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Mr. Perfect

金光布袋戲同人‧北冥觴X飛淵

  • 噗浪上pu的點文。
  • 現代架空。




  故事的開頭通常是一個女孩子的日常,接著她遇到白馬王子,許多愛情小說都這樣寫,所以飛淵原本也想著自己的故事應該是這樣的,不過隨著看的書越來越多,跨過了總裁滿天飛、隨便一個轉角都能撞上富家公子的言小,走入另一個世界以後,飛淵漸漸忘了遇到王子這件事,想的都是俏如來跟玄狐的戀愛故事──!是的!她最近看到兩個男人稍微靠近一點都要多想!都是那個玄狐啦!明明喜歡的是常欣為什麼要跟她說他愛的人是俏如來!

  飛淵對此非常痛苦。

  要她不亂想玄狐跟俏如來的關係她做不到,可是面對常欣她又覺得好有罪惡感!呃呃呃呃!這樣不行這樣不好!

  就在飛淵看著常欣無害的臉三秒後,馬上扶著牆壁,接著躲到牆角,蹲下開始反省自己之時,不只常欣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也不只剛找俏如來約定好下次釘孤枝(?)時間的玄狐不懂飛淵在幹嘛,雖然剛將玄狐糊弄過去的俏如來大概知道飛淵在想什麼,但他當然是選擇裝不懂免得玄狐問他的,最後的最後,理所當然地,追了飛淵好一陣子的北冥觴更是完全沒懂過。

  北冥觴第一次看到飛淵的本子時,他在弄懂裡面的內容前,飛淵自己已經紅著臉把書抱走高喊著:「哎呀你不懂啦。」了。

  第二次的開端則是飛淵早上忽然打電話給他,急急忙忙地喊道:「阿觴阿觴你家離會場近,你可不可以先去替我排隊?」雖然北冥觴沒聽懂飛淵說的忘記買票等等的說明,不過總之就是要他先到附近大學排隊,雖然說到買票,他也只想到買電影票這種事,因此他習慣性地買了兩張票,儘管他看著剛買到的票卷時,確實也覺得這票卷做得很像電影票,但當他走到另一排隊伍的最尾端,在對於這長到繞了主體建築物一圈還沒到盡頭的人龍感到汗顏以後,思緒又飄到電影上。

  北冥觴嘆了口氣。

  他追飛淵很久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以前花花公子的形象讓飛淵卻步了,每次週末他總是提前買了兩張電影票想找飛淵一起看,然而和飛淵一起看電影的願望從來沒有實現過,連剛考完試那種極須放鬆的時間點,飛淵也從來沒有答應過他的邀約,導致他和夢虯孫一起看了好幾次電影,更別說,常常都是同樣的電影,畢竟他想約飛淵去看的電影都是那幾部,為了不浪費,早就買好的票他還是得用掉,他們重看的次數已經多到,即使是爆米花加熱狗加可樂全來、或者附近麥當勞套餐(當然全都是北冥觴付錢)也完全無法引誘到夢虯孫,夢虯孫每到週五就躲他躲得遠遠的,打電話夢虯孫也只會先下手為強大叫道:「如果又要看電影你起碼換一部!不然你就找北冥華那個敗家子!他一定很高興你找他去看電影!」接著掛電話。

  雖然也是,用另一種說法來說,他跟夢虯孫看電影的次數多到,夢虯孫會一邊咬著可樂吸管一邊說出每個角色的臺詞的程度了。

  但是,北冥華他也邀過了,最後總是弄得北冥華在電影院裡跟人大吵。

  約北冥異吧,那些電影也不知道為什麼,北冥異通常都已經看過了。

  他甚至約過北冥縝,然而北冥縝果然以讀書為由拒絕了。

  ……總沒有人約自己老爸去看電影的吧。

  北冥觴看著沙發上正在看新聞的北冥封宇良久,捏緊電影票,放棄。

  欲星移更是絕對、絕對不要。

  想都不用想。

  結果浪費了一堆票還是沒約到飛淵。

  北冥觴想著這些煩心事想到頭痛,然而在飛淵抵達以前,他已經跟著排隊隊伍進了會場,得知飛淵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到,北冥觴便在場內幫飛淵買一些她說絕對要買到的本子了。

  最開始會感覺不對,是因為賣本子的賣家看著他露出微妙的表情,北冥觴覺得古怪之餘,裝作若無其事一般拿起了上面寫「見本」的書起來翻看(他已經用手機搜索過了,見本是試閱本的意思)。

  當飛淵總算全速衝到會場時,第一件事當然是找北冥觴拿自己的票,北冥觴讓飛淵先排入場隊伍,他再拿票出去給她,飛淵一邊跟北冥觴道謝,一邊安撫因為疾馳而狂跳的心臟,收了手機以後,她看著排在前面的coser想著,還好她今天沒有出角,想著這場沒有出角就沒有定鬧鐘早起真是失策了,直到北冥觴出現在她視線範圍內,飛淵看著北冥觴和某位coser同時出現在視野內,她揮舞著讓北冥觴發現她在這裡的手頓了頓,笑容也瞬間僵硬了起來。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北冥觴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場合啊!

  不說北冥觴不是腐男,他甚至不是ACG圈子裡的人,更不曉得同人是什麼!

