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點段償還0108令狐千里X郭箏





070106

點題者:阿米爾

狐箏/童語童話



 


 

  郭箏看著那一團毛茸茸的、正捧著一顆梨子啃著的生物,到現在還沒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的意思是說,他下面還有弟妹,他當然知道這是個孩子,嗯……孩子。

  「吃完了。」那個……呃,孩子拿著被啃得乾乾淨淨只剩下果核的梨子認真看著他像在問他之後要幹嘛。

  但他也想知道現在什麼狀況又該怎麼辦啊。

  「呃、令狐先生,還餓嗎?」

  「不餓。」

  是吃錯東西了還是吃錯東西了還是吃錯東西了……不對這幾個好像都是一樣的?可是令狐千里說他不餓應該是表示有吃到什麼不該吃的吧?不過,他會吃到什麼不該吃的嗎?好像也很難說?現在的情況真的很混亂啊──啊不對,令狐千里不知道為什麼縮小了啊不是是變成小孩子了?

  郭箏抿著唇盡量不讓慌亂之情顯現在臉上,但實際上腦子已經亂成一片了。

  直到看到對方太專注的視線,他才發現自己已經下意識把對方當成自己的弟妹一樣替對方擦嘴巴了。

  「抱歉。」

  令狐千里看著對方良久,弄得郭箏背後一陣冷汗,然後令狐千里舉高雙手說:「把我丟出去。」

  「你說什麼?」

  「這次一定可以飛比較久!」

  郭箏愣了好一會兒才弄懂對方的邏輯是他現在比較輕,被扔高應該可以在空中停留比較久。

  「現在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他覺得胃更痛了,他短暫地思考過對方身子變小那心智年齡有沒有跟著變這件事,但看來其實變與不變都是一樣的。

  「我一定要學會飛!我要贏!」

  「好好好。」郭箏嘆了口氣抱起令狐千里,他自然不可能能及時生出一件孩子的衣裳,附近只有一戶獵戶,只得買了一件小毛裘給令狐千里裹著,本來就因為那個蓬鬆隨興的髮型而很像某種動物,現在身量變小了又裹在皮草裡,便更像那麼一回事了,他總覺得比起抱小孩,更像在抱某種毛茸茸的動物啊。

  「郭箏!」

  郭箏一邊拍撫著令狐千里請他冷靜,一邊心想著不知道要不要修書一封給北競王……還是可以找他們苗疆的祭司嗎?想著想著,令狐千里卻抱著他的脖子搖晃起來。

  「等一下這樣很危險──」

  他才說著,步履已經開始不穩,令狐千里又忽然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他一時驚慌差點鬆手把令狐千里扔出去,趕忙抱穩對方結果顧不得腳邊,便摔到了地上,還好他有緊抱住對方,所以應該……沒有……受……傷……

  郭箏本來慌慌張張地一睜眼就想檢查令狐千里是否摔傷,結果卻見已經恢復成人身量的令狐千里全身赤裸跨坐在他腰上,那件小裘早就落到一邊地上。

  「郭箏先生,請問我們將軍……」因為喊了好幾聲都沒得到回應的苗兵探頭一看,然後馬上放下帳簾,立正站好大聲而緊張地說:「我什麼都沒看見!」隨後以比當初考選鐵軍衛時直接放老虎在他們後面追還要更快的速度跑開。

  「啊,不能飛了。」

  雖然郭箏覺得好像看到對方頭上有耳朵垂下來一樣,但他還是得說:「現在真的不是談論這個的時候啊,令狐先生……」

  照苗兵傳遞八卦的速度。

  他不願再想下去了。

  

  


  

  - 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oEuh5TbVEY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時候他們都還在育幼院裡,因為是由教會募資設立的育幼院,聖誕節的表演上自然一定會出現天使,當時育幼院的修女老師直接給令狐千里指派了樹的角色,畢竟對方總是在發呆,這對他來說應該會比較容易,但沒想到當裝扮成天使的院童們裝上小翅膀後,令狐千里卻一直說他要當天使、他想要翅膀,郭箏看老師很為難的樣子,便主動取下翅膀跟令狐千里換,於是當年的表演上,令狐千里就背著翅膀在舞臺上全場跑來跑去的,惹得臺下的贊助者們忍俊不住,紛紛笑了起來,謝幕時令狐千里沒有出來,下臺以後郭箏找了很久才找到縮在戲箱後面的令狐千里。

  年幼的郭箏不知道該怎麼辦,見對方看起來很失落的樣子,便說:「大家都很喜歡你,你應該可以很快就找到爸爸媽媽的。」

  「……我沒有飛起來。」令狐千里悶聲說。

  「飛?」

  「我有翅膀了,可是為什麼我還是沒辦法飛?」

  郭箏想了想,人會飛嗎?

  啊!

