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Re: 默杏小說本《青蛇》/作者:瑾璃

隨口說說/追劇/雜感/未分類

以下可能涉及劇透。





開始說心得之前,我覺得很適合點播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這個故事對我來說,就像這首歌的歌聲一樣溫柔,雖然歌詞倒是比較無關……有點想拿來寫俏蒼。


其實最開始當然還是因為配對,默杏缺糧好久了,這時剛好看到有加印調查,不過那時有點拮据,花錢很兇,而且有點、糜爛,所以不太敢做決定,但是實際看過三十六雨上的公開部份以後,覺得超可愛的,我沒想過我會吃人外欸,可是,師尊是蛇這個設定太逼近原著了(咦),真的,雖然不是原著向的啊,可是卻這樣平平淡淡的,不會覺得只是為了故事而硬把人搬進來的感覺,完全不突兀,真的相當喜歡。


照慣例(有慣例嗎),一項一項來。


其實本子我是看了第二遍才開始寫的,因為,第一次看的時候,病得很重,這本本子也就六十二頁,但我真的差點拿不起來,因為痛到幾乎不能動彈,那些天除了水以外也幾乎沒有進食,所以身體虛弱到伸手去只有一臂之遙的藥都得花上相當長的時間,還會伴隨著幾乎要哭出來的慘叫,我這輩子第一次並重成這樣呢,雖然這不是重點,總之,還好那時候本子到家了,所以在我沒昏迷過去的時候,我就把本子拿起來看,然後整個人都滿滿的,覺得非常幸福──但因為最後被補刀了所以我一時不曉得感想要怎麼寫。(幹嘛)



〈青蛇〉


第一篇大致上是三十六雨上的內容,我沒有特別比對,應該是一樣的,說明了兩個人……呃、生物(好啦我改過來了帝尊不要吐槽我(頂鍋蓋哭))的相遇,整篇都暖暖的啊,在亂世中,套一句別棚的名臺詞,比鬼神更可怕是人心,雖然沒有明說杏花遇到了什麼事,不過杏花那一邊避世又一邊捨不下人世的部分貫穿通篇,杏花……好啦杏花君(師尊你別看我了,妾身惶恐),杏花君的不捨不是因為天真,昨天剛好才在FB上看到一句話:「知世故而不世故,才是最善良的成熟。」太符合這篇裡的杏花君了,忍不住拿來引用(google說出自徐曉的《半生為人》,有空來看看好了),所以面對那條蛇,他救了牠口中雀鳥,也救了牠,讓我想起默蒼離那句一視同仁的不捨,因為啊,很多人其實是做不到的,最常見的當然是視而不見,少數會救下雀鳥而放任甚至致青蛇於死地,但杏花君卻是兩方都救,而且從他後來見到默蒼離人身時的反應,不過寥寥幾個反應,卻清楚說明,杏花君不是偽善,或者一句醫者父母心,而是萬物生命等價的感覺──說真的我被杏花君煞到了,可是我再亂講話我不只有性命之虞(凝重)。


並沒有特別去書寫少年情愛,明明自然如熟年緩行相伴相依,與其說是怦然心動,倒不如說是一股暖流,比起大情大愛,要來得令人欣羨,沒有心緒糾結,只是很單純的想要你,既然你也想要我,那便順其而然,這樣的感覺真的很棒啊,雖然少年的那些小情緒也很棒,但熟年夫夫沒有過渡期的感覺我也非常喜歡,難怪喜歡這個配對啊,杏花君也沒有說情談愛,只是一句我沒有不要,卻是已經被蛇妖蠱惑了不自知,他們啊……怎麼說呢,杏花君說後悔大抵也只是說說,他畢竟捨不下默蒼離,而且說真的杏花君你真的不想看嗎?我很想看師尊動起來欸!(說著就被封口了)

最後最值得一提的當然就是最後戳心的那一段,

顛倒夢想從頭來


真的是就這樣,像上次那篇〈星槎〉一樣讓我好想趴在桌子前耙抓桌子(你會被舍監趕出去),因為剛好前幾個月一直在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所以看到這句話就徹底淪陷了,這是那個教授的心念欸!沒講出來,可是,他說,我不等你,我們一起重來,我簡直想哭叫了,教授我真的好喜歡你!(你?)


杏花君很務實,而默蒼離,他很實際,實際到連情愛、連所謂浪漫,不是生死相許,而是如前面那段,你要我,我要你,那便如此,就算如何決然的舉動,於他也只是輕輕淺淺一句,那便如此。


總之我就這樣淪陷敗入了。



〈睡暖暖〉


〈睡暖暖〉這篇,超!可!愛!的!


明明是隻懶蛇而已為什麼能這麼可愛?但那些對於蛇精的描述又平實到讓人覺得對啊那默蒼離當然很累,是說昨天才看了不該看的短片,男生啊,沒穿褲子的時候真的會晃得很嚴重,所以我現在完全理解為什麼默蒼離會醒了(等等你一定要講那麼具體嗎),不過後來乾脆化作人身依著杏花君睡的教授也!超!萌!的!(默:用咆哮體錯五。(什麼你數到五了!))


