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浮生若夢 壹之二

金光布袋戲同人‧戮世摩羅X煞魔子X戮世摩羅

  • 就算我更新但他還是坑。






  「我小的時候住這裡。」像回答他心裡的疑惑一般,戮世摩羅忽然開口,「這間房間平常用來放雜物,不過也曾經有一個假尼姑和假和尚來借住過,他們謀財害命,最後什麼也沒得到,雖然這不是重點,總之,這裡不會有可以使用的蠟燭。」

  他被塵埃弄得咳了兩下,然後走向下一個房間,煞魔子看了看四周,已經許久沒有人跡,厚重的一層灰纏著掉落的蜘蛛網,他跟在戮世摩羅身後,忍不住拉高圍巾掩住口鼻。

  第二個房間,看起來荒廢了更久,床上有掀開的被子,好似房間主人只是出去一下,幾刻鐘後便會回來繼續睡一樣,桌上散置著佛經和幾本只有圖畫的尪仔冊,佛經的受潮程度和他們初始進入的廳堂上那一字佛相仿,尪仔冊則被撕去了數頁。

  「對了,我想起來你之前提到過師尊,那你應該也有師兄吧?」

  藉著窗紙上的破洞,光照了進來,戮世摩羅的手指摸著燭臺上已脫開燭條束縛而斜倒在邊緣的燭芯。

  看起來也不似可以點亮火光的媒介。

  明明看不見,卻敢將背示於他。

  煞魔子擰緊掌心,才剛要抬起的手卻不意帶起灰塵,戮世摩羅打了個相當大的噴嚏,煞魔子趕忙收手。

  「到底是懶還是忘記了……」戮世摩羅喃喃自語著,雙腳如生根一般停在原處。

  在煞魔子幾乎以為他睡著了時,他卻微微抬頭,五指一撐轉身離開,煞魔子不知為何,喉嚨忽然有些乾,忙要跟上去,才踏出一步,戮世摩羅卻回頭看他,「你還在啊?」口氣中的意外讓他反應過來後頓時一怒。

  「帝尊的意思是煞魔子可以離開了嗎?」

  「唉,你都沒回答我的話,我當然是以為你已經逃跑了或是被佛氣傷到氣絕了,不然難道是灰塵太重讓你感到窒息所以不說話嗎?我看不是啊,你剛才明明就能好好發出聲音的嘛。」

  「帝尊看起來並沒有希望煞魔子回答。」

  「喔,你現在是說你已經聰明到可以猜出我的想法了?所以,你以為剛才我站在那裡那麼久是在幹嘛?來,我現在在等你的答案,還不快講?」

  「帝尊看起來並不像在等煞魔子。」

  「看起來,唉……又是看起來,是啦,你的眼睛比較好看得比較清楚,可惜你的智慧跟不上你的眼力,還是說你只是單純感覺反正我很快就會被你殺掉了,所以根本不須要學會貼心?你說,你這種態度,」他輕蔑地笑了聲:「我為何要留你?」

  煞魔子似乎聽見什麼斷裂的聲音,一直壓著脖子的沉重重量猛然變得無關緊要,他定定地看著戮世摩羅,冷冷問:「那帝尊到底因何要留下煞魔子?」

  「現在,」戮世摩羅走向他,直到不足一臂,用力抬起他的下顎,對上屈辱而不馴的目光,「是我在問你問題啊,你卻向我要答案?你說我要你何用?……自己想,慢慢想,不要再讓我覺得任用你的先帝只是一隻頭腦簡單四肢也不夠發達的魔,這很困難?再怎樣說,先帝也算是對我有知遇之恩,你這樣自輕自賤用自甘墮落來詆毀先帝,看在我眼裡,啊,實在是痛心啊。」

  生氣時喘息的力道是這樣,呼出的熱氣熨上肌膚,晦暗的光線讓他看不清其他,但無妨。

  他須要記得的是,這頻率、這勁道、這溫度以及這重量。

  他放開煞魔子的下顎,又復前行,不多時便聽見身後的腳步聲,是故他們到了第三個房間。

  「好,煞魔子,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嗎?已經讓你思考這麼久了,若是還沒有答案,請你直接將智將的稱號拔除,以免我的智力因為你而名聲遭受池魚之殃、受到質疑,修羅國度感謝你的配合。」

  煞魔子用手背用力抹著自己的下顎,「有師兄。」

  「就這樣?這是值得你思考這麼久的答案?你不是應該順便把你的師承、所有師兄弟連同你自己的身家、祖宗十八代都報完才對嗎?」

  「帝尊對這些有興趣?」

  「你當我和殺生鬼言同樣吃飽太閒?還是你的智力已經連一般魔兵都不如了?沒興趣?有,當然有,非常有興趣,和相親前探聽女方過往有無不良記錄的男方一樣有興趣,怎樣?這樣你滿意了嗎?」

