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轉瞬微光 04

金光布袋戲同人‧戮世摩羅X煞魔子X戮世摩羅

以及可能有點謎,但這也是寫文用BGM:King - Lauren Aquilina (Lyrics) - YouTube

  • 這章開頭有點輔導級。





  「我剛剛想起一件事……」史仗義忽然從他脖子上離開,直視著他說。

  「什麼?」被壓在床上的煞魔子努力運轉了下略有些昏沉的腦子,接著帶著幾分倦怠說:「如果你想說的是覺得和啃雞脖子很像之類的事,請你別說。」

  「雖然你現在好像比較能跟上我的思路了,但我不是要說這個。」史仗義的手指掃開煞魔子亂在臉頰上的髮絲,順便吻了一口。

  「嗯,別鬧……」煞魔子皺眉揮開正在作亂的嘴唇,對方卻順勢從他的手臂開始往下吻,直到手肘上一個微微泛白的傷疤。

  「我只是想到你還有事情沒告訴我,對嗎?」

  史仗義的髮絲在他喉結周圍反覆刮著,他忍不住癢而咳了兩聲,接著瞪了對方一眼。

  「我可以把這個視為誘惑嗎?」

  「我想我知道你最近追的劇是什麼了,但是你真的要現在討論這個?」

  「我怕你中途喊了什麼,我會一輩子不舉……」史仗義趴在他胸口低聲說,手指不忘在他胸膛上畫著詭異的圓圈。

  煞魔子試圖翻了個白眼,但顯然有點失敗,原本環在史仗義背上的手往下墜落,在床上彈了兩下。






  史仗義最後並沒有等到煞魔子的電話,他不由得覺得自己猜錯劇本了,只剩十分鐘,他待在片場門口最後一次看了手機,接著原本要進去了,卻聽見身後有奔跑聲,他想著還有十分鐘,而且今天的戲分該提早到的演員似乎主要是他,其他人實在沒必要那麼趕,所以回頭看到煞魔子時,他確實很訝異。

  「這次……是美國電影?」

  「你到底、哈啊……在說什麼?」剛停下來的煞魔子一邊雙手按著膝蓋一邊喘著。

  「我以為你的戲分在下午。所以早安啊,同事?」史仗義打開後背包拿出一瓶經紀人上次塞給他、然後他也忘記拿出來的礦泉水,走過去替煞魔子取了他手上的提袋、並將水交給對方。

  煞魔子皺眉似乎想瞪他,但最後只是接下那瓶水,仰頭將整瓶喝完。

  史仗義接過空瓶,要將提袋還回去時卻被拒絕了。

  「你知道我的戲分在下午。」

  「是啊,這一場你不是跟我對戲啊。」

  煞魔子的眼睛向上轉了一圈,似乎是想翻白眼,但不怎麼順利,接著他逕直走進片場,史仗義在與他錯身而過時聽見對方咕噥一句:「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求早餐啊?」

  第一,反正你有空也會提早來盯著我演戲。

  第二,早起比較健康。

  第三……

  史仗義打開提袋,看著裡面夾了滿滿配料的三明治,低聲道:「你早餐有吃那麼好嗎?」

  第三,我哪知道你真的會來啊?

  這一天並沒有什麼不同,只除了他在進更衣室時,對剛換好戲服的煞魔子隨口問了一句:「今天到底什麼日子啊?」

  「我生日。」撇開視線不去看人的煞魔子輕輕推開擋路的對方,走了出去,史仗義愣著目送對方的背影。

  於是,當煞魔子下戲時看到史仗義還穿著戮世摩羅的裝束抱胸擋在那邊等他時,換他愣住了。

  「雖然我覺得我該買個蛋糕,但是造型師說他不想加班,如果我出去就……算了,反正你也比較喜歡戮世摩羅的樣子,所以你想要什麼禮物?」

  煞魔子的眼睛快速眨動著,卻始終一言不發,史仗義正開始自我質疑並打算問對方自己是不是誤會了時,煞魔子說:「請安靜一分鐘然後不要動。」

  史仗義雖然很莫名,還是聳了聳肩,接著就被煞魔子給抱住了。

  他第一次發現不能說話有多痛苦,尤其煞魔子本來就比他矮一點,戮世摩羅的鞋子還有跟,這讓他的腰有點痠。

  「……我喜歡你,謝謝。」

  ……好喔?現在他覺得不能說話更痛苦了喔。

  史仗義一邊數著時間,一邊思考是不是他現在把煞魔子攔腰抱走,工作人員也只會以為他們在演戲,接著聽見煞魔子在他耳邊的嘆息,「好了,時間到,謝謝。」然後煞魔子就走了……?

