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莫說歲月靜好 番外,前篇

金光布袋戲同人‧戮世摩羅X煞魔子X戮世摩羅

  • 不過這是煉獄尊視角。
  • 時間上接續上一段。
  • 原著臺詞暫以雙引號(『』)表示。





(番外,前篇)

  接下找尋背叛者的任務後,熾閻天已尋覓良久,卻未能見其蹤跡。

  在未親眼見到以前,他自然無法相信曾經患難與共的戰友真的會背叛修羅國度,他明白許多魔眾都不服戮世摩羅,但是,強者為尊始終是他們奉行的信念,既然戮世摩羅持有鬼璽,那他就是帝尊,除了欲奪鬼璽稱帝,否則反叛帝尊即是背叛修羅國度。

  他無法相信捍衛的堅實之盾,最終反刃相向,成為攻擊修羅國度的利器,同樣無法相信,不久前還和他並立於殿下,手持著近日資料、一項一項唸與戮世摩羅聽的煞魔子,會是那個去盜取幽靈魔刀的魔,就算魔兵屍體上還留有禁聲術的痕跡,一切應該也還有轉圜餘地,或許還有幾分僥倖的可能性。

  儘管如此,他心下還是莫名不安,感覺自己似乎遺漏了什麼沒曾想明白,在見到戮世摩羅從與他相反的方向走來時,他甚至產生一瞬的心虛,面對面無表情的帝尊,他想起來,他應該先是修羅國度的煉獄尊,再來才是煞魔子及邪神將的同僚,無論理由為何、無論其中誤會幾何,他們實際上做的都是背叛修羅國度、背叛了帝尊以及背後強者為尊的原則。

  「帝尊。」熾閻天一躬身,思考著是否需要回秉他還沒找到煞魔子的事,畢竟戮世摩羅沒問,根據其智慧或許也早就從他處的蛛絲馬跡猜出他並沒有找到了,贅言反而可能招致戮世摩羅不悅。

  戮世摩羅卻頓了頓後,方面無表情地回過頭來看他,看得熾閻天心中那一點心虛更加擴大。

  熾閻天嚥下那一點莫名的恐慌,「帝尊……」

  「煉獄尊,」戮世摩羅卻語調平淡地打斷他,「在那邊。」然後反肘姆指向後一指。

  「是。」熾閻天領命後欲行,卻霎時隱約感到不對勁而停下了腳步,多問了一句:「帝尊的意思是……?」戮世摩羅知道他們的位置,卻往相反的方向前行?

  戮世摩羅煩躁地說:「去把那個麻煩的魔帶回鬼祭貪魔殿。」

  「是。」聽出對方的不耐、也是擔心再生變數,熾閻天趕忙朝著戮世摩羅來時的方向疾行,而沒聽清楚他帝尊那句低聲的「生死不論。」

  只是,當他看到邪神將懷裡的煞魔子時,有沒有聽見本來也就不重要了,他忘了帝尊的命令,只剩被那一腔信任遭到背叛的憤怒,他抱起煞魔子的屍身,已無心責怪煞魔子、哪怕他在看到那一地屍體時,便明白、只要這是煞魔子做的,即是表示對方早已失衡,他背叛的不僅是戮世摩羅,還有修羅帝國。他最後能說的只剩下:『這一次,我替你埋葬,是因為我還惦記著那段同生共死的歲月,如果時間能回到那個時候,你願回到修羅國度的麾下嗎?如果不會,那殺你的人,就算不是帝尊,也一定會是我!』

  隻身走在回鬼祭貪魔殿的路上,他才反應過來,他話說得太快,而回想起戮世摩羅的命令太晚,若然將煞魔子帶回鬼祭貪魔殿,根本不曉得戮世摩羅會怎麼對他,或者連全屍也留不下,但是,一來他不可能違背帝尊的命令,二來,沒有帝尊的允許,他也不可能擅用魔世通道將煞魔子送回位於魔世的母國,都已經客死異鄉,若連屍身也無法落葉歸根,未免遺憾,況且他已經答應要收埋。

  收埋的不只是煞魔子的屍骸,亦是將那些不理解埋葬──面對敵人,不需要理解。

  熾閻天低頭看著懷中安詳的面容不住在心底重重一嘆,然後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回鬼祭貪魔殿,當他回到議事廳時,戮世摩羅維持著隨興到隨便的坐姿──假若煞魔子見到了,又會皺眉說:「帝尊,請自重。」吧,然而煞魔子是再不可能開口──坐在王座上,看著他進來,懶洋洋地一句:「煉獄尊,把那隻魔放地上。」

  他依言將煞魔子放下後,戮世摩羅隨便擺了擺手,「下去休整,等闥婆尊回來以後,你們再過來這裡,領取自己的任務。」

  「這、帝尊,請問……」

  「煉獄尊,」戮世摩羅百無聊賴地看著煞魔子,視線完全沒挪到熾閻天身上過,「你從何時開始學會違抗帝尊命令的?」

  「熾閻天不敢。」他低頭要跪,卻見戮世摩羅根本無心於他,隨手揮搧,要他離開的意思很明確,他只得回答:「……熾閻天,告退。」隨之趕忙離開,只是最後還是忍不住藉著柱子的遮掩而回頭一望,他看見座上的戮世摩羅先是微微移開倚靠在手背上的臉頰,然後是橫過立起的單膝上的手臂挪開,最後戮世摩羅就著單腳踩在王座的姿勢一躍而下,步伐卻緩得如此拖沓,最末他在觸手可及屍首的一步之遙席地而坐,慢慢伸手、抱起煞魔子的屍身,熾閻天原以為戮世摩羅要報復、打算將煞魔子碎屍萬段,若真如此,他也莫可奈何,唯有按下上前去制止的衝動,但戮世摩羅卻只是輕輕撫摸著煞魔子的臉,良久、良久。

  然後,熾閻天忽然想明白一件事,煞魔子留下必定會被認出的咒術痕跡,是為了明確告訴戮世摩羅,背叛的人是他。

  當時看著那些屍體所產生的異樣感,他總算找到源頭。

  原本對幽靈魔刀施行保護咒術的就是煞魔子,他大可從一開始就製造咒術漏洞,煞魔子雖然不是修羅國度最強的術者,但在人世的魔之中,只要他想動手腳,是不會有其他的魔看出來的,然而他卻大費周章選了幾乎是最明目張膽的方式。

  熾閻天頓時有種將這困惑宣之於口的衝動,但看著戮世摩羅仍抱著煞魔子的屍身,似乎在低語著什麼,他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攔住回來覆命的曼邪音,留給戮世摩羅最後一點與煞魔子獨處的時間。

  

  

    


心情不太好,本子要修改的地方很多,似乎得再送一次試印。
這個時候想想看完上一段後友人君(話說這個還得打馬賽克嗎?)說的「帝尊你wwwwwwwwwwww你這樣調戲煞魔子其他魔知道嗎wwwwwwwww」,精神就提振起來一點了(嗯?)

然後接下來會有非常多正劇臺詞,一方面不知道這樣做到底好不好(同人的引用上限到底到哪啊?),另一方面也因為這樣,很多原著劇情就略過了,不知道看起來會不會不太順,總之先打個預防針,是說,也只剩兩次更新了啊(?),除非帝尊說要一次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