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空煞空小說本《不曾》上冊網路版後記

說好要放結果一直忙,忙到忘記放的後記,我終於從雲端裡挖到它了。
網路版後記的意思是,因為很現實的成本因素而沒放的後記版本──之一,其他的忘記放哪了,總之因為一篇比一篇長,最後都沒印出來。



2017年2月10日

  其實因為校對以及排版到後來完全只剩下我要殺人這個念頭,所以本來沒有要寫後記的,反正因為我排版的方式太詭異,所以我不用寫後記剛好──本來應該是這樣才對。初次見面的大家好?我想應該是,我第一次出本,應該沒有再次見面這件事,嗯,大家好,我是問謠,我在跳針我知道。
  理論上應該有很多話要說但大部分都在網路版的後記以及噗浪上的慘叫中講完了,我總算明白為什麼很多寫手的後記都寫哇還有兩頁我要寫什麼,說真的我校對都已經不想看網路版的後記了,連後記都錯字那麼多啊,江娘真的才盡了……呃,好,帝尊剛剛叫我不要講得好像有才過一樣(什麼)。
  這些故事啊,說起來我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居然有人願意收,所以雖然因為最低印量的關係,事情變得有點麻煩,不過既然都答應帝尊了,也收到打字以來最多的心得了,再加上我對帝尊對小煞的謎之迷戀,加上我沒記錯我開始寫空煞空還不到半年就到可出本字數了,那也就只好順應對我家電腦的誓言了:今年,得出本。於是就搭啦,有了你手上這本書了……我很想這樣講,但其中辛酸血淚鬼哭狼嚎我不願再回想,如今我只想說哇真的有人願意收,以及還有那麼多人吃這個配對我該知足了。
  我真的很會廢話欸。(望前面)
  好,這一連串的故事的最源頭或許我該從戮世摩羅跟梁皇無忌對戰的時候用了輪迴之鏡,本來在看決戰的時候就覺得這孩子怎麼那麼倒楣啊的我,淪陷了,表面上是炎魔幻十郎在跟戮世摩羅打,實際上是梁皇無忌在跟戮世摩羅戰,但最後,基本上來說,是煞魔子在跟戮世摩羅殊死決,本來在輪迴之鏡那一段心疼得要死,卻在這個時候看見煞魔子,然後我就莫名在意了,到現在我好像想明白了,煞魔子根本就殺不了戮世摩羅,這點梁皇無忌知道,煞魔子怎麼可能不知道?但那時候我當然不是想到這個,我想的只是,如果是煞魔子陪在戮世摩羅身邊就好了,這樣根本超展開的念頭,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相信煞魔子會疼空帝這件事,這是個謎,只能說天注定,結果我喜歡上這個配對,寫了第一篇現代空煞〈豢養〉、也就是〈明日咫尺〉的原型,之後又因為寫親吻三十題而再次寫了空煞,意外得到許多的回應,然後同一天,我的電腦,死了,所以我一時腦子不清楚,獻上如果電腦平安歸來我就寫某兩個配對的文的祭品,雖然事後證明這孩子根本是抱著舊恙回來的,但無論如何文我是都寫了的,其中一篇就是現在看起來相當骨骼清奇(?)的〈記憶徬徨/記憶前行〉,我當初打到這個字數的時候還跟落雁沙即時轉播說我居然寫到兩萬六欸這怎麼可能,但我就是寫到了,一天四千字的進度寫到了,嗯,為何呢?這是個我至今沒想通的問題,但總之,我也忘記為什麼了,我跟那個臨時改筆名的未未(人家不叫未未)推坑成功,然後覺得單戀超棒的未未也產糧給我吃,加上和睦提供我資訊啊以及對空帝的愛之類的,然後我就想說,那來把〈豢養〉補一補好了,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寫著寫著,〈明日咫尺〉莫名其妙跟〈豢養〉變得沒半點關係,反而在奇怪的地方跟〈記憶徬徨〉、〈記憶前行〉牽扯不清,總之就跟每個創作者一樣,越牽越大啊我的天啊,結果到十一月寫到結局的時候,結局跟我一開始想的完全不一樣,我真的不能亂聽歌,聽歌誤事。