  而且,飛淵此時才想起來,她拜託北冥觴買的本子裡,不乏R18本。

  她想著北冥觴跟攤主出示證件的畫面,在心裡慘叫了一萬遍,垮著臉接過北冥觴給她的入場卷,接著九十度敬禮喊道:「阿阿阿阿阿阿觴對不起!」

  「幫你排隊不是什麼大事,況且我希望你多睡一點。」

  「啊?」飛淵愣了愣,抬起頭看到北冥觴提著一個最近她正在追的動畫的手提袋,一邊發抖著一邊指向那個袋子。

  「你最近黑眼圈很重,能多睡一點當然比較好。怎麼了?」北冥觴對飛淵的反應不明所以。

  「阿阿阿阿阿阿觴!你也看這部動畫嗎?」飛淵被那個手提袋震撼了,北冥觴的回答她聽見了卻沒理解過來。

  北冥觴迷惘道:「因為你要買的書蠻多的,剛好看到有在賣袋子,就買來裝了。」

  飛淵握在唇邊的拳頭慢慢抖了起來,她轉過頭緊閉雙眼想道:不行,飛淵,你不能再妄想了!當然也不能妄想北冥觴跟夢虯孫每個禮拜都去看電影的原因!不可以!

  接著飛淵回頭強裝鎮定道:「喔、喔……是這樣啊。」本來要接過北冥觴手上的袋子,卻被北冥觴拒絕了。

  「你要的書我都買到了,袋子很重,我替你提。」

  欸欸欸欸欸?

  飛淵看著大太陽底下拿出面紙替她擦汗的北冥觴忽然覺得,原來阿觴那麼帥啊。

  飛淵心裡想的事情,北冥觴當然不知道,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到各自回家為止,飛淵都沒跟他解釋,今天的場次也好、本子也好,全都沒有解釋。

  北冥觴送飛淵上公車以後,眼見公車駛離,他放下為了回應飛淵而揮動的手,臉色沉了下來。

  後來他自然是又和夢虯孫討論起這件事,夢虯孫對這些當然不懂,但當北冥觴提起那些書冊都不便宜時,夢虯孫無意一句:「會不會她就是要省錢買書啊?搞不好就是跟你說你也不懂,怕你對她買的書指指點點吧。就像欲星移那個混帳,也常常對我買的食物跟花費指指點點一樣。」讓北冥觴瞬間如醍醐灌頂。

  雖然關於欲星移那句他沒聽進去。

  不過,北冥觴在下個週末,並沒有購買任何電影票,卻還是到了電影院──附近的同人本寄售店家。

  大約一個月後,飛淵和常欣一出捷運站就看到那家北冥觴常來的電影院,飛淵對常欣說:「阿觴現在都不約我看電影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上次逛場嚇到他了。」畢竟她也拜託過飛溟跟她一起去同人場,結果有點,嗯,總之她是不敢再打讓飛溟和她一起去場次的主意了。

  常欣看飛淵消沉的模樣,安慰道:「如果真的是這樣,我想他會直接告訴你的。」

  飛淵咬唇道:「本來嘛,阿觴約我看的電影我也是很想看啊,可是他約我的時候總是撞場次。」

  「你說的場次……有那麼頻繁嗎?」

  「不是啊,嗯……應該說我要準備本子或者cos的事情,但總是拖到時間,就算完全把時間花在上面,每個禮拜還是都只夠做一點。」

  「那你不是每個週末都不能出去了嗎?」

  「欸?對欸……」

  飛淵一邊反省著是不是真的是自己拒絕了太多次,一邊帶著常欣走向同人本寄售店。

  在電動門打開後,冷氣吹拂而來,飛淵看了下櫃檯那邊貼著的海報,確定有沒有什麼遺珠之憾的動畫她還沒接觸到,接著她抬頭,愣了愣,趕忙拉了拉常欣的衣角,「欸欸欸你看那個人像不像阿觴?」

  「啊?」常欣隨著她的手指指向望過去,「好像欸……。」

  她們兩個走過去。

  帶著眼鏡的北冥觴才說完:「請問有什麼須要我服務的地方嗎?」旋即發現了面前的人是飛淵與常欣。

  「阿觴,」

  北冥觴面對飛淵忽然沉下來的表情緊張了一下。

  「是不是上次的場次讓你開竅了?」

  「啊?」

  「嗯嗯我就知道,太好啦我現在多一個同好了!」飛淵舉起雙手往上跳了下並且開心地喊道。

  北冥觴見狀也不說破,只和初次到訪的飛淵和常欣介紹本子擺放位置。

  飛淵看著北冥觴帶著她們在店鋪裡走動的時候,心臟好像緊縮了一下,就是動畫裡常說的那種……doki的感覺嗎?

  在很久以後……大概是北冥觴和飛淵交往一周年時,飛淵才知道原來北冥觴在那次場次以後,一方面為了瞭解她的興趣,一方面為了讓飛淵覺得他是可以依靠的人,對著這家店遞出了生平第一張履歷表。

  飛淵想起來,她很久以前看的那些小說裡面出現的那些完美到不像真人的男主角。

  她其實也羨慕過,像是《阿宅的戀愛太難》那般,擁有一個可以互相理解宅屬性的男友,也無數次幻想過未來的男朋友,讓她稱作老婆的動畫角色也換過了好幾輪,每個都很完美,但──

  此時此刻,她覺得,為了理解她而做出諸多努力的北冥觴,嗯,怎麼說呢?

  她想著,想著,接著往旁邊一倒。

  和她一起坐在沙發上的北冥觴不多時肩上一沉,他轉頭看向靠在他肩上的飛淵。

  接著聽見飛淵說:「像是閃閃發亮的白馬王子吧。」

  北冥觴在心裡嘆了口氣。

  他想著,他似乎還是沒抓準飛淵的思路,要更加努力。

  而飛淵想著,這是只屬於我的Mr. Perfect,誰也搶不走。然後靠在北冥觴肩上,睡了過去。

  北冥觴從飛淵手中取下數位筆,接著將飛淵總算完稿的檔案儲存,關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