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桃源

金光布袋戲同人‧煞魔子中心?、戮世摩羅X煞魔子、御魂笑光輝X煞魔子

  • 你要說是逆的配對我也沒意見,因為其實是無差……我只是懶得打字。
  • 阿玄的點文,他應該要是短文的才對(深思)




  煞魔子對著滿桌豐盛的素齋,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因此下箸便遲疑了。

  「怎樣?是嫌我做的難吃嗎?」

  他抬頭看了一眼面色不豫的莫前塵,低低道了句:「無。」接著夾了一筷子菜到碗裡,莫前塵哼了聲,不置可否,但坐在煞魔子另一側的其餘六大軍勢在帝鬼默許下當即不依了,不多時便吵吵嚷嚷了起來,喊道:「都是草怎麼吃啊!」越吵越大聲,幾度還因為內哄差點掀了桌,莫前塵重重放下筷子怒道:「不吃就滾出去!」

  被莫前塵筆直眼刀射中的帝鬼才想說話,一道清冷的嗓音從他背後冒了出來:「這裡愚蠢的氣息太重了,如果我還需要呼吸,一定會再死了一次。」

  帝鬼當即收口改道:「在別人家裡,有禮貌一點。」

  默蒼離原本還想說話,當即被杏花君拉了過去。

  「好了好了,過年,就要和和氣氣的,什麼恩恩怨怨今天都先放下,啊?」

  默蒼離沒應聲,卻不知有意無意,坐到了帝鬼正對面,眼神寫滿了「吃飯還抬頭就得見到你,連飯菜都難吃了起來」,帝鬼雖然想說那你幹嘛坐我對面,奈何早前是自己說了在別人家要有禮貌一點,何況默蒼離並沒有開口。

  煞魔子看著一桌子暗潮洶湧,默默吃著飯。

  說起來這詭異的組合,大概是從臘月初就開始形成的,首先是與其說不熟、倒不如說根本不認識的哀世間說要吃年夜飯,問他要不要一起,煞魔子莫名其妙但還是有禮地拒絕了,接著是果然還是不認識的嘆悲歡也來了,問了他一樣的問題,煞魔子心裡想著,「靈界明明是用來封印魔世的存在,雖然在仙山眾人均是抬頭不見低頭見,但也沒有特別交流……為什麼忽然要我去吃年夜飯?」於是便也拒絕了。

  緊接著,還是知道但是不算認識的莫前塵拉了剛來不久的月牙嵐和愛靈靈來邀他一起吃年夜飯,雖然從嘆悲歡那裡知道知道事情大概從一開始就是莫前塵授意的,但煞魔子還是很茫然。

  煞魔子原本要拒絕了,結果莫前塵跟他介紹愛靈靈是靈尊的孫女、梁皇無忌也很疼愛的師妹後,煞魔子一時愣了神,讓在天上被令狐千里追得到處跑的歿神翼聽見了,嚷了一句:「憑什麼我們魔世的人非得跟靈界的人一起吃飯啊!」這句話讓附近的人(與魔)都給聽見了,於是六大軍勢便開始計劃也要吃個年夜飯什麼的,雖然實際上他們並不太清楚那是什麼。

  接著煞魔子周圍就陷入了一團亂之中,魔世這邊分明沒有在過年(畢竟曆法不同),然而卻搶著說他們這邊也有年夜飯,一定比靈界那邊合胃口,要煞魔子不可以過去,至於以莫前塵為首的靈界一方也嗆道但梁皇無忌就愛吃怎樣!

