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莫說歲月靜好 番外,後篇

金光布袋戲同人‧戮世摩羅X煞魔子X戮世摩羅

  • 一樣煉獄尊視角。








(番外,後篇)

  「背叛修羅國度理當如何?」

  那是熾閻天第一次回想起對於當時煞魔子背叛的臆測,一時怔愣,他沒能回答戮世摩羅的問題。

  然後才反應過來,早前戮世摩羅公然提起煞魔子,倘若摒除掉其後對蕩神滅顯而易見的針對,以及語氣中半真半假的嘲諷,那句話,並不像是對於背叛者會說的話。

  『我竟然想念起煞魔子了。』

  熾閻天眼見蕩神滅如今便是抗命也還要護著戀紅梅,他不該意外,戮世摩羅早就知道會有何種結果,才不允蕩神滅的任務由曼邪音代為執行,他握著重黎的手不由得一緊。

  蕩神滅,太傻了。曼邪音只是未經修飾,她所說所做,皆是為了蕩神滅著想,如果熾閻天自己能想到勸服蕩神滅的話,是否現下的景況便不會出現?是否,當初,他早些察覺煞魔子的不對勁,他便能免去最後只能帶回屍身的結果,他便能、不受自身的信任蒙蔽,正確地決斷,避開同袍情誼的徹底決裂,不用面對君臣之義與同袍之情的兩難?

  是否,他們就能回到先帝時那般,為修羅國度並肩作戰,而非如現在,所有舊情皆被撕扯著四分五裂?

  『好好執行命令,有那麼困難嗎?為什麼要將自己弄到這種地步?』

  他聽著戮世摩羅的話,辨不明會否是他多思,卻是連結起戮世摩羅稍早提起煞魔子這點,熾閻天一時分不清楚,戮世摩羅這段話到底是說給蕩神滅、還是煞魔子的,就如他當初接過煞魔子的屍身時,說的話也是說給他們、而不單只是梁皇無忌的。

  在與蕩神滅的纏鬥中,最後,戮世摩羅阻止他們追上去,原因只是當初像玩笑一般的允諾,他壓抑著怒氣說:『沒看到方才我出劍了嗎?』

  『帝尊不追?』

  『他會回到魔世,只要他還有命。』

  直到蕩神滅回來領命,戮世摩羅並不責罰,反而說出了令三尊以至於群魔震懾的話,那不分種族的藍圖躍然於話語中,如果只憑理智傾聽,那聽起來是多麼不切實際地美好,然而在戮世摩羅的嗓音底下,那飄渺的瑰麗遠景又似觸手可及,熾閻天第二次回想起,鬼祭貪魔殿上,戮世摩羅獨自抱著煞魔子喁喁低語的畫面,他離去時聽見的那句碎語,如今想來依稀是「我為你實現。」。

  他一直以為,那麼長的時間以來,他們三尊同守沉淪海,理當最是相知的,然而未料如此朝夕相處,反而不若旁觀的戮世摩羅看得清楚,曼邪音認為蕩神滅不至於那麼愚蠢,而他不慣於將臆測化作言語,直到戮世摩羅那句:『你一定非常地愛她。』他才明白,最理解蕩神滅的,或者反而是戮世摩羅。

  魔,愛憎分明,大悲狂喜,這於他們而言本是自然不過的事,是故也只有戮世摩羅看出蕩神滅將會做出何種決定,卻也是他,第一個給蕩神滅機會,第一個相信蕩神滅會回來負荊請罪。

  『能傷害帝尊的東西只有一樣,這樣東西卻是藏在黑水城之中……真正能傷害帝尊的東西,是情。』

  熾閻天走在魔世通道中,緊握著戀紅梅的髮簪,那個女人,到最後連一句喜歡也不曾出口,心虛到連請求也零碎在哽咽中,他不知道這髮簪還有何意義,他只是想起戮世摩羅受困於黑水城時他對曼邪音說的話,曼邪音的情緒與舉措都如此直接,如若不是因為蕩神滅不會願意看到如此情景,他或者不會阻止曼邪音繼續掌摑。

  他又想起,當初蕩神滅撐著那一刀幾乎刺準要害的傷回到鬼祭貪魔殿……無論蕩神滅如何傷重,僅憑一把匕首,那個女人真的以為能殺死阿鼻尊?又或者,正因為那一刀,才能保蕩神滅安然脫罪?會否,帝尊也曾想到過這點?

  不,那已經,不是他的帝尊了。

  哪怕梁皇無忌賜予的無罪與戮世摩羅重量全然無法相比。

  這一役,他們折損了兩位帝尊,七大軍勢、七先鋒,無數的魔兵,還有蕩神滅。

  假如,他們沒有讓戮世摩羅親身進入達摩金光塔,蕩神滅或許不會死,至少不會死於不願再次蒙受恥辱的自戕。

  假如,回到過往他們並肩作戰的日子,或許……

  他低頭看見戀紅梅那枝染了血的髮簪。

  蕩神滅死了,再沒有什麼三尊並立。

  沒有假如,沒有或許。

  一切都結束了。

  

  

    



我真的覺得煉獄尊很重要,其實說起來三尊的反應都很有趣,但其中最耐人尋味的是煉獄尊。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段,熾閻天和曼邪音討論蒼狼,結果演變成迷妹跟迷弟之間的較勁(你不要又造謠)

蕩神滅為什麼對戮世摩羅忠心,正劇裡面說得很明白,曼邪音相對來說,雖然情感表達很直接、衝動,但也經常是最理智最清楚問題在哪裡的,所以我覺得,她對戮世摩羅比較像是因為他對蕩神滅好,因為其他人服他,所以她觀察的狀態,不過,從最後登位的梁皇無忌要追捕戮世摩羅時,曼邪音立刻出來以看似最合理的理由阻止這點,我覺得曼邪音或者一部分位蕩神滅,另一部分也是對這傢伙有點接受了(好啦其實我就看到墨武俠鋒第六集而已,不知道後面有沒有推翻),但是其中最耐人尋味的就是煉獄尊,他維護戮世摩羅的那句話,相對來說,要來得突兀得多(明明當時曼邪音也還在觀望階段而已),或許是我看漏了什麼,我不曉得熾閻天的轉變是為什麼,但我猜,除了蕩神滅以外,或許也跟煞魔子有關,事實上從魔戮血戰第十五集以後我就濾鏡戴好戴滿也拿不掉了,那〈莫說歲月靜好〉這篇文,基本上就是從我的觀劇感想來的。

我校稿到有點腦弱,不太記得要說什麼。

前面有一段被人家說甜的,那段文字是聽著小幸運日文版(May'n - 小幸運(官方日文版)(練習室彩排ver.) - YouTube)打的,不過整篇文的BGM就是第二版的畫心。

對了,最重要的是,我也不甘願(畫風突變),因為去喜歡到戮世摩羅,在魔戮血戰以後我真的跑去看霹靂城(當然還有鷹燕龍虎榜)了,雖然如此,因為隔得有點久,裡面很多情節我記不太清楚,雖然下一篇文會寫得比較多,不過無論如何(微笑),我要出賣帝尊。

按呢娘 - YouTube

不用謝我也不用懷疑我對帝尊的愛,謝謝。這是和尚空的出場曲,我沒騙人。而且用哼的,然後慢慢哼的話,聽起來真的意外是有點悲傷的感覺呢,我覺得。

我預告過我要破壞氣氛了,我以誠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