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朝露

神魔同人 夜五

神魔布袋戲同人‧夜蝠邪郎X五獸妖將

  • 雖然我寫這個配對,但作為一個過來人我必須說,不要吃這個配對我認真的。
  • 一時激動打的,沒回去確認細節,bug會很多。而且我可能打錯名詞(。)
  • 沒什麼劇情。微肉。
  • 20集還沒看完呢請輕點拍TAT

  

  



  

  「你說有事是……?」五獸妖將才剛回到暫時安置的房中休息,不久之後,令人意外的訪客到來,妖將看著對方收起身後偌大的蝠翼猶要側身才能進房的動作,伸手在門框上稍微替他擋了擋,以免翅膀被門框刮著。

  夜蝠邪郎進了屋子以後舒了舒翅膀,雙肩向後挪了幾下,然後看向五獸妖將,身體明顯還很虛,卻硬撐著要站著,想必是為了他這不速之客而做的逞強,「請五獸妖將無須多禮,盡速躺回床上養傷吧。」

  「不,請……你先說明來意吧,妖將無事。」雖說夜宮與血宮同在修羅聯盟,彼此也見過許多次面,卻不曾私下交談過,即使是在營救夜蝠邪皇前的討論時,也尚有旁人在場,而今突然只有兩人獨處,五獸妖將才發現他一時找不到一個不拗口的稱呼,或者直稱夜蝠邪郎……?

  五獸妖將只見視線一時晃動,已被夜蝠邪郎抱上床放下。

  「你!」

  「邪郎此來是為道謝,沒道理尚讓五獸妖將站著,反而是恩將仇報了。」

  如今,夜蝠邪皇是救回來了,然而皇兄不明白近年世事變遷,只顧意氣用事,雖然他也知道皇兄受困多年,不免急躁,但是如此……恐怕之後仍有一場惡戰,故而他才趕著過來。

  血宮營救一戰,在地下密道中,五獸妖將為讓他前去救出邪皇而隻身與那些疑似僧狐的詭異白影對打,本是他救兄心切,才勞對方留在那裡先擋著,豈知,佬非常已守在密道外,他尚無覺,身上已有傷的五獸妖將卻擋在他們身後硬受了一擊,隨後更是為了讓背負邪皇而無法對戰的他先走,又一次隻身留下斷後。

  沒見過這樣的人啊。

  夜蝠邪郎隻手按在五獸妖將肩上。

  「妖將並沒有做任何值得你道謝之事,只是遵守義父的命令而已。」負傷甚重,五獸妖將雖是不習慣這樣被壓在床上的姿勢,但做過多的掙扎只是徒耗精力、並致使傷口更形嚴重而已,夜蝠邪郎也無惡意,所以他只是僵直著身子。

  「邪郎知曉,只是你為蝠族做得太多,蝠族雖不喜外人,也明白知恩圖報的理,如今你為護邪皇離開而傷勢沉痾,邪郎沒有將恩人拋下的道理。」

  將邪皇送回夜宮後,他本來是想前往找尋他的,幸而皇兄提了,奈何被五旗妖帥所拒,那時他只能稍一皺眉,五旗妖帥畢竟是五獸妖將的義父,他不方便說什麼,畢竟是他人家務事,他若堅持,反而顯得奇怪,何況那時他亦心繫皇兄而無暇他顧。

  還好後來得知,酒徒將重傷的五獸妖將救回,否則……

  夜蝠邪郎看著對方身上仍裹著戰袍,微蹙的眉心更甚,「五獸妖將何不將戰甲卸下?」

  「因為不需要,義父隨時會需要我出去,這樣省去穿穿脫脫的時間。」

  「但是你的傷勢……」

  「妖將無事。」

  又是這一句。

  想必傷處也不曾好好包紮,夜蝠邪郎沉吟了會兒,「讓邪郎幫你吧。」

  「幫我什麼?」

  「上藥。」

  「不用,不勞你費心,酒徒已替我包紮過了。」

  那便是沒有換過藥的意思吧。

  「請妖將莫要推拒邪郎欲報恩之心。」

  「這……實在不需如此。」

  「如妖將所說,五旗妖帥隨時需要妖將,如此一來,若是傷好得快些,屆時也才不會有負妖帥所託,邪郎帶了夜宮醫官調配的傷藥,想來能使妖將好得更快些。」

  「若是如此,妖將先謝過你的藥。」

  「無須言謝,這猶不及感謝你為蝠族所做的一切。」夜蝠邪郎說著,然後取下他的頭盔。

  「這,上藥請讓妖將自己來吧。」

  「妖將自己必定無法顧及背部傷口,勉強上藥只會讓傷口變大,反而本末倒置,請讓邪郎代勞,一則省時省力,二則也讓邪郎帶蝠族略表感激之意,否則邪郎亦感覺對妖將有愧。」

  「如此……妖將知曉了,勞煩你了。」

  夜蝠邪郎扶他坐起身後,將他身上的鎧甲褪下,裡衣已被傷口溢出的血與汗沾染,他脫下那件衣服時,能清楚感覺到五獸妖將有所退縮,白色裡衣底下的是遍佈傷口與繃帶的身體,結實的肌肉說明這是如何操練之下的結果,如此努力,想來也全是為了五旗妖帥,拚到連命也不要。

