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騙你的

金光布袋戲同人‧欲星移x夢虯孫x欲星移

  • 祝師相生日快樂,匆促寫就。
  • AU,細節迷子,OOC。
  • BGM:戯言スピーカー




  「欲星移你這個騙子!」






  「那你為什麼還是相信我了?堂弟。」

  夢虯孫分明知道這只是夢,但他的怒氣卻是真的,如果說有什麼欲星移一定會算到的,那就是他會生氣這件事,因為欲星移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惹他生氣,先是一次又一次以給予為名不斷掠奪他所有的,諸如自由、人際,用「龍子」這個稱呼,自以為是地把他豢養在皇城這個牢籠,接著又一次次把自己算計進去,去找北冥觴、去守龍涎口、騙他鱗王已死等等的,最後,他總算反叛皇室,以為早已離開了對方的算計,卻到終戰才知道,到頭來他又被擺了一道,溫柔也好、用他喜歡的百里聞香引誘他也好、讓他漸漸站在皇城這邊而不自知也好、讓他反叛也好,總之什麼都是欲星移的計畫,他不過就是個棋子,左一聲龍子、右一聲堂弟喊得順口喊得親密,結果只是更讓他感到噁心。

  「欲星移,我最討厭的就是你,你說我相信你?」

  欲星移慢慢走過來,反問他:「討厭和相信從來是兩件事,你懂這個道理,而且,你如果不是相信我,為什麼依你對我的理解,卻沒有再多想一層、沒有更防備我?」

  「哈?所以照你的說法,這還是怪我?」

  「我只是在問你為什麼,為什麼信我?我和你說過,真相是越辯越明,而且你也學得很好,為什麼你信我?」

  「我才沒有──」當夢虯孫喊出這句之後,腦海中出現的是欲星移也曾經伏在他耳邊對他說:「懷疑所有人,包括我。」

  那時候他是怎麼回答的?

  他說:「我從來沒有相信過你。」

  「你信我了,所以你相信留在皇城這裡是正確的選擇,所以……」

  「所以是我害死了刀叔!」夢虯孫大吼。

  往昔的一切畫面流水一般沖進腦海之中,他毫無招架之力,只能溺斃。






  耳邊的滴滴聲似乎在哪裡聽過。

  對了,醫院。

  生理監測器代表心跳的聲音,不只一個人的,聲音雖有規律,卻全是錯開的,雖然他應該不算意識不清,但是所能思考的也只剩下看得見的畫面,比如灰暗的房間、簾幕,他不曉得第幾次看見帶著手術帽的人才反應過來應該是護理人員,但他還沒有餘裕思考,只聽懂了對方要他在量血壓時手要打直的指示,夾在手指上的器械似乎被取下了,除了疼痛以外,他只能注意到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被推出去時他是醒著的,也看見了術後恢復室的牌子,等回到病房、換好床以後,他便又睡了過去,睡著以前看到的人,看起來很眼熟。

  這次他沒有睡很久,北冥封宇進來時,他已經醒了五個小時,趁著麻醉藥還沒全退,他將食指抵在雙脣,北冥封宇瞄了一眼陪睡床上鼓起的被子,接著從公事包中拿出一個檔案夾。

  「不用那樣看我,我知道你需要靜養,但你沒看到結案報告,你也不會放心休息,我說的有錯?」北冥封宇壓低音量說完後,伴隨了一個招牌嘆息──局裡的人都說,如果不是北冥封宇的婚戒一直沒拿下來,恐怕淪陷芳心的人會更多,他們局長被媒體採訪過一次至今,真的無論嘆息還是他本人快變成招牌了,同事們不只一次表示這裡快變成婚姻介紹所了,尤其是在幾位同仁拜此之賜真的找到另一半後,他們老愛戲稱為王的北冥封宇又多了一個綽號「月老」。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有些想笑了,如果不是意識到有傷在身,怕傷口又裂開,他真想直接笑出來。

  他大概翻過資料,雖然靠著機械床他能勉強坐起來,但要看字還是有困難,因此他快速翻到最後,確認事件已妥善收尾,便將資料還給北冥封宇。

  由於病房也不是什麼適合談事情的地方,北冥封宇慰問幾句便離開了。

  陪睡床上的人醒來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大概是手機響起來的時候。

  沒人告訴過你病人需要休息,手機請調靜音嗎?