  校對啊、排版啊其中只能吞腹內的甘苦,說起來簡直可以講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我怕我熬到送印那天已經受不了任何印刷上的打擊了,反正這是我排版排到想死的時候開始打的後記,也許出書版跟網路版會不同因為我發現字好多,還是你們真的願意看我繼續胡言亂語?不要啦我們兩頁就好。奇怪,我本來想要認真講解我哪邊怎麼寫是為什麼的,但結果我就是開始哭訴了,所以說不要相信問謠,問謠是一隻金魚。雖然上一段最後說聽歌誤事,但很多文也是因為有聽到合適的歌才誕生的,以前後記都標註過歌名了,就不再多提了,雖然我也想過弄個歌單什麼的,但我真的、沒心力了,雖然有自己的書那個成就感真的是讓虛榮的問謠一再提早放出資訊,只是真的累到一直在崩潰,能持續出本的人真的好強大啊。嗯,好,你發現封面的問題了嗎?沒發現的話就當我沒說(你。),是說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早暴露我打文的習慣的問題,我很少收到讀者的疑問,像我拜託停在《決戰時刻》已久的落雁沙幫我校稿時,她提出的問題都是我沒想過的,像是豆子倒到線上是何,像是文章中似乎臺語(話說我至今搞不清楚或者我該說是閩南語還是河洛話,因為這三種稱呼聽說都政治不正確)與華語夾雜沒問題嗎,因為沒人問我就以為沒事了說,應該,沒有看不懂吧(汗顏)。喔不過劇情部分不懂是正常的,以後有機會的話你會讀到原因,呃、我這樣講真的好嗎?
  我不太確定但我猜想應該也是時候進入感謝時刻了,未未的意思我不太明白,但總之我從她開始寫好了,感謝未未給我推坑、產糧給我吃、陪我聊天,而且這本書,未未是催稿最兇的人(咦),而且因為我其實非常、不擅長跟人社交,所以如果不是未未的願望的話,我是不敢跟人問插花的,總之就這樣我有了帥氣的空帝的圖了哼哼,而且還因為未未的關係去跟畫了超好吃的煞魔子的靈夜請求插花,還得到應允了,對於未未除了感謝以外不知道說什麼(人家有老婆你是想幹嘛),對於靈夜就是,請收下我的愛!(你被拒絕好多次了記得嗎)感謝落雁沙的兩肋插刀校稿協力,聽說她要在hp only擺攤,祝她完稿順利(被揍),感謝柳‧危雩、梅莫黎恩、未未的封面意見提供,感謝和睦、阿米爾以及三十六雨上的眾家道友(抱歉許多人不曉得怎麼稱呼OTL),感謝sjiaban提供的各項資訊,感謝敬洵陪我聊空煞,做為一隻金魚我相信有缺漏的,但要謝的人太多了,我們謝天吧(你),最後,感謝金光,雖然我不知道寫煞魔子跟戮世摩羅這一段的是誰,但我很感謝你或者你們,當然還得謝謝我姊真琴,她真的每次都推我大坑不忍說,以及感謝點開網址看文以及收書的諸位,我書裡bug會很多,因為我才剛開始看《墨武俠鋒》,而且《魔戮血戰》看完以後很長一段時間我在追舊劇,這對一隻金魚來說很傷,如此你們還願意收下,真的萬般感謝,然後打後記的時候我還在思考讓我那個醜到被眾家嫌棄的字跡擺在書上真的好嗎,所以萬一我沒簽名,請見諒。
  感謝完了,真的得說一句:煞魔子我愛你、史仗義請到我碗裡!(於是被一人一魔合作無間地打飛)
  我提前感謝印刷廠能降低我的天運影響到書的成品嗎?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P.S. 最後的最後,出本教我最重要的事:中文真的好難。
  
  江問謠
  文件結束(這個不用打吧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