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依依

金光布袋戲同人‧北冥華X北冥異

  • 下戲設定。
  • 因為跟其他下戲設定有串聯的關係,所以有一點縝硯。
  • 攻受沒寫錯,拉燈。
  • 對北冥異沒有很熟,OOC可能性高。







  

  這是北冥華第一次接到戲劇類的戲約,在這次以前,他總是在試鏡的時候就被刷掉,雖然有過例外──但他還是因為差點被潛規則,接著便把贊助商的鼻梁打歪了,想當然爾,最後那個角色還是成了他人的囊中之物;相較之下,北冥異就不一樣了,北冥異明明和他一樣是童星起家,但戲約與廣告通告不斷,甚至聽說中國方面有意請他過去演電影。

  北冥華越想越氣,那傢伙還不是靠討巧賣乖的?都幾歲的人了,還只會用童星那招,賣萌可恥。

  「皇兄?」北冥異見北冥華拿著劇本一直在唸著什麼,不過根據他的經驗,真的是在背臺詞的機率很低,否則他不會看起來頭頂上像有白煙在飄,「皇兄。」他輕輕將雙手放在北冥華肩上,大概是戲服太厚重,北冥華並沒有發現,北冥異緩緩靠上對方的耳邊,嘴唇輕啟間一句軟噥的:「哥……」吹到北冥華耳裡,北冥華一僵,摀著耳朵要躲,但因為北冥異在他背後,所以反而在他將要跌下椅子前雙手一按,將他固定在椅子上。

  北冥華雙肩一扭,嫌惡地甩開他,北冥異原本手要離開了,卻又按回去,仍然稚嫩的聲音說著:「皇兄,你剛才練習的臺詞……」

  「怎樣?哼,我現在連背臺詞也要跟你報備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可是,」北冥異雙手一滑,從他人的角度來看,就像是被下擺絆了一跤才跌到北冥華背上,因此沒人看見北冥異一手摀著北冥華的嘴、一手拿著小耳機塞進北冥華另一邊耳裡,而這邊,他還是用那樣聽上去無害的嗓音繼續說:「皇兄那句小賤人喊得那麼順口,是嫌棄異兒晚上喊太多聲皇兄了嗎?」明明沒真的碰到,卻像被北冥異的舌頭舔過耳朵一樣,北冥華想躲,北冥異卻用全身的重量壓著他不讓他起來,體溫穿過重重厚重的戲服,抵達了肌膚。

  「不知羞恥!」北冥華悶在北冥異掌中說著,臉卻越來越紅,耳機那頭撥放的呻吟聲越來越急促,那天發生了什麼事,就算他不記得,但北冥異錄音錄影全都做全了,他根本不可能賴掉,甚至北冥異頸邊的吻痕以及頸後的咬痕都還在,他自己也……胡說,他怎麼可能賴掉,男子漢敢做敢當。

  只是他逃過了製片,卻還是被灌得爛醉,到底還是從一個陷阱跳到另一個陷阱了。然而當他想和其他人商量這件事的時候,卻發現以前當他的經紀人的狷螭狂也轉行來演戲了,一樣都是演員,他怎麼可能留把柄給那個背叛他的人(還說會好好帶他出道,都是胡扯),他才不是沒有朋友……只是他最近要找北冥縝去喝酒的時候硯寒清都會忽然出現,硯寒清的父母,一個是有名的演員,另一個曾經是曇花一現的歌手、結果後來才知道,原來其實算是片商第二代,都是必須打好關係的對象,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硯寒清對北冥縝的態度就是和對其他人不一樣。

  太過分了,每個人都這樣。北冥異永遠是被優先選擇的,北冥縝本來也因為還是藝校學生而需要人提攜、沒什麼人脈,結果現在硯寒清也對他青眼有加,只有自己……嘖。

  「皇兄……」

  「怎樣啦!吵死了你們都、嗚……」北冥華還沒發現北冥異是什麼時候鬆開手的,嘴唇已經被含咬住,被吸啜的方式情色到讓他隱隱約約想起那天晚上的畫面,更別提,耳機裡面那段老是被北冥異拿來威脅他的錄音正是情熱……他是個每天早上都會有的正常青年好嗎!

