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雙王子小說本《足》後記

因為意外打得很長,還是放這裡好了。


總之發問看大家想看我談哪篇文,結果被問了雙王子小料本《足》,所以做出以下的回覆:

那本喔……其實我最在意的就是,原來蒼俏蒼跟俏蒼俏意思還有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標錯了(抹臉)好吧這個其實不是重點。其實我有點忘記順序了,因為本來是沒有相關的故事。

最開始的那個故事主要是因為找BGM的時候聽到混著雨聲的river flows in you,加上那個時候在寫親吻三十題,沒記錯的話,那時候我在前往公館的公車上,一邊搖晃一邊打的,雙王子的故事很容易出現的主題就是改變,畢竟差不多在《九龍變》到《魔戮血戰》那一段,蒼越和俏如來他們同時都經歷的劇變,在那之前他們都天真,在那之後,桃花依舊能開,只是人面已變,再加上那個時候,忘記誰提到俏如來的配對的時候說了一句,寫俏如來的時候,很多人總是特別強調他的盛世美顏,所以我就很想知道,在蒼越孤鳴眼中,俏如來的臉是什麼樣子,然後反過來又是怎麼樣,其他也都是雙王子很常見的議題(?)啊,像是信任、像是覺得對方是另一個自己等等的,但是說到底,最重要的是雙王子之間安靜的氛圍吧。

第二個故事其實也是親吻三十題出來,我忘記為什麼,那時候就跟阿柳談論了苗王牌吹風機,其實那個時候好像也還沒追到四俏,就是隱約聽到他很放飛的傳聞而試著寫了下,雖然我從來就不認為俏如來是什麼好欺負的,但我好奇,當減少隱藏自己的俏如來,再次遇到蒼越了,會是怎樣光景,順便偷渡了點地門的東西進去,因為好像沒有人問過蒼越(或者我忘了),他想不想忘記一切,進入地門的美好世界,所以我寫了蒼越對於傷痕的看法,當然照往例,我是不會讓狐狸專美於前撩兔不用還的。

第三個故事基本上就是暴衝了。最開始只是一些螢火蟲的照片,所以我想讓蒼越放鬆地叫一次娘子看看,並不是說把俏如來當女孩子,而是當作伴侶的意味上,我總覺得,蒼越應該是渴望家庭的,但是他不可能跟俏如來這樣說,結果後來也不知道腦洞怎麼挖的,蒼越就被拐去東瀛度假了。其實我很喜歡那邊,俏如來本來想問傷口還痛不痛,但是又覺得自己問這個問題不好,蒼越也難回應,結果就沒繼續說下去,但蒼越卻反問俏如來,你的傷口好了嗎?他們這樣互相疼惜對方的模式,我很喜歡。不過我好像不小心埋了伏筆,蒼越跟精忠做的夢,其實我以前記梗寫過……雖然我現在沒什麼心力,但當時到底是不是想寫長,我就不太記得了。後面可能因為我趕稿感到昏頭了(我是場次前一天才送印的唉),所以該有的註記都沒怎麼寫到,不然我該坦言我其實對日本很不熟,只好說服自己這個東瀛不是那個東瀛(什),裡面改寫了〈越人歌〉,還有那個格桑梅朵,其實因為時間很趕,也只看了中文的資料而已,至於「慧極必傷,情深不壽」,聽說是出自《書劍恩仇錄》。

其實我想書名的時候就陷入困擾了,我覺得只要足這個字就可以了,滿足、足夠,都比不上這一個字,但果然第一個想到的是腳,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辦好(笑哭)但看到最後應該就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了吧。因為是本命CP的關係嗎,我總覺得很難對他們做什麼太過分的事,同時也覺得很難寫,最後莫名其妙趕出了這麼一份小料我也很意外,還差點無法完售,雖然最後打平收支,還是超想哭的,不過這是另一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