  然後,帝鬼也扯了進來,帝鬼一扯進來,事情便也有了默蒼離的一份(雖然煞魔子至今沒想通為什麼),而既然默蒼離也要來,那杏花君自然也是要跟的……就這樣莫名其妙地,煞魔子被歸在了要去靈界那裡吃年夜飯的,於是後面,六大軍勢、帝鬼、魔司令等等,總之都跟了過來,說是煞魔子在哪、哪裡就不能缺了他們。

  煞魔子雖然想著,他都不知道自己曾幾何時有了這一大票「家眷」,畢竟雖說是七大軍勢,彼此仍有所競爭,要說有什麼齊名之誼,倒稱不上,尤其是帝鬼……但這些想法,他都沒有說出口。

  這一夜,第一次吃到的團圓飯,煞魔子雖然想著是師兄愛吃的而嚥下了,卻還是吃不太習慣,不是說好不好吃,只是總感覺哪裡不對。

  飯後愛靈靈與月牙嵐在外面研究許久不曾放過的炮竹,煞魔子看著他們許久,接著又往前走,到了庭院的另一處,抬頭看著星星。

  大致上的事情,從嘆悲歡稍稍透露的口風裡,煞魔子也猜到了七七八八了,大概是,因為煞魔子也是梁皇無忌的師弟,加上煞魔子也算是間接保護了人界,所以莫前塵才想把自從進了仙山以來、幾乎是離群索居的他拉過來。

  那感覺,真的很奇怪。

  他從來不是為了人間,不是為了靈界,只是因為那是師兄唯一願意留在魔世的可能性,他才從這裡去想,他才從這裡著手。

  但是就結論而言,他該算是與修羅國度為敵了。

  和意圖奪取鬼璽的邪神將不同,他不是親自去奪鬼璽、只是從旁協助者,因此他算是背叛了修羅國度,儘管要是他還活著的話,成為帝尊的邪神將麾下自有他一席之地,那樣他也不算背叛修羅國度了,但是他並沒有活到那個時候,更何況,他還曾經慫恿師兄殺了帝鬼。

  這些事情在他腦子裡轉著,因此就算入了仙山,他也沒有和過往修羅國度的魔有多少交集,至於人世這一方,因著他魔的身分,也不太可能主動過來招惹。

  唯二會來招惹的人族,都還活著。

  雖說煞魔子始終很意外,殺生鬼言居然還活著,但這並不是他希望對方跑來仙山吵死人和死魔的意思。

  戮世摩羅沒殺了對方,煞魔子至今仍然不知道到底該意外或者不意外。

  他從來就沒有真的懂過那個小子在想什麼,也很意外最後妖神將會為他所用。

  但是煞魔子死了,戮世摩羅還活著,這就是結果。

  在吃年夜飯的時候,他只是想起來,在戮世摩羅從術法中醒來沒多久那時,自己找了一處隱蔽處正在用餐,戮世摩羅卻跑了過來,盯著他吃飯。

  「……帝尊,有事嗎?」

  「沒啊,你繼續。」

  煞魔子放下手中的乾糧,道:「屬下沒有在帝尊面前用餐的理。」

  「喔?原來你有把你自己當屬下喔?真看不出來。」

  「帝尊如果對煞魔子有什麼不滿,請直言。」

  「奇怪,我記得,」戮世摩羅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道:「以前你沒那麼多話啊?」

  ──我會變得多話,還不是你的關係?

  煞魔子抿了抿唇道:「帝尊若是不喜歡,朝堂以外,煞魔子便不開口了。」

  「這是因噎廢食啊……」戮世摩羅扶額搖了搖頭道:「我沒有不喜歡你說話,但你能說出一些中聽的話就更好了,免得我經常在思考七大軍勢到底怎麼來的,怎麼先帝拔擢上來的每個魔將都那麼愛敗壞他的名聲,要不是我對先帝還算有點了解,都要以為他對你們太差,你們才老是幹這種事。」

  煞魔子皺著眉,不曉得該怎麼回應了,想了許久才說:「那先帝,對帝尊不好嗎?」

  「你這個問題還真奇怪,你真正想問的是什麼?我為什麼要奪鬼璽?我為什麼要砍下先帝的頭?我為什麼要稱帝?煞魔子,說話之前先經過大腦好嗎?如果你真的有的話。」

  煞魔子暗自握了握拳,「那帝尊,是因為先帝對待帝尊不好,才決定奪鬼璽的嗎?」

  「哈。你果然跟先帝有仇吧?你們魔也講情嗎?我怎麼記得先帝當初一直希望角龍快點去殺他,讓角龍成為修羅國度帝尊啊?你這樣邏輯不通,我真擔心你繼續站在這個位置會不會哪天就做出跟殺生鬼言一樣的決斷。」