  「你找到爸爸媽媽以後就可以飛高高了!」配合著自己說的話,郭箏將雙手舉高。

  「飛高高?」

  「對啊,之前不是有人帶小孩來,說要給他飛高高嗎?一定是找到爸爸媽媽以後他們就會給你飛高高了!」郭箏揮舞著高舉的雙手,認真地說著。

  令狐千里眨著一雙眼,認真地問他:「所以找到爸爸媽媽就可以飛了?」

  「就算不能飛,應該也知道要怎麼飛,可以問他們!」

  郭箏永遠都記得,他和對方這樣說的時候,令狐千里瞠大的雙眼裡,那光彩遠勝過他們聖誕樹上的星星,就算後來他總是習慣抬頭看著星星,但再也沒有見到過像對方眼中星輝一樣耀眼的光。

  令狐千里幾乎是在一個禮拜內就被領養了的,領養他的,就是當初帶著小孩來的那戶人家,他看著那個大人把令狐千里抱起來的時候,一方面覺得很開心,對方的心願可以實現了,另一方面卻又有點失落,以後,令狐千里就不在了。

  郭箏不知道的是,後來他被好不容易找到他的父母帶回家以後,令狐千里曾經回去育幼院過,然後一個人站在郭箏已經不在了的舞臺上,慢慢地、慢慢地垂下了肩膀。

  後來,他沒想到他會在天文館再次遇到令狐千里,更沒想到,對方望見他的時候,原本還被身邊的人說是一看就知道又在發呆的眼神,瞬間像盈滿了天文館裡所有的星輝一樣。

  郭箏還來不及說話,就被令狐千里抱……呃,抱歉,扛走了。

  後頭的蒼越孤鳴還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只得追上去先讓令狐千里快把人放下來,令狐千里卻說要帶他回去孤鳴家見父母,於是蒼越孤鳴又愣住了。

  等到他想起來他應該要阻止的時候,至少已經成功說服對方放他下來的郭箏早就被拉進了孤鳴家。

  競日孤鳴看著他們家小千里牽著一個他沒見過的孩子氣勢洶洶地走到他書房裡,緩慢地歪了頭問:「小千里,你這是……?」

  「你說過只要我連續一個禮拜沒有被老師罵就幫我給郭箏飛高高!」

  競日孤鳴緩緩將頭往另一個方向偏過去,「但是,小千里,那是十幾年前的事了,我現在不太可能抱得起你朋友。」然後他看著他們家小千里的肩膀一點一點地沉了下去,看起來就跟他當初聽到郭箏已經不在育幼院時一樣。

  令狐千里鬆開郭箏的手,垂頭喪氣地走出書房,郭箏脹紅了臉趕忙跟競日孤鳴道歉以後追了上去,結果一路追到了令狐千里房裡。

  看對方失落的樣子,他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對方,他自然已經知道他年幼時說出的話有多幼稚了,但是對令狐千里來說大概並不是那麼一回事。

  猶豫了許久,雖然如果說沒關係,他沒有很想飛,可能會潑對方冷水,但起碼讓他不要繼續耿耿於懷下去也好,他這麼想著而伸出了手,就在這個時候,令狐千里的手機響了,令狐千里接起手機,然後驀地從原本坐著的床上站起身並拋開手機、看向郭箏,眼中的星輝就像當年郭箏在後臺看見的一樣。

  接著,令狐千里抱著郭箏的腰將他舉高。

  「呃、」

  令狐千里笑開來,「這樣你也飛過了。」

  原本還驚慌失措的郭箏聽到這句話,卻像被傳染一樣,忍不住跟著對方笑了起來。

  趕回家的蒼越孤鳴匆匆拉著郭箏那位跟著被晾在一邊的朋友跑到令狐千里房裡以後,看見令狐千里將郭箏舉高,黃昏的光罩在他們身上,彷彿郭箏肩上長出了天使的翅膀一樣。

  蒼越孤鳴鬆了一口氣,而他身邊的史精忠則說:「你看,不是沒事嗎?」

  然後蒼越孤鳴的手機響起,他接起來後聽見他叔公說:「我已經有跟小千里說他可以自己幫他朋友飛高高了,小蒼狼你跑太快,都沒在聽叔公說話,唉。」

  「啊,是,抱歉,是蒼狼太躁進了。」

  「還有啊,小蒼狼,」競日孤鳴頓了頓後繼續說:「叔公勸你快點放開人家的手比較好,不然小千里沒被告性騷擾跟誘拐,反而是你被告了。」

  蒼越孤鳴趕忙放開史精忠的手,然後緊張萬分、又相當正式地向對方鞠躬道歉。雖然手被抓紅了,但史精忠還是忍俊不住而轉開了頭。

  很久很久以前啊……史精忠想起來,郭箏和他提起當年在育幼院時的事,看著郭箏第一次露出的、毫無顧忌的笑容,鬆了口氣。

  很久很久以前,雖然不是所有故事都能有美好的結局,但這一個,至少值得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樣的結局吧。

  



我們家千里世界可愛!不服來戰!
是說說好的段子呢……看著我兒子可愛成這樣,就算爆字數就算違背原則,但對於我第一個想接回家的兒子,我,就是偏心嘛(哭了)我真的好喜歡千里,千里你跟郭箏來我家啦來啦(大哭)←請冷靜
我才說還好沒人點俏蒼呢,結果鉅子就強勢插播了,最強天運跟最強武力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