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王上的兔耳朵

俏蒼

金光布袋戲同人‧俏如來X蒼狼

  • 下戲。
  • 短篇。
  • 不好意思我剛剛才知道兔子的耳朵不能揪,想來精忠也沒揪過兔子耳朵,請大家當作他是個迷思的bug就好>"<





  下了戲以後俏如來才打算換下戲裝,卻見蒼狼站在戲棚內沉思良久,忍不住走過去,蒼狼在他靠近時忽然喚道:「俏如來。」

   俏如來心想應該是和戲有關的事,通常要蒼狼要問他怎麼演戲的時候,總會習慣性喊他俏如來,「是,王上有煩惱?」至於以王上回應他也演變成俏如來的習慣了。

  蒼狼拿著手上的紙箴又看了一會兒才猶豫地說:「我不知道為什麼粉絲叫我兔王。」

  俏如來在心裡輕輕啊了聲,決定暫時不作答,等蒼狼進一步說明。

  「現在,當初喊我蒼兔的、演祖王叔的競日孤鳴並不在棚裡,我沒辦法問他,雖然當初,在飾演蒼狼王子的時候,確實是需要像兔子一樣的氣質,但是,如今登基為王,應該是需要表現得像狼一樣才是,畢竟名喚為蒼狼,粉絲繼續喊我兔王,是指我表現得還不夠入戲,以至於沒揣摩好苗王的氣魄的意思嗎?」

  「俏如來想,王上頭飾上垂墜下來的應是兔毛?」

  「我不清楚,導演和編劇沒說過,但站在動保的立場,我想這應該只是人工皮草。」

  「俏如來並不認為是王上演得不似,王上認為自己演得不好嗎?」

  「我……孤王很努力在飾演這個角色,但是在諸位前輩面前,畢竟沒什麼自信。」

  「粉絲的信裡寫的,確定是負面的評價嗎?」

  「不……除了加油以外,蠻多是希望我收後宮的,我想至少那是表示我還像一個王吧。」

  俏如來繼續走向蒼狼,「戲裡的蒼越孤鳴,俏如來看來就是苗王,而戲外則是你自己,他們看著戲裡的你,也跟著入了戲,而且,你回頭看。」他指著蒼狼身後,蒼狼轉頭看見鏡中自己的背面,「確實很像兔子不是嗎?」

  「那還真是一隻有點大的兔子呢。」蒼狼稍稍微笑起來,跟著放下了心,回頭時,雙耳卻被俏如來輕捏在手。

  「而且,戲外的蒼狼,像兔子一樣,只要被抓住雙耳的話,就會動彈不得,這點只有我知道吧?」

  蒼狼在心裡輕輕啊了聲。

  這是他們交往第三個禮拜,他們之間原沒有什麼太親暱的肢體接觸,以至於他經常覺得,在一起似乎不過是夢境,他也還不太習慣,戲外的俏如來,除了討論正事以外靠他那麼近啊。

  

    


遵從醫囑第一天。

之前被人家說我寫的很虐,我明明比較常發糖呀。

今天病還沒好,所以沒辦法出席,感謝上凱道的大家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