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轉瞬微光 01

金光布袋戲同人‧戮世摩羅X煞魔子X戮世摩羅

  • 互攻。
  • 架空下戲。
  • 純OOC。


01.

  

  風沙揚動,熾閻天一步一步走得挺直,彷彿他懷裡所抱是他對修羅國度的忠誠以及對往昔情誼的葬送,沉重而堅定,而前路卻似永無止境,已經走了近一刻鐘,卻仍不見終點。

  懷裡的「屍體」忽然輕輕咳了兩聲,「抱歉,很重吧?」

  「無事,習慣了。」

  熾閻天又走了十數步,卻見戮世摩羅面色不豫地站在前方,熾閻天眼角餘光確認了下,才打算把煞魔子放回地上,戮世摩羅卻不耐煩地伸手說:「拿來。」

  原本就只是因為標記的終止點遲遲未見,攝影機也一直跟著,所以才多走了這一段路,實際上要全身完全放鬆給人抱著是一件相當耗費體力並且使精神緊繃的事,因此煞魔子雖然聽見了戮世摩羅的話,卻反應不過來。

  拿來什麼?煞魔子不解,熾閻天倒是明白,便將煞魔子放到戮世摩羅雙臂上。

  一陣失重後的平穩,煞魔子不由得緊抱住戮世摩羅的脖子,「等……沒有這段戲吧?」

  「誰在跟你演戲了?」戮世摩羅……不,史仗義更不耐煩地回應道。

  既然不是演戲,「史仗義,放我下去。」

  「不放。」

  「我說,放我下去,史仗義。」

  「你說放我更不想放了,怎樣?生氣了?」

  「生氣的人是你吧?」

  「我為什麼要生氣?」

  煞魔子無奈地重重嘆息,「『帝尊』,請告訴煞魔子問題出在哪裡?」

  史仗義瞟了煞魔子一眼,然後繼續往前走,似乎並不想理他。

  「你的手在抖,缺乏鍛鍊。」煞魔子冷淡地指出事實,熾閻天之所以能抱著他走那麼久是因為先前曾經擔任過消防員,扛沙袋扛習慣了,但這傢伙則不然。

  「惦惦。」他咬牙道。

  他很無奈,只能乾脆靠在對方身上,「我沒有讀心術,我不知道你在幹嘛。」實際上完全不出力會給對方的手臂造成更大的負擔,既然沒攝影機跟著了,他也不用扮屍體了。

  「用你的頭腦想一想,不要什麼都問我。」

  「但是你再不讓我下去,我覺得我會摔下去。」

  史仗義沉默著最後把他放在躺椅上,煞魔子卻沒將攬著他脖子的手放下。

  「怎樣?」

  「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

  「到底我是帝尊還你是帝尊?」

  「你是帝尊,但是戲外,你是我男朋友。」

  ……一。二。三。很好,臉紅了,有用。

   「你很故意喔,大叔。」

  「我是故意的沒錯。所以告訴我,不然就這個動作,等一下被圍觀。」

  「……啊,我竟然懷念起那個看到戮世摩羅就飄花的煞魔子了。」

  「……我跟你說過,我不是迷弟。」煞魔子捏了捏對方頰邊的肉。

  「你說過,但我不信。」

  「說、是不說?」

  「好可怕喔。我怕怕。」

  懶得繼續跟對方抬槓,煞魔子瞇起眼,正在思考下一步,卻馬上被史仗義親了。

  「我嫉妒。」

   煞魔子緩慢地眨了眨眼。

  「我都沒抱過我的人,讓別的男人抱了,我嫉妒不行嗎?」

  「喔,只是這樣?」

  「怎樣?有意見就說,我最討厭人家說話說一半的。」

  煞魔子仰頭嚙咬上對方的嘴唇,然後滿意地看著對方的嘴唇腫起。

  「你太可愛,我忍不住。」但出於習慣,說話時還是面無表情的。

  「……我懷念那個連要簽名都猶豫很久的煞魔子了。」

  「我懷念你不跟我講話的時候了。」

  他們對峙了幾秒鐘後,煞魔子從躺椅上起身並按著對方坐下,「我想你手應該快廢了,便當我去領。」

  「啊,」史仗義撐頰,「自己領便當聽起來不是很淒涼嗎?」

  「為何?」

  「算了,沒事,早去早回啊親愛的。」他擺了擺手。

  煞魔子環顧四周,確認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邊,看著煞魔子的動作,史仗義撇了撇嘴。

