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風鈴

金光布袋戲同人‧無情葬月X風逍遙X無情葬月

  • 阿玄的點文。
  • 有一些後續假設。





  有一段時間,無情葬月經常會帶風鈴回通幽谷,不過嬌姨一開始並沒有認出那是風鈴,畢竟無情葬月經常會帶一些奇怪的東西回來,竹子裡面串了一條線,線的末端是一顆珠子,在無情葬月拿著它搖來搖去、繞著嬌姨轉時,嬌姨才不確定地說:「是風鈴嗎?」

  然而提到風這個字,無情葬月果然又頭痛了起來,嬌姨無奈之餘,扶著對方躺下休息。

  無情葬月帶回來的風鈴越來越多,樣式也越來越精細,有的看上去像是買的……嬌姨看著漸漸被風鈴淹沒的倉庫,心想總不至於是用偷的吧?便也隨他去了。

  嬌姨亡故後,無情葬月回到通幽谷,打開屋後倉庫的門,將風鈴一個個拿出來,掛在屋裡所有能掛的地方,屋樑也掛得滿滿的,再掛不夠,就再架樑,嬌姨用來曬衣服的竹竿也讓他拿去掛了風鈴,風一吹動,各種不同聲音的風鈴聲音響在一起,吵得讓人頭痛,無情葬月卻笑了起來。

  「阿嬤,這樣你回來我就知道了。」

  在與風逍遙解開誤會、合力擊殺忘今焉之後,無情葬月並沒有選擇留下,而是乘船回了道域。那之後,風逍遙和修儒回了一趟通幽谷,看著那滿滿的風鈴,風逍遙愣了許久,許久。

  數年後,風逍遙總算又踏上道域故土,幾番周折,總算得以見到無情葬月。無情葬月家中還是一樣掛了滿滿的風鈴,風逍遙聽著一路風鈴作響,直到見到還在往窗邊掛風鈴的無情葬月。

  也許是太久沒喝到風月無邊,喉嚨太渴了,風逍遙說出的前幾個字,都無以成聲,無情葬月卻還是回過頭看他,輕聲說:「你來了。」接著躍下窗台。

  「那些風鈴,屋裡的我沒動,外頭的我帶回苗疆了,老大欸一直嫌吵,不讓我帶進軍營,所以我只能放在家裡……所以,月,你為什麼要收集那麼多風鈴?」

  「大哥,你不是知道嗎?」

  「這……月。」隨著風逍遙少見的遲疑,無情葬月已經走到他面前,帶有劍繭的指腹碰到了風逍遙臉上,風逍遙微微避了避,卻隨即被無情葬月定住臉。

  「最瑰麗的謎題,其答案,不是大哥你說要給我答案的嗎?你是,為了告訴我答案而來,對嗎?」

  無情葬月雙手捧著風逍遙下顎,將額頭靠上對方額頭,視線垂下。

  「收集風鈴,是因為這樣,在風到達的時候,我就一定會知道了。」

  無情葬月始終一邊想要恨背棄他、又試圖殺他的風中捉刀,然而,他又一邊忍不住想,或許會有那一天,他的大哥會回頭過來告訴他,一切都不是真的。

  「答案……你不是已經握在手中了嗎?」

  風逍遙一說完,無情葬月隨即抬眼看他,那雙眼燁燁生輝。

  如月光吻在風上溫柔,無情葬月的吻落在風逍遙眼角、眉梢,直到風逍遙伸手擁他,無情葬月才將吻擱淺在他唇上,海水映著月光、風帶著海浪拍打岸邊,他的吻反覆摩娑,最後終將那些稜角磨蝕。

  過往消散為沙。

  



原噗:https://www.plurk.com/p/mn8n0z
BGM:
Most Emotional Music: "Rain" by Ed Carlsen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