對比那一段說人的咽喉太脆弱,最後卻還是不小心睡在那裡,杏花君也不在意,這比在戰場上的我把背後交給你還暖啊QAQ我在意而不去碰的要害,你卻直接讓給我的感覺,萌到哭了QAQQQQ


是說最近好冷我也想要睡暖暖(閉嘴)。



〈雪深深〉


教授,我自首,從你那一句話一講出口我就知道你想什麼了。我有罪。(視死如歸地妙麗式舉手)


大致上是肉文,不過真的好可愛啊,手腳不靈便無妨,作為一隻蛇可是最為靈巧的呢,這種微妙的自負感真的超可愛的,完全沒有被人外打敗呢我!因為真的太可愛了啊。



〈意絲絲〉


意絲絲,噫嘶嘶(嗯?)。


從毛髮開始,擴及髮膚,這篇也是好可愛啊,明明一點吃醋一點小情緒,哪邊都不說破,都故作瀟灑大方,但果然還是教授最直接了,直接一句史無前例的情話,我除了尖叫以後不曉得說什麼好了,這麼萌的教授嗚嗚嗚嗚,真的是單純的求知欲以及情欲的偌大溫差啊,是說我最心動的地方是在那句對鶯鶯說的安靜,我真的沒問題嗎?(絕對有。)


總之兩邊都是好像有想開的沒想開,默蒼離大概最初也沒明白到底收下杏花君給他的錢這件事是怪在哪裡(?),但後面那些比我愛你更為直白的描述,像這樣動物直覺的師尊,真的超有愛的!(默:胡亂言愛,錯十七,你還要我繼續數下去嗎(不,不用了,真的,您去旁邊休息吧,妾身給您跪了))


至於那句「怕嗎」又讓我回想起前一篇的咽喉這個部份了。


為什麼連床笫之事都能讓我覺得可愛成這樣呢,明明不是兩隻毛絨絨的小動物啊?



〈聲悠悠〉、〈路漫漫〉段一


我沒有特別找,但我覺得理論上來說這邊應該要有最多感想,但我的感想,卻很難化為文字,只想唱一曲《家後》,我認真的沒在搞笑,不是沒有眼淚就不刻骨,不是沒有恍惚就不思念,剛好今天寫記梗的時候也寫到這一段:「連就連,我倆結交定百年,哪個九十七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我沒記錯的話,好像出自民謠《藤纏樹》,然後後來重新編曲成了「印象‧劉三姐」版本、齊豫和齊秦唱的,歌詞寫的很簡單樸實,但見,杏花君的務實給默蒼離留了念,他此去無歸,卻沒死在牠面前,這描述輕淺,卻在杏花雨中、鳥鳴啁啾中,一點一點有溫度的苦澀漫漫淹上,人說百年,沒得到死訊,便再等你三十七載,最後回歸一句,你大約是死了,沒有過多情緒的描述,回顧起那句希望不會死人,絕望才會,真的,最後已經不是絕望,而是早就知道,你回來是賺到,你沒回來,不過理所應當。


最後吐出內丹那邊,就回應到第一篇,牠實現了牠沒說出口應對,或者杏花君所留下的杏樹,原是要伴牠不寂寞,但終歸,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曾經滄海再難為水,不外如是。



嗯,我先去啃個糧才回來繼續寫(你要不要這麼詳細),今天的心情大起大落,空氣中瀰漫著酒精的氣味,雖然不是我喝的(到底想表示什麼)



〈路漫漫〉


我一邊打一邊翻看才發現我把段一的部分感想寫到〈聲悠悠〉去了,那便延續下來吧。


段一‧


除了最後將一切捨去回歸原初以外,那段來生想要什麼的對話,彷彿說明了為何設定前生如此,將正劇也連結了起來,很虐,卻謎樣滿足。


段二‧


這是,幽冥君?除了把血枯蟬跟琉璃樹連結起來以外,我不由得思考,所以,那棵琉璃樹,會否就是那棵杏樹、與默蒼離的內丹結合下的結果呢。


段三‧


這個!


寫了這兩個人怎麼相遇的我真的覺得好棒!


而且我看第二次才發現,這裡回歸到了他們前生的相遇:吃!


我沒有別的意思,雖然這樣講有點、好笑,但是食色性也嘛,倒是前生為吃所苦,這一生還有打趣杏花君的餘裕了,真的好可愛啊,雖然,杏花君你知道所謂一人一半,通常沒什麼好事嗎?你後來根本被吃死了啊我說(搖頭)聽聽人家默蒼離還說不分你我呢,被坑死了你。


雖然那句很年輕,我被虐吐了。我要裝作沒看見。(有意義嗎)



‧尾聲


尾聲這段我想了很久,可能因為我第一次看這本時只看到魔戮血戰,所以其實我看得不是很懂,看到第二次也還在猜,第一次我猜想會否是又一次轉世,第二次我猜,或者是俏如來要前去尋覓杏花君,但我不是很確定,因為在我的金魚腦裡的印象是杏花君一直在找俏如來,所以……可能我看完九算篇(?)就知道結尾的意思了。




呼吚,我寫完了。

總之真的超好看的很推薦,不只好吃而且很好攜帶,封面也很棒,不管是對杏花君的描寫還是對師尊的描寫都棒到我想拿去推廣。

嗯,大概這樣,明天試印本到底會不會到呢?(仰望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