  他轉身去工作人員處時並沒有聽見史仗義涼涼一句:「戲裡戲外都這樣偷偷摸摸的,害我都懷疑我不是正宮了。」

  「煞魔子」的戲份在今天殺青,照慣例去領了便當,然後走回去的時候,史仗義已經不在原本的位置了,或許是導演有事找他吧。

  原本的躺椅本來也是讓演員小憩用的,並不適合吃飯時使用,他的戲份是結束了,但其他人等等還有戲,他便也不急著走,在附近的石頭坐下後,他打開便當盒時的第一個想法是,聽說便當菜的豪華度跟死法的淒慘程度成正比,在他的戲份開始前就已經早一步殺青的莫前塵前輩不知道便當菜是不是更豪華。不過是想著這樣無關緊要的事情罷了,結果便當就被搶走了,取代紙盒便當的,是用玻璃保鮮盒裝的飯菜,熱氣滲過厚紙板淺淺地熨著大腿,他轉頭過去看的時候,史仗義已經咬開夾鏈袋拿出兩雙筷子,一雙塞進他手裡後,走到他身後緊貼著他的背坐下,他被撞得往前傾,大腿上的保鮮盒差點飛出去,跟地面來個激情四溢的碰撞,他護住飯盒後打開,盡是一些清淡的簡易炒菜,至多炒了點肉,不像他原本那個便當裡多了些左宗棠雞一類從顏色開始就令人食指大動的菜色,「史仗義。」他喊了一次,然後第二次,第三次他只好說:「帝尊。」

  「不要吵,吃你的飯。」

  「還在生氣?」

  「生氣?有那個時間不如多揣摩一下戮世摩羅的心境免得又被導演唸,啊對,我不像你你一定不知道,因為我戲份比較多而且這個角色還有發展空間,不像某人是素人起家的還被當作奶油小生捧起來的,所以不會演戲也沒關係就算認真演人家也只會說啊這個小角色該收掉了辛苦你了。」

  煞魔子用筷子戳了戳他其實還蠻不喜歡的的茄子,「你今天砲火意外地小。」

  「……有時間管我不如吃你的飯,還有檸檬汁,不喝完回去你就……不喝完你就不用回去了。」背後的聲音悶著說,不一會出現了筷子刮過紙盒的聲音,應該是已經開始吃了。

  雖然應該是這輩子第一次領到的殺青便當,就這樣被搶走了應該要覺得可惜才對,不過那些大魚大肉的菜式帶了辣椒與花椒,過多的醬油以及糖,也不清楚放了多少油,再加上只做為配角的青菜,他前陣子才得過病的胃根本消化不了,雖然煞魔子也很清楚,史仗義不全然是為了那麼貼心的理由搶走他的便當的,他不滿的或許反而是煞魔子的死。為此,以及其他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到今天出門時都還在冷戰,排練之餘的閒聊也冷冰冰的,懶得跟他多說一個字似的,他倒是有點懷念那種夾槍帶棒的說話方式了。

  「帝尊。」

  背後的人放下筷子,不耐地說:「你快吃飯好不好?雖然我一秒鐘沒有幾十萬上下,但我等一下還有別場戲要拍沒時間陪你在這裡閒坐。」

  「我等你下戲一起回去。」

  「不需要。你快點回去。」

  煞魔子抿了抿唇,低著頭,臉頰有點潮紅,「這是我最後一天在戲棚看到你,以後看不到了。」

  「隨便一個時間來探班都可以,不用說得那麼可憐好像我拋棄你一樣,就算讓我覺得啊我真的是個罪過的男人對你來說也不會有好處的大歌手。」

  聽見對方語帶諷刺,他將便當放在一邊,然後拉過史仗義一束辮子放在手中,向後靠上史仗義的後腦杓,稍微側過頭貼在他耳後輕聲說:「但我想要。」

  「……怎樣?看到戮世摩羅的戲服就讓你那麼興奮嗎?原來你喜歡cosplay式的啊?很可惜今天我並不想配合你的興趣。」

  ──到底喜歡cosplay式的人是誰啊?

  「只限定今天一天,回家後你要對我幹嘛都可以。」

  史仗義被噎住許久,最後微慍道:「你這個犯規的變態大叔,別以為這樣就可以不吃茄子。」

  ──本來就不是為了茄子好嗎?

