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賀歲

金光布袋戲同人‧北冥縝X硯寒清




  今年,意料之外地收到了父王催他回皇城的信函,不再是右文丞謹慎的筆跡,書信最後也並沒有蓋上玉璽。

  北冥縝反覆看了許多次,「回來團圓」四個字讓他看到幾乎要記住一筆一勾一捺所有筆順,然後他珍而重之地收起信。

  北冥縝寫了兩封信,一封由誤芭蕉草擬,說明他不日將返,另一封送往太醫令試膳間,僅只兩個字:「當歸。」

  硯寒清收到信時愣了愣,接著嘆了口氣,將信收好。

  鱗王與三皇子之間畢竟還算不上親熱,鱗王想了很久,一封回城團聚的信,只有過往要求其回京敘職的慣例書信可供參考,最後,鱗王乾脆將紙筆給了硯寒清,讓他想和北冥縝說什麼,就寫,硯寒清推拒再三,斟酌再三,只寫了這四個字。沒想到,卻還是被北冥縝認出來了。

  除夕夜當日,北冥縝帶著滿身風塵輕騎入關,直奔試膳間,毫不拖泥帶水地拉住硯寒清的手道:「一起過年。」

  「這個……微臣每年都會待在這裡,確認諸位貴人的膳食沒問題後,才會返家。」硯寒清想不著痕跡地收回自己的手,奈何北冥縝抓得更牢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吃年夜飯。」

  「呃、」面對北冥縝率直的眼神,硯寒清試圖轉移話題道:「殿下是因為急著回而忘了寫在信裡嗎?」

  「不是,我覺得我該親口告訴你。」

  硯寒清默默想著:唉,殿下這次又用得好像要告白一樣了。

  接著,硯寒清拿起乾淨的布巾擦去對方滿臉塵土,親了對方一下道:「殿下,歡迎回家。微臣也想親口告訴殿下。」

  硯寒清看著對方整個人僵著、臉頰有些泛紅的樣子,才想說應該危機解除了才對,接著,北冥縝便說:「朝拜結束後我會陪你回家,所以請你留到那個時候,可以嗎?」

  硯寒清點了點頭,忽然醒覺過來。

  他正想回絕,卻見本來要來找北冥縝去吃飯的鱗王在門口,一臉原來如此。

  百口莫辯。初一朝拜之後,不就是初二嗎?雖然北冥縝可能沒想那麼多,但鱗王一定會想這個多,怎麼辦?

  硯寒清思考了少頃,忽然察覺北冥縝露出了等著被拒絕的表情,接著嘆了口氣,微笑道:「微臣明白了。」

  嗯,過年嘛……。

  

  



原噗:https://www.plurk.com/p/mn2c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