  「皇兄,」北冥異又親了親北冥華的嘴角、鼻尖,「皇兄你又不要異兒了嗎?」

  「北冥異!」北冥華咬牙切齒地喊著他。

  「怎樣?」北冥異回答時的聲音卻瞬間清冷了,似乎多添加了幾分鄙夷的味道。

  「你是不是人格分裂啊!」

  看著北冥華氣得通紅的臉頰,北冥異忍不住咬了一口,手掌往下一滑,按在北冥華胯下,「皇兄不負責醫好異兒嗎?」

  「北冥異!」

  北冥異又摀住北冥華的嘴,「皇兄,你現在喊那麼大聲,大家都知道我們的關係了。」

  「什麼關係,誰跟你有關係,你亂叫也叫夠了吧!放手!」北冥華雖然被摀著嘴但還是努力表達出自己的意思,儘管在旁人聽起來可能只是奇怪的嗚咽聲,但北冥異自然能聽清楚對方的話。

  這也是北冥華討厭他的點之一,小時候北冥異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住在他家,他本來還以為那真的是他的弟弟,什麼好的都跟他分享,因為爸爸說這才是一個好哥哥該有的樣子,結果,這傢伙根本別人家的不說,每個遊戲、每次考試成績,什麼都比他好,本來以為是弟弟就忍下來了,結果對方根本不是,北冥異離家前一晚,他總算忍不住一次性爆發,結果北冥異只是冷冷看著他,一句:「因為你笨啊,哥。」

  「不准叫我哥!誰是你哥!」

  自此樑子正式結下。

  現在還趁著戲裡演兄弟,硬拉著他喊皇兄還自稱異兒,都幾歲的人了,人前跟他裝得親密,人後一直把他當白痴,在那晚以後,又莫名其妙變成這個樣子,北冥異到底有什麼問題啊!

  而且北冥異現在還在弄他!

  「皇兄,你不先處理一下嗎?要異兒幫你嗎?」還是無辜的聲音,手上的動作卻越來越惡意。

  北冥華當然不可能在這種狀況下上戲,也還好他夠敬業,本來就是提早來的,還有一段時間。

  「閃開!」這次北冥異總算沒繼續押著他,北冥華滿臉憤怒地要去洗手間,卻忽然被一拉,拉進了更衣室裡。

  出來以後雖然兩人臉上都有脫妝,重上妝時,化妝師只想著應該是最近太熱,也沒在意,只是腮紅的部分都不用上了,兩人臉上俱是紅潤。

  「……你到底想幹嘛?」北冥華壓抑著內心的煩躁問,北冥異還在給他整理假髮上的裝飾。

  「如果你是真的不知道,那你真的很笨。」

  「我哪裡笨!我至少一定比你聰明!」

  ──不,你很笨,你是真的不知道。

  北冥異想著,繼續整理著北冥華的假髮。

  最開始,他只想要得到「爸爸」的喜愛,所以一直努力當個好孩子,雖然哥哥很自以為是又蠢,但他也忍下來了,甚至覺得這樣也不錯,但是天不從人願,他的原生家庭找上來了,他花了多少時間才擺脫那一家子吸血鬼,接著等到一切安頓下來,他才發現自己竟然在想念北冥華的蠢臉。

  這讓他很不滿,就算後來遇到也刻意對北冥華擺出惡劣的態度,原本以為就這樣了,但是當北冥華從他原本要去的包廂裡跑出來、衣服早已被扯得凌亂的時候,他忽然有些迷惘。北冥華當初搶了這個戲約,到底是因為他自己想試,還是知道這個製片素行不良?──接著他想起小時候,他被老師誣陷偷錢的時候,北冥華跑到他們教室,老師那一巴掌打在北冥華的臉上,他的臉都紅腫了,還擋在他面前,那天,不只牽著他的手回家,還硬要跑到他房裡跟他一起睡,那還是盛夏的事,害他睡得全身是汗還因此發燒了。