  「這些訊息,在官名錄都有造冊記錄。」

  戮世摩羅嘆了很大一口氣,「我這是在問你啊,帝尊的問話可以不回答嗎?讓你成為七先鋒的智慧與謀略到底都去了哪裡?罷了,反正你就是針對我而已,對先帝絕對不是這種態度甚至懶得動腦成這副德性,雖然現在修羅國度缺人才啊,但你這樣尸位素餐真的好嗎?為了修羅帝國可以麻煩你就算用裝的也好看起來稍微聰明一點嗎?」

  「……那是帝尊聰明才覺得其他人都笨。」

  「喔?」

  「難道帝尊不這麼想嗎?」

  「我是意外你這樣想啊,煞魔子,我不聰明,是因為在你們旁邊,我才會看起來聰明好嗎?雖然你是魔,但魔也貴自知吧?」

  「照帝尊所說,這是煞魔子的錯了。」

  「不是嗎?否則是我的錯了?」

  「煞魔子沒有這樣說。」

  「喔……那不是你的錯,也不是我的錯,那是誰的錯?你師兄嗎?」戮世摩羅的目光掃向煞魔子,就算看不清楚也能藉由呼吸聲的重量確定對方壓抑怒氣的程度。

  「是煞魔子的錯。」

  戮世摩羅微微偏了頭,「你知道,作為一個稱職的師兄,替師弟背黑鍋也是職責之一嗎?你這樣回護你師兄,反而讓我更看不起你師兄了,一個愛護師弟的師兄,似乎不該養成你這種個性啊。」

  「師兄不會一味偏袒,賞善罰惡,本來做錯事就該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並接受懲罰。」

  「喔?這樣和我做的有什麼不一樣?還是說,你認為我沒做到賞善罰惡,不夠公允?來,我是個很好的帝尊,我洗耳恭聽,快說。」

  「……帝尊是帝尊,師兄是師兄。」

  戮世摩羅嗤笑了聲,「你一定是最小的那個師弟,真的被愛護得很好啊。」他重新環視整間房間,視線盡頭是其上有被子折疊整齊的草蓆,他瞇起眼,數著煞魔子的呼吸聲、自己的呼吸聲,最終,逆神上手,一劍砍塌了床鋪,頓時灰塵飛揚。

  煞魔子咳了起來,趕忙往回走,在那有著佛之一字的大廳,戮世摩羅已經等在那裡。

  「請問帝尊為何要這麼做?」

  戮世摩羅將視線從那一字佛緩緩轉移到煞魔子身上,煞魔子被看得不自在,卻也不願意示弱,就這樣與戮世摩羅視線相交良久,最後戮世摩羅伸手拉過煞魔子,煞魔子雖是一時踉蹌,還是勉強止下跌勢,免得往戮世摩羅身上摔。

  戮世摩羅的手還沒放開,另一隻手已經按上煞魔子的臉頰,手指輕輕推開上面的灰塵,然後以拇指抹開某些頑固黏著著的髒汙,以往一直都盡量不與他們有肢體接觸的戮世摩羅忽然對他做出那麼親暱的舉動,煞魔子一時完全無法反應,還有稍早之前抬他下顎那件事也是,戮世摩羅做得太自然,害他沒察覺到不對勁。

  他不是一直都很厭惡魔嗎?

  「你真奇怪啊,只要放開手中的骷髏頭的話,不就不會跌倒了嗎?為什麼不這樣做呢?」戮世摩羅輕聲說著,溫柔到讓煞魔子甚至有一瞬間以為對方正在與戀人叨絮,但是他明明是對著自己說話的。

  「帝……」

  「噓。」戮世摩羅輕巧地反手將食指指背豎放在煞魔子唇上,「沒有意義的問題以及拒絕,我現在不想聽。」

  「我剛才,已經帶你將我的童年走完了,也包括我師兄的房間、我師父的房間,我小的時候,就是被丟在這裡,當成你最厭惡的沙彌養大的,那時候我沒見過我的父親、沒見過我的母親,師父一直讓我以為我的母親在西域,等著我去找她,我一直以為,等我長大去找她,然後我們就一家團聚了,但是結果,一切都只是騙局。」戮世摩羅的拇指抹掉煞魔子鼻頭上最後一點灰塵,然後說:「你知道嗎?不,你當然不知道,你怎麼會知道……結果,等我見到我母親的時候,我發現她並不需要我,我的出現,反而會毀掉她等了好久的安穩生活,所以我根本沒和她相認,只能在後面看她離開。煞魔子,換作是你,你怎麼選?」