  現在到底演哪齣?

  史仗義不由得想,這大概就是被貓耍了的感覺?

  於是換回常服後,他看了眼時間,並沒有照往常的路線回去,反而繞了點路,穿過公車站附近的那個公園,走入一家水族寵物用品店。

  他在一個櫥窗前停下,裡面有一隻白貓,正懨懨地趴在那裡,尾巴百無聊賴地揮著,蓬鬆的白毛幾乎占據了半個櫥窗。

  接著他蹲下來看了許久,那隻也許是波斯貓的白貓才睜眼看了他一會兒,和印象中的顏色一樣,是非常漂亮的異色瞳。

  太久沒來了,都忘記貓咪長什麼樣子了,才會在看到煞魔子的眼睛時沒想起來到底是哪隻貓。

  他其實一直很想養隻貓,但因為職業的關係,又怕自己因為工作而無法照顧對方,反而對這個小生命是種傷害,結果就養成了去附近的寵物店看貓的習慣。

  生命的重量,他覺得自己擔負不起,很久以前曾經撿到過一隻兔子,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將兔子丟在那種莫名其妙的地方,但他就是撿到了,然而一週後,兔子死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從那次之後他就不敢在思考養寵物的事情,生命的重量太沉重,他永遠兔子死前掙扎的模樣,於是後來他去看了所有養兔子的書,試圖去了解原因,但他再也不可能知道真實的原因。

  於是他選擇只是看著這些貓,幫忙轉發送養或中途的資訊,也捐錢捐物資給流浪動物機構,但從來沒有領養過任何一隻。

  「我今天好像被你的同類耍了。」史仗義說完,噗哧一笑,弄不清楚自己在幹嘛了。

  貓咪看了他許久,站起來走了兩圈又窩回去時下流行的吐司墊上。

  「我就當這是安慰了喔?」

  史仗義又看了好一陣子才站起來,正打算要離開免得隔壁窗的小貓繼續試圖朝他的方向蹦跳,卻看到不遠處的煞魔子。

  而且購物籃裡有潔牙棒?