  雖然他很想這樣說,不過由於插管麻醉以及禁食的關係,他現在還無法說話,雖然如此,對方倒是代替他說話了。

  「欲星移你這隻臭墨魚!終於醒了!」

  堂弟,冷靜點。

  在夢虯孫醒來後,欲星移便沒有餘裕計算時間了,對方一直說,把他才從北冥封宇帶來的卷宗中看過的資訊都說完了,欲星移的禁食也結束了,剛好趕上夢虯孫又一次稱呼他為騙子。

  欲星移用仍然沙啞難聽的嗓音問:「那你為何相信我?」

  聒噪了好一段時間的夢虯孫卻安靜下來。

  他們是夥伴,也是堂兄弟,這給夢虯孫帶來不少麻煩,畢竟欲星移差一點就頂替了未珊瑚的位置成了副局長,而未珊瑚又是夢虯孫的表姊,這一團亂的親戚關係,讓夢虯孫在派系鬥爭中腹背受敵。

  雖然夢虯孫多有抱怨,然而即使在辦案過程中,曾經有一次對欲星移起疑,也將資料呈上去了,但偏偏,不是將欲星移勾結的證據交給他的敵人未珊瑚,卻是交給最親信欲星移的北冥封宇。

  結果如何可想而知。

  當時夢虯孫惱怒地進了車,欲星移正在駕駛座上喝最後一口咖啡,欲星移放下杯子,直視著前方,語帶疑惑地對夢虯孫說:「我確實說過那些證據隨便你處理……」

  「怎樣!所以我交給王了啊!」

  欲星移狀似困擾地嘆了口氣,雖然也可能是為了車子又被夢虯孫用力踢了一腳,猶豫了一會兒才說:「你該懷疑所有人,包括我。」

  「我不懷疑你我整理那些證據都是假的啊!」

  但是直到最後,夢虯孫都沒有把資料交給未珊瑚一派──於是,爆炸案發生了。

  欲星移的所有嫌疑都是真的,他確實是主使者,隨著追案過程,很明顯,欲星移的涉案可能越來越高,但夢虯孫儘管把這些都攤開了講,卻也只是如此。

  那些人質,那些搶匪,那些毒品交易,全都在夢虯孫眼皮下發生,然而他無能為力。

  在爆炸前一分鐘,欲星移錯愕地看著還待在裡面的夢虯孫,接著將他從落地窗外的陽臺丟出去。

  夢虯孫對他吼的最後一句話就是:「欲星移你這個騙子!」

  因為他曾經那麼多次說:「你再追下去,我可能得殺你,堂弟。」

  然而最後卻讓他摔在早已備好的充氣墊上。

  人質全數倖免,而真正主導的未珊瑚也落案了以後,北冥封宇才收到了交代事情始末的信,那是哪怕當初他的青梅竹馬欲星移只丟了一句「你信不信我」,他就在真相不明的情況下批准的計畫,北冥封宇嘆了口氣,將欲星移預約寄送的電子郵件轉交給夢虯孫。

  收到信時,夢虯孫正等在手術室外,欲星移為了扔他出去,沒來得及逃生,手術進入第十個小時。

  「所以,你為何信我?堂弟。」

  欲星移看著夢虯孫良久,忽然有些後悔沒有像電視劇那樣,假裝自己失憶了什麼的,他現在講得喉嚨好痛。

  「如果,」夢虯孫吸了一口氣,「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你絕對不會去傷害,那就是局長。」

  所以呢?

  欲星移靜靜看著他。

  「對我來說,那個人是你。」

  ……欸?

  欲星移還沒來得及表達自己的困惑,已經被夢虯孫吻了。

  他緩緩眨眼,在夢虯孫退到一旁後說:「四等親不能結婚喔。」

  「……臭墨魚你現在都已經真的很臭了嘴巴放乾淨一點行不行!」

  不要為難病人啊。

  欲星移困擾地笑了笑,他真想告訴夢虯孫他的夢,在那個夢裡,夢虯孫也是被算計的那個,不同的是,欲星移沒有選擇保全他的萬全之策,最後也由於無法從沉痾殘軀中醒來,只能任由夢虯孫崩壞到無以復返,曾經給予的容忍、溫柔以及諸多特殊待遇,到最後也只成為了背叛前的補償。

  同樣一句咬牙切齒的欲星移,在夢裡,是他再也無能轉圜的信任破滅。

  無論什麼時候,他堂弟都好笨啊,怎麼辦……含在口裡那句「騙你的」沒辦法說出口,就算他曾經背離原則,直接叫夢虯孫懷疑他。

  這次該怎麼辦呢,他好像不太想騙他了。

  欲星移作勢拉了拉夢虯孫的衣角,然後親了他一下。

  「就跟你說你現在很臭了──!」

  叩叩。

  「請小聲一點,這裡是醫院!……夢虯孫?」

  哇,進來的護理師也是熟人欸,堂弟,加油,堂哥支持你。

  欲星移看著誤芭蕉與夢虯孫之間微妙的氣氛,想起早前打來卻被夢虯孫掛斷的人是北冥縝,快憋不住的笑果然震痛了傷口。

  


知道是師相生日,然後去散個步回來就打出來了。
好吧,我承認我又快看完一部美劇了,所以才會出現這種警匪AU。
師相生日這天,三十六雨因為發帖達到三百,成為精靈王(?),又發了印調,還不小心重拾了當天打生日賀文的壞習慣(我好久沒寫生日賀文這種東西了),師相~看在我對你那麼好的份上請回贈我生日禮物~(捧碗)
(欲:這算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