  「煞魔子是孤兒。」

  戮世摩羅定定地看著他,冷不防彈了他的額頭,隨後鬆手背過身說:「唉……裝傻不是好事啊,久了以後我都不知道你是裝的還是真傻。」

  「煞魔子說的是事實。」

  

  『你親手將你的執著毀掉,所以這就是你現在在這裡的原因嗎?』即使被壓制住、無法動彈,煞魔子還是桀敖不馴地瞪著他。

  『現在口不擇言的是這張嘴對吧?要是再也無法說話了那不是很可惜嗎?啊,一想到以後整個鬼祭貪魔殿上只剩下天兵君的廢話,我都心疼三尊了,你不心疼他們嗎?所以,為了你所敬愛的三尊,你是不是該腦袋洗乾淨一點,想清楚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胡言亂語,我是不知道修羅國度的律法如何,但在中原,欺君罔上是大不敬,要直接極刑的。』

  『帝尊要殺便殺,煞魔子沒有第二句話。』

  『但我有啊……親愛的煞魔子,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殺你了?原來在你心裡我那麼昏庸無道啊?你真傷我的心,不如這樣,我不殺你,你也好好保重自己不要被外面來的阿貓阿狗隨便殺掉,沒有我的命令不准死,這樣,來看看你以為昏庸無道的我,將如何領導修羅帝國?』

  『煞魔子拭目以待。』

  

  「唉……煞魔子你又變笨了,你忘記我說過一件很重要的事嗎?我的視力沒你們那麼好,一旦光線變暗你就要替我點燈啊,我是不曉得魔世的年紀怎麼算啦,但是你看起來也沒那麼老啊?已經開始癡呆了嗎?要不要考慮一下開始吃素看能不能救回一點……雖然我不知道有沒有用,但看你這樣我於心不忍啊,回頭問問三尊有沒有什麼預防老年癡呆的偏方好了。」

  「煞魔子沒忘。」煞魔子不耐煩地回答,「但是如帝尊所說,這裡沒有可以用的蠟燭。」

  戮世摩羅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重重嘆出來,「我說,你笨成這樣是你師兄拋棄你的原因嗎?」

  「師兄沒有拋棄我!」

  放大的瞳孔,憤怒的熱度,靠近的距離,呼吸的重量。

  戮世摩羅回頭觀察著、計算著,看著煞魔子的眼神無半點情緒,煞魔子被激起的怒氣像是被戮世摩羅的瞳孔吸進去一樣,漸漸杳無聲息。

  然後,他不再看煞魔子。

  「我的師兄,或許成佛了,或許還在渺渺人世當無主孤魂,那你呢?你的師兄去哪裡了?」

  「……失蹤了。」

  「你不去找嗎?」

  「沒找到。」

  「那就繼續找啊。你還活著、或者他還沒死,那就繼續找。」戮世摩羅最後看了那佛字一眼,「不管天涯海角,真正有心也不用怕得上窮碧落下黃泉,反正,修羅國度的版圖會越來越大,你的師兄也終會回到故國,你不用擔心找不到。」

  「……是。」

  戮世摩羅踏出大廳前忽然想到似地回道:「對了,要天黑了,需要更多的光,我才看得見啊。」

  隨在身後的煞魔子問:「帝尊的意思是?」

  「能燒來照明的,難道只有蠟燭嗎?每次都要我說得那麼明白,我對你真的很失望啊,煞魔子。」

  煞魔子閉了閉眼,不再回應,而戮世摩羅則往外走,直到走出大門,他旋身雙手負在腰後,抬頭看著那破落的匾額。

  轟然大火,整座寺廟頓時陷入紅蓮織就的業火中,沖天火光似那夭灼的曼珠沙華,哀艷無儔。

  煞魔子從中走出來後,戮世摩羅持著逆神一揮,大門連同牌匾一併倒下,被火舌所吞噬。

  「煞魔子。」

  「是。」

  戮世摩羅閉眼不再看那越燒越烈的火勢,「回家了。」然後轉身往來時路前行。

  煞魔子只多看了一眼,便跟上戮世摩羅的步伐。

  


在身體不舒服到很想死的情況下搶到寒清(?)了,但也因為不舒服心情很糟等等想念帝尊了。

寫帝尊真的,非常舒壓。

結果寫完的時候才聽到合適的BGM:ANTHELION的曼珠沙華,我覺得很適合放結尾呢,不過這手是重金屬,有死腔,可能要注意一下音量。

我好想快把手上的事處理掉專心跟帝尊討論未來大事……我到底是怎麼欠帝尊本子的?(問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