  夜蝠邪郎將已經毫無功用的繃帶拆解下來,眼見猙獰的傷口,夜蝠邪郎指尖輕輕按在無傷處,俯身舔掉滲出的血珠,五獸妖將隨即往前退縮。

  「你!」雖然看不見背部,但那觸感顯然不太對勁。

  「妖將既名五獸,當知這是一種清理方式。」

  儘管夜蝠邪郎說得再正常不過,好似是在意的他的不是,然而,其他姑且不提,夜蝠邪郎是蝠族的皇親,只是一個無關緊要之人,如何需要做到這樣?

  「但是你是……」

  「請妖將放鬆,邪郎才能快速結束。」

  五獸妖將不得已,深呼吸過後放鬆了身體。

  夜蝠邪郎舔過一處後便以指沾藥在傷處抹上,直到背部都好了以後,他將妖將轉了個方向,正面的傷口自然是比較少的,當他舔上胸前傷處時,五獸妖將伸手想推他,卻已是無力。

  「你對我做了什麼……!」

  「蝠族的唾沫有麻痺之效,可緩解痛覺。」夜蝠邪郎說著,然後褪下了他的褲子,開始處理腿上的磨傷。

  「腿上傷勢不重,不需……」

  「請妖將放心。」夜蝠邪郎細細處理過那些相形之下沒什麼大不了的傷口後,手掌卻是轉向對方雙腿之間,本就被對方緩慢的撫觸弄得不自在,被摸到敏感之處,自然滿臉通紅意欲阻止,但全身卻使不上力。

  「你到底想做什麼?」

  「妖將真不知?」夜蝠邪郎低聲問著,手中乎輕忽重地揉起對方略有揚起的欲望。

  「夜蝠邪郎!你!」

  「請妖將放鬆,邪郎並無意傷害妖將。」只是,單單如此說還是會嚇到他吧。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也不知道,五獸妖將身上有與他相似的氣息,也許不過是如此而在意了,卻不曾想到原來對方是細作,但就算如此,他對於五獸妖將也不曾起過蔑視心思,尤其眼見對方對其義父之情,反而,類似欽佩、或者惺惺相惜之感油然而生,直到那日他不顧自身安危護他出去,終是有什麼不同了。

  這情感,到底該如何是好?若是他會為此受到蠱惑,自然不可能為尚年少的逆天兒輔政,但他知曉,對方差點送命的逞能,讓他失控了,他沒有一定要得到這個人不可,慾念不會是他人生的首要,但是,心中那股出自嫉妒或不安的心緒仍是擾亂他了,他並不想失去這個人,僅是如此而已。

  他原是這麼想的。

  「你到底是……」

  「邪郎亦不知曉。」夜蝠邪郎將人摟入懷中,偌大的蝠翼輕輕蓋在五獸妖將身上,一個吻吻在對方頸上,「邪郎對妖將並無輕慢之意,請相信。」

  「你現在所為,要妖將相信什麼!」

  是了,要對方相信什麼?

  相信自己心急如焚?相信自己想將對方包覆在自己的羽翼之下?相信什麼呢?

  「邪郎不會傷害妖將分毫,只是想讓妖將放鬆而已。」

  出於羞赧,喘息中,幾乎未曾自瀆過的五獸妖將不多時已繳械在夜蝠邪郎手中。

  夜蝠邪郎以另一手撥開對方髮絲,改而將他放在床上,卻摟著他的腰輕輕揮舞著翅膀,不讓他碰到床面以免扯到傷口,同時,也吻上過於乾燥的嘴唇。

  縱然五獸妖將長年來只為了達成義父心願而活、自然對情事知之甚闕,但也不至於不知道吻這樣的行為代表什麼。

  他不清楚對方想做什麼,現在的狀況下,他自然是不可能拒絕,但他也想不通對方到底在做什麼,只是高潮後的倦怠加上傷勢讓他相當疲憊,或許還有對方唾沫中的麻痹之故,他恍惚起來。

  年幼時,曾經在廟口見人掌中戲偶,一男偶一女偶