  所以,北冥異才會帶被灌醉、已經走不了幾步路的北冥華去了附近的酒店,其實,不是北冥華硬上,北冥華喝醉的時候和他平常的傻樣不同,反而很安靜,是北冥異故意去引誘他的。

  立在床頭桌上的手機錄影著,但是他在北冥華耳邊低語的那句我喜歡你,小聲到錄不進去。

  最開始,對北冥華好,只是要維持人前的形象而已,後來,北冥華知道他們不是親兄弟以後的態度轉變,他也跟著懶得偽裝了,反正北冥華說的,別人不會相信,只會當北冥華那是嫉妒,到現在──他已經知道這是喜歡,那他只想寵壞他,讓他離不開自己。

  靠近北冥華的一切他都討厭,包括北冥華曾經依賴不已的狷螭狂,只是他對北冥華太了解了,不能用狷螭狂的方式,在他已經討厭自己以後,也不能一味地對他好,他不會領情,反而,越是讓他捉摸不定,越能抓住他的注意力,他越會全心全意想著自己。

  「皇兄……」拍完戲以後,北冥異忽然輕輕喊了他一聲,北冥華不耐煩地回頭,一句怒氣沖沖的「幹嘛」還沒出口,北冥異已經倒在他身上。

  「喂!你怎麼了?」北冥華試圖從對方細若蚊蚋的聲音中聽清楚對方的話語,脖子卻被對方的髮梢蹭過,微癢的感覺讓腦海中瞬間閃過飯店暈黃的燈光下,有誰的手將觸未觸地在他頸畔。

  「皇兄,背異兒回家。」

  「你是又在說什麼了?」

  「我是說……」北冥華聽不清楚接下來的話,只得低頭,那慵懶無力的嗓音吹拂著他的臉頰:「皇兄,下次還是帶套吧,弄髒我了。」

  「……北冥異!」

  「怎麼了?」聽見北冥華的聲音而過來的北冥縝不解地看著北冥異被北冥華抱著的樣子,「異弟不舒服嗎?你要不要先帶他回去?」

  「為什麼我要帶他回去?」

  北冥縝奇怪地問道:「你們不是……」卻被隨後過來的硯寒清打斷。

  「殿下的意思是,你們不是住得很近嗎?」

  「從北冥異開始,你們怎麼一個個都維持著戲裡的稱呼啊?莫名其妙。」北冥華咕噥著,雖然覺得麻煩,但人也算是被他弄成這樣的,他只得依言先將北冥異帶回北冥異的租屋處,怎知北冥異看到床就直接倒上去了,害他也不知道要怎麼辦,他總不能把人扔著就走,只好氣悶地坐在床邊的懶骨頭上,幾次避開視線,最後還是忍不住去看那張和小時候相差無幾的臉龐,接著伸出手撥開他額頭上的碎髮。

  「要叫是不會好好叫哥喔?」他說完下一秒,卻想起對方上次叫他哥的時候,是在弄他,而不住滿臉通紅,現在這樣到底算什麼,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不要走。」

  北冥華看向北冥異,還以為對方已經醒了,結果卻只是夢囈,「你下戲就不要我了……」聽著越來越怪異的內容,北冥華眨了眨眼,不知道怎麼搞地,就摸了摸北冥異的頭。

  「我就不走,怎樣?快睡。」

  北冥華忽然想起,戲棚裡一直有關於北冥縝和硯寒清的流言,說硯寒清好像喜歡北冥縝,但北冥縝一直不知道,他聯想到剛才北冥異說的話,所以,下戲以後也沿用戲中的稱呼,是為了保留在層關係嗎?

  怎麼可能?這是北冥異欸。

  這是他的弟弟……才怪,才不是弟弟。

  北冥華看著對方微微張著唇的睡顏,莫名其妙地覺得,他很可愛了。

  「可惡……知道了,等你睡醒,就帶你回我們家。」反正,他也打算回家一趟。

  不是因為爸想他,更不是因為想跟他一起睡一張床……哼,自己一個人住外面就三餐都不正常吃、晚上一定也沒睡好,都靠化妝蓋過去。

  「你啊,要當演員還不合格,還不好好學學我……」北冥華繼續摸著北冥異的髮絲,儘管是柔順的短髮,手指卻像偶然遇到打結處、被糾纏住一樣,總想將那結解開,反覆梳理,只是再也尋覓不著。

  ──乖乖當我弟弟就好,逞什麼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