  他維持著雙手還扶腿上的姿勢,頭一偏,「你好啊,同事?」

  「你……」煞魔子吐出口氣,無奈道:「你有對櫥窗裡的貓說話的習慣?」

  「平常沒有,但今天特別啊,壽星。」史仗義站起來,指了指他的籃子,「你有養狗?」

  「室友的,」煞魔子嘆了口氣,「他好幾個禮拜沒回來了,總不能不管。」

  「我說啊,沒人告訴你不可以隨便嘆氣,幸福會飛走嗎?」

  煞魔子不置可否地乾脆沉默了,史仗義也沒繼續說,只是朝櫥窗揮了揮手,便走向煞魔子。

  「雖然我想你應該不在意,但那種貓通常聽不見。」

  「你有養貓?」

  「不是,別人說的,有虹膜異色症的貓通常有失聰問題。」

  「但是你聽得到啊。」

  「我又不是貓。」煞魔子沒好氣的說,將潔牙棒放在結帳櫃檯上,接著讓店員連擺在櫃檯邊的一包狗糧一起結帳。

  「不要告訴我你要背這個回去。」史仗義望著對方將潔牙棒放進背包裡,接著雙手拉住狗糧包裝兩角。

  「我有騎車。」

  「你知道你其實可以請店員幫忙……算了。」史仗義替他抬起另一側。

  「謝謝。」煞魔子低著頭說。

  他們一起將狗糧搬到摩托車上,接著史仗義說:「我忽然想起來,你知道熾閻天他之前當過消防員嗎?我記得那個好像要經過一個扛沙包跑步的測驗。」

  「應該比這個重吧?」

  「我不太記得,三十公斤跑不掉吧。」

  「總之,謝謝你。」

  「下次再請我吃早餐啊?」

  「你到底多喜歡吃早餐啊?」煞魔子嘟囔了句。

  「早餐要吃得像國王啊,何況我是修羅國度未來帝尊。」

  「……好吧。我先走了,再見。」煞魔子才剛要戴上安全帽,史仗義趕忙說:「等等。」

  「什麼?」煞魔子才轉頭,臉頰就被親了一下。

  「生日快樂啊。」

  「謝謝。」煞魔子悶聲說道,接著騎上車就快速離去了,雖然有記得戴好安全帽。

  史仗義聳了聳肩,也踏上回家的路。

  其實他無法說明為什麼,他也很清楚煞魔子的告白不全然是告白,既然這樣他實在沒必要親他,而且又不是在拍戲。

  真的不懂啊。

  他靠在懶骨頭上一邊滑著手機一邊想,手機上顯示的是經紀公司給煞魔子開的粉絲專頁,上面寫的生日分明不是今天。

  還有,在對方去搬狗糧的時候,他看見對方手肘上有個傷疤,他不曉得為什麼忽然在意起來。

  ──直到煞魔子向他投以懷疑的目光,他才想到他是不是該在心裡發誓他不是在搭訕。

  遞給對方水的那手尷尬地收回來。

  「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忽然抱住你說那些話,我不是那個意思。」

  「雖然我懂你的意思,但是親愛的同事,你可以不要看著手機裡的備忘錄說,而是看著我本人說嗎?」

  「我覺得很尷尬。」

  「所以你打算告訴我原因?」

  「沒有。」

  「是喔。」史仗義瞇起眼睛,「那你要告訴我你手肘上的傷口是怎麼回事嗎?」

  煞魔子瞄了他一眼,接著說:「車禍。很久之前的。」

  「就這樣?」

  「我不知道你還要我說什麼。」

  「也沒什麼,我就是覺得我被玩弄了而已。」史仗義聳聳肩,正要離開卻被拉住。

  「我不是那個意思。」

  史仗義看著他,卻將拉住自己的那手挪開,「我知道你不會喜歡我,你說過類似的話了。」

  「我……」

  「我得去換戲服了,造型師他看起來有點快抓狂了。」史仗義輕拍了拍煞魔子的頭便離開了。

  說真的,雖然想過也許有一天會被粉絲堵這種事,但史仗義沒想過這個人會是煞魔子。

  「同事,你是打算拿照片出來給我簽名嗎?」

  這是在他們連續三個禮拜因為各種巧合以及史仗義刻意迴避之下第一次對話。

  「沒有,你到底都在想什麼……」煞魔子無奈道。

  於是史仗義戳了戳正在壁咚他的煞魔子的肩膀說:「那是因為你有前科啊,親愛的同事。」

  煞魔子安靜了好一會兒後說:「我喜歡戮世摩羅。」

  「我知道啊,你不用為了這種事情壁咚我,我以為你有我的號碼。」

  「你會接嗎?」

  「你又沒打過,你怎麼知道我不會接?」

  「……因為我沒想過我喜不喜歡你。」

  「不意外。」

  「所以我開始思考這件事。」

  「第一,說話的時候看著我,我的臉不在地板上,謝謝,第二,至少你入戲不深,這算好事,第三,所以呢?」

  「我還是不知道,所以我想先問你。」

  「雖然可以給你問,但我覺得你的經紀人快過來了,我有看到他的車。」

  「……你真的喜歡我?」

  「你沒聽過『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離』嗎?也許我只是因為覺得被你耍了而很不爽而已,誰知道?」

  煞魔子嘆了口氣,「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的實話很傷人?」

  「我該說彼此彼此嗎?」

  「而且我確實覺得受傷。」

  語音方落,史仗義還來不及表示意見,就被吻了。

  一開始確實因為很錯愕而無法動彈,但他不過是稍微低頭往對方靠了一點,煞魔子便馬上嚇到一般退開了。

  「我還有,通告。」

  史仗義吐出一口氣,揮了揮手表示快去,煞魔子便離開了。

  結果本來該回家的史仗義又進了那家寵物用品店,盯著今天也不肯理他的貓看。寵物店的店員們早對這樣的客人習慣了,也沒有特別上去推銷,於是史仗義就這樣看著那隻貓良久,直到手機震動了一下,他從口袋中取出手機時,看見一封來自煞魔子的簡訊。

  ──明天還一起吃早餐嗎?

  「竟然沒打算吃完就裝作沒事嗎?」史仗義低喃著,沒注意到貓懶洋洋地瞥了他一眼。

  ──你還欠我早餐,還有,給我你Line的ID吧。

  送出。

  



我寫的備忘,從上一章,拖到這一章還沒寫,我開始懷疑這個故事到底多長,但每次我開始懷疑,它就會很快結束。
無論如何,印調進行中:空煞空小說本印量調查 - 浣殘香
走過路過有興趣就不要錯過替我填一下吧,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