  雖然他真的不喜歡。年齡的問題他也懶得糾結了。

  年紀小他一點的戀人雖然嘴上不饒人,有時候說出來的話又帶著毫無自覺的可愛,會因為他胃不好就研究菜單,會為他抱不平,會為他親手下廚,會為他回家時多買維他命C高的水果,他花了很多時間才稍微能分辨對方有沒有在害羞,花了更多時間去了解他在想什麼。

   所以說冷戰還是早點結束吧。

  史仗義站起來的時候,煞魔子手中的辮子也隨之被抽離,「你再被拍到什麼緋聞照片我懶得幫你澄清。」

  煞魔子定定地看著他,然後站起身在他唇角一啄,「這樣夠不夠讓狗仔隊鬧大?」

  史仗義瞇起眼,「我會讓你後悔這樣勾引我。」

  煞魔子朝著他躬身,「遵命,帝尊。」嘴角的笑意藏得好好的。

  所以對方前去上戲的時候,他還是用那副常被史仗義說死人臉的表情目送他。

  他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戲服,本來就是在同居前為了節省時間所以才維持不換戲服一起吃飯的習慣的,不過之後不會再有了,想想是有點可惜,以後片場再也不會出現煞魔子跟戮世摩羅相對吃飯的神奇場面了,不過,回家還是能吃到史仗義做的菜就是了。

  至於緋聞……既然是真的,就不算緋聞了不是嗎?

  他稍微想了一下他當初簽的合約到底包不包括這一項,後來覺得還是去問經紀人吧。

  雖然他是有點過份,不過只要做出好像很在意被拍到被傳緋聞的樣子,史仗義的臉上就會出現藏不住的惱怒──對於這樣的他,他是真的蠻喜歡的啊。

  他坐在一邊看著對方在鬼祭貪魔殿上囂張的樣子,不由自主又看到入迷,直到一聲「卡」以後,戮世摩羅重重嘆了一口氣,然後走過來敲他的頭,「都飄花了,收斂一點好嗎?我的大歌手,你這樣我會分心。」

  「我看你演得很好啊。」

  「是喔?」史仗義兩手用力拍上對方雙頰,把那張臉擠到變成金魚,「你根本只要看戮世摩羅就開始飄花,你根本看不清楚我演得好不好吧?」

  「我、唔是咦立。」

  「心愛的,我聽不懂你說什麼欸,再大聲一點如何?」

  煞魔子的回應是瞪著他把他的手揮開。

  此時導演又喚了他一聲,他回頭應了句以後,戳著煞魔子的臉說:「快把便當吃完果汁喝完,不然不要說跟我回家,我絕對把你鎖在外面。」

  煞魔子看著他許久以後,問他:「你就不能老實說因為飯菜冷掉對胃不好這種話嗎?」

  「既然你都知道我幹嘛講?你的智商跟劇裡一樣被吃掉了嗎?」

  他看著對方講完話就自顧自遠離的背影,獨自一個人坐在石子上吃著飯菜,檸檬汁裡面還是老樣子,幾乎沒放糖,非常酸,但是也因為沒有添加其他的東西,所以嚐起來不至於讓人受不了。

  啊,他好像知道對方在生氣什麼了。

  煞魔子收拾好餐具後,走到更衣間去將戲服換下。

  從更衣間出來時剛好遇到導播,「請問拍攝結束了嗎?」

  「啊,是啊,你在等人?」

  「嗯。」煞魔子頓了頓,補充道:「史仗義。」

  「你們感情真好啊,如果只看劇本真的很使人意外。」

  煞魔子望著上方想了想後說:「因為我們在交往。」一副稀鬆平常的口吻。

  「喔,這樣啊……呃?」等一下等一下,和煞魔子傳緋聞的不是憶無心嗎?

  「所以我想問,我之後可以以眷屬的身分來探班吧?」

  「當然沒問題。」可是,他剛剛好像說了什麼很勁爆、勁爆到他好像無法理解然後瞬間忘記的事,他是不是該問一下?可是今天人家殺青,他不太好拖人家的時間。

  像沒看見導播微妙的臉色,煞魔子有禮地說:「多謝。」

  五分鐘後,導播看著被還穿著戮世摩羅戲服的史仗義拖走的煞魔子,總算發出了正常的疑問詞。

  於是,隔天整個戲棚都知道這個消息了。

  


為免戰CP之擾,這篇我不會貼完。雖然我也沒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