  「不會發生那種事。」應該說,煞魔子原本會提這個,就是想看對方會不會有心虛的表情,他畢竟是刻意站在人的角度思考的。假如以魔的角度來說,就算恨深愛執,但強者為尊,就如他自己也是,帝鬼對他有知遇之恩,但他不會因此就放棄讓師兄殺了帝鬼取而代之的念頭。

  「我是很懷疑啦。啊,話題又被你扯遠了,煞魔子你到底要不要吃啊?」

  「煞魔子在等帝尊離開。」

  「那如果我就是不走呢?」

  「煞魔子就不能吃。」

  「喔,這樣啊。」戮世摩羅說著,接著搶過對方手裡的乾糧,「那借我咬一口。」

  「等、」

  煞魔子未及阻止,對方已經咬了下去,接著皺起眉頭,越嚼、眉心皺得越深。

  「……好難吃,我們修羅國度的伙食都那麼難吃嗎?之前你們都餵我吃這個嗎?難怪我覺得胃不太好。」

  「……那是軍糧,自然不會好吃。」

  「我怎麼記得我們修羅國度現在在人世無往不利?好歹吃個人肉什麼的吧?」

  「為什麼要吃人肉?」

  「戰利品啊,我記得闥婆尊也會留下戰敗者的東西,在人世,有些部族也以吃人肉的方式來羞辱戰敗的敵人,難道魔世就這麼充滿愛與和平,完全沒這種事嗎?」

  「不是沒有,只是沒有必要。況且……人肉不好吃。」

  「喔,你吃過啊?」

  「吃過的魔說的。」

  「真讓人失望。」戮世摩羅重重嘆了口氣,接著把乾糧丟還給煞魔子。

  煞魔子看著對方遠走,才低頭繼續望著自己手中的乾糧,雖然戮世摩羅是避開他咬過的地方吃的,但煞魔子在撕掉印有戮世摩羅齒痕之處以後,還是覺得這乾糧,他不想吃了。

  但不吃又很浪費,他畢竟是軍人。

  那之後,又忽然有一次,戮世摩羅叫他過去,命令他吃桌上的東西。

  既然是帝尊的命令,他就不能像之前那樣說在帝尊面前不能吃東西而避掉了。

  桌上大概是一盤炒飯一樣的東西,不過很綠,綠得像眼前的綠花椰菜帝尊一樣。

  煞魔子皺著眉頭吃了下去,卻覺得意外地好吃。

  雖說,知道那盤是戮世摩羅炒出來的素齋以後,他頓時又想把吃下去的東西吐出來了。

  ──他想起了這些事情,才會在年夜飯的餐桌上遲疑了。

  他經常會做夢,夢到他死前用自身術力去支持梁皇無忌的六道惡印的事情,還有以前和師兄在魔世時的事情,但這些夢境裡,總有一個戮世摩羅橫空而出,開始對他指指點點、說些五四三的,於是夢裡的記憶漸漸也都變了調,久而久之,戮世摩羅出場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了。

  愛靈靈忽然跑過來說,要放炮竹了。

  煞魔子自回憶中醒來,讓愛靈靈拉了過去。

  在燃放鞭炮前,莫前塵、嘆悲歡、哀世間三人施術讓他們探看人世的現狀,愛靈靈由於在最後一役靈力耗損過重,而無法施術,心焦已久,便提出想看東瀛的現況。

  自然願力之下,他們首先看見的是月牙誠,至於他前面的,據說是叫木魅的妖族,木魅正與一個穿得一身紫色還扭來扭去的男子說話,男子身後的則是改換紅裝的妖神將。

  不難猜想那男子是誰才是。

  後來,嘆悲歡問煞魔子有沒有想見的人時,煞魔子拒絕了。

  他們會問這個問題,就表示現在還探知不到梁皇無忌的消息,否則他們便會直接將畫面轉過去。

  其他的,他沒有什麼牽掛。

  本來該是這樣的才對。

  但在被愛靈靈拉著說了初夢的重要性以後,他對於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句話的不信任度又往上竄了幾個層級。

