭蕉說:「鋒王殿下回皇城以後,你見他開心過嗎?」以及「邊關才是他的志向」,陷入投毒嫌疑時,硯寒清沒有不耐煩或者生氣,他只是平淡地接受,軍管的時候則說,「鋒王殿下壓力也很大。」非常有耐心,而且完全站北冥縝這邊,雖然他可能只是平心而論、可能只是因為這是誤芭蕉的上司,但結論上來說,他對北冥縝很好。而這個好,後來甚至已經沒有誤芭蕉的因素在了,他為北冥縝送去名為藥膳單子實為戰術指導時,確實可以說他是為了大局,但光是他跑去為離去時無人相送的北冥縝送行那邊,就已經,萌殺了。

  北冥縝這邊呢,雖然一開始非常兇,但在發現硯寒清就是救他的人(魚)以後,把對方當救命稻草跪下的急切,知道對方意願以後的失落,那一段戲無論看幾次都覺得是這個配對的經典,至於後來的戲更不消說,他對硯寒清有禮到很微妙的程度,他不求對方幫忙了,但卻一直想著報恩,整齣戲裡面,北冥縝只對硯寒清這樣,甚至還為他著想,連誤芭蕉都沒有說,沒告訴任何人其實硯寒清很厲害,只因為硯寒清不想……整齣戲只有北冥縝為他想到這種程度。再加上有人分析,從魚苗到右文丞到鱗王一尾一尾游進去踏破試膳間門檻的那一段裡面,硯寒清對誰都很有禮貌,唯獨對北冥縝有脾氣,也就是說,他把北冥縝放的位置已經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子,而是更靠近朋友的位置。

  雖然後來魆妖記裡面這兩魚的戲分少了,但還是有可以說的地方,像是裡面最經典的就是談心,在硯寒清耗費全力去對抗虯龍之力未遂,重傷昏迷以後,當北冥縝一說,可能是因為他不夠讓硯寒清放心、所以硯寒清才不會在他面前表露情緒時,硯寒清卻馬上把自己的夢境以及喜歡的青梅竹馬那麼私密的事情都交代完了,好像要讓北冥縝放心一般,好像要證明不是殿下你的問題,這樣真的很萌。其他零碎的萌點,就像是要上前去幹架的時候,縝硯通常會被分在一組,以及狷螭狂用計那邊,硯寒清只是跟北冥縝對望了一眼,馬上就理解北冥縝的意思,然後說出鋒王殿下說得沒錯這種話,說真的忍不住想問你們到底心靈感應交流了什麼?

  最後,雖然在魆妖31集以後,這個配對差不多是死掉了,但我覺得有的事情還是要考慮一下,雖然看東皇就發現其實北冥縝跟誤芭蕉一直互相扶持著也不能說沒有在鋪這個配對的梗,但北冥縝求婚求得太突然,而且按理說他之前一直把誤芭蕉當謀士,應該是清楚她不願意再涉入婚姻的,尤其是,跟皇子之間的(不要趁機刺阿觴好嗎),所以整件事情就變得很奇怪,是以,我的思路就再轉了一次,回到硯寒清跟北冥縝說他有要保護的人以後,北冥縝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他遇到誤芭蕉,然後跟她說:我要回邊關了。

  ……?

  只有我覺得他在吃醋嗎?

  如果是站在療情傷跟吃醋的立場,再加上編劇一定沒說完的十萬字設定的腦補空間,我覺得那個求婚,還是有很大的解釋空間的,而且誤芭蕉沒答應,也就是說,這個配對還有繼續發展的空間。

  大概是這樣,我目前記得的到這裡,不過上面的對白我都只是憑記憶打的,不是逐字稿那種原句,如果要提供我原句,歡迎告訴我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