  那個全身服紫、肩上配了狐狸面具、而臉上還戴了另一副面具的男子拿著扇子站在那裡,而他們所在的地方大概是一個山洞,不管月牙誠和男子說話時的地方也好,煞魔子囚禁梁皇無忌的地方也罷,甚至最初被戮世摩羅觀察進食的地點,全都是山洞。

  「山洞,又是山洞,山洞是戰敗者的烙印嗎?每次都是山洞,你們不煩我都煩了啊?換個場景好不好?」男子一邊晃著一邊像是彼端有人一樣地抱怨著。

  那是比戮世摩羅的聲線更加輕浮高亢的嗓音。煞魔子想著。

  接著,他才剛要開口,那人便轉過頭來,重重嘆了口氣說:「好了,不用說了,我知道我們那個雲外鏡又失靈了,為什麼酒吞用就沒事,我用就一直失靈啊?小誠也太偏心了吧?這樣不好,回去再說說他。」

  「帝……小子。」煞魔子想了想,還是把最熟稔的稱呼改了過去。

  「唉,煞魔子不是我說你啊,你做魔也這麼勢利怎麼不去做人算了?」御魂笑光輝……(或者還是叫他戮世摩羅好了?煞魔子暗忖)搖搖擺擺地走了過來,扇子隨著頭一偏,又轉回來偷眼看他。

  「也許,等投胎的時候煞魔子會考慮。」

  「喔,原來你沒有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能超生啊?真是太可惜了,看起來我死了之後還是有機會遇到你,這聽起來怎麼不太好?我以前當和尚可能做功德太多,我還是多造點孽爭取入地獄好了。」

  「你就這麼不想見我?」

  御魂笑光輝拿著扇子擋在嘴唇前,接著戳向煞魔子,「我為什麼要想見你啊?你還排在牛頭尊和煉獄尊後面好不好?我實在很想當面問問那兩個白癡魔在想什麼,怎麼反而是我不在了以後這兩個才相繼去送死啊?這也太不合理吧?」

  煞魔子伸手擋開後問:「那你為什麼出現在我面前?」

  「我哪裡知道啊?明明是你出現在我面前,我先來的,搞清楚好嗎?」

  還是不能溝通。煞魔子下了結論。

  只是看到戮世摩羅,煞魔子又想起對方做的素食炒飯跟年夜飯時吃到的素齋。

  沒頭沒腦地就問了句:「你有好好吃飯嗎?」

  「……哈?許久不見你是轉性了還是你開始覺得對不起我了?有沒有好好吃飯這個問題是應該問我嗎?該問妖神將吧?妖神將都亂吃,你看現在吃到全身都紅吱吱的,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說他喔。」御魂笑光輝搖了搖頭。

  雖然話一出口煞魔子就後悔了,不過,他只是想起來,他也沒怎麼看見過戮世摩羅吃東西。

  「你那個時候,為什麼要搶我的乾糧吃?又為什麼要煮東西給我吃?」

  「現在是沒大沒小了,什麼問題都要亂問是不是?是說反正我也不知道這次待多久,就當聊天告訴你無妨。」御魂笑光輝打開扇子蓋住臉,接著用情緒起伏相當大的聲音說道:「這是因為……我很想跟你一起吃飯啊,以前在寺裡面都有人陪吃飯,只是那邊的人都拋棄我擅自死掉了,後來在史家也有小弟陪我吃飯,結果我也被史家那邊利用完就丟掉了,到了修羅國度你還餵我吃過飯,但是當上帝尊以後都沒人要陪我吃飯了……想到這裡,啊,真是黯然神傷,所以我才想著至少你該要陪我吃飯啊,結果你都不要,我只是想找人吃飯而已,怎麼這麼難,這麼難啊?」結尾處甚至有哭腔。

  煞魔子愣了好一會兒,一沒注意,手已經伸出去了。

  御魂笑光輝的扇子慢慢往下滑,看到煞魔子的動作倏地用扇子拍開對方的手,卻在他眼前像隻地鼠一樣忽左忽右地靠近他,「喂喂喂,這點程度連妖神將都不會相信,拜託你不要當真好不好?」

  煞魔子默默收回手,御魂笑光輝則對著自己搧風,沒梳綁上去的碎髮隨風飄動著。

  「帝……你變了很多。」

  「人總是會變的,如果都不會變,怎麼會成功?我的目標可是成為妖魔共主,不只是修羅國度的帝尊爾爾,不管你現在在無間還是桃源,反正我是會殺了梁皇無忌奪回鬼璽的,你就拭目以待吧。」御魂笑光輝收扇一個華麗的旋身,再用扇子指向煞魔子。

  等了半晌後,也沒等到對方回應,御魂笑光輝歪了歪頭,「喂?傻掉了喔?你聽到我要殺你師兄不是應該很生氣了嗎?不是應該要開始準備講什麼帝尊請自重了嗎?」

  「請……自重。」

  「自重?我覺得我很自重了啊?你看看我這一身,」御魂笑光輝大大方方又轉了一圈,「還不夠重嗎?你現在居然須要我提詞了,六道惡印是真的很傷腦是不是?還好妖神將不是咒術師,不然他再笨下去,我看雲外鏡和木魅不會跟我們走了。」

  「你……」

  「啊啊,」御魂笑光輝看了一眼剛出現的陣法,那陣法正一點一點吞噬著他的袖角,「看起來時間到了,雖然我一點也不開心再見到你,但你不要太想我啊,我還有正事要忙,沒時間為了你一直打噴嚏,順便跟蕩神滅和熾閻天他們也講一下不要太想我,雖然我現在還不是帝尊,但這點程度的忙你不會不幫吧?都害我多跟炎魔幻十郎打了一下,我還短暫放過梁皇無忌那麼一段時間,珍瓏髓跟夜雲母很貴的你知道嗎?是拿去送女孩子,人家姑娘家都會以為是求婚那麼貴重的東西你知道嗎?所以這點小事就交給你了。」接著,陣法的吸力漸強,御魂笑光輝乾脆轉身,開了扇子遮著半張臉對煞魔子說:「那就這樣了,不見。」縱身躍入其中。

  「新年快……樂。」最後一個字出口時,陣法已經消失了。

  煞魔子忽然有點懊悔,大概是晚上一直被說以及在說新年快樂,導致他不曉得該怎麼告別時,第一個想到的還是這句。

  「『不見』的意思……是要我接『不散』嗎?」煞魔子喃喃自語著,看著陣法消失的地方,嘆了口氣,一句自己也沒想過的話便脫口而出:「保重。」

  會這樣說,一定只是不希望對方跑來仙山煩魔而已。

  醒來後的煞魔子如此自我說服著。

  初夢,絕對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他們魔世又不過新年。

  煞魔子不知道,御魂笑光輝回去以後對月牙誠說,「這次還是失敗了,拜託你認真一點好不好?這次不只地點錯誤,連不想見到的冒牌貨都出現了。」接著搧了搧風,無視掉月牙誠說:「但那應該是你想見的人所在的地方。」畢竟這次的術法是這樣用的。

  才不想見他。

  誰想見他了?

  誰要跟他不見不散?又不是那種關係。

  新年快樂什麼的,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很快樂好不好?魔世又不過新年,這樣說到底是何居心?難道是新的詛咒方式嗎?

  御魂笑光輝越搧越覺得熱,於是便走出了山洞。

  留月牙誠繼續思考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我看了眼字數,吼了句我們說好的短文呢?換得帝尊涼涼一句:你不是早就該習慣了嗎?
唉。
寫這個配對就爆字數大概是命。
正文卡稿,然後這邊那麼順的就一天打了六千多字出來害我根本不想校對。我果然不該開點文,我想到梗的速度實在有點快。
嗯,總之忽然想到那句「身在無間,心在桃源」,這文就爆衝了。
裡面好多角色現在已經不太記得他們的個性了,可能有所差池吧,不過愛靈靈我是把她的個性往東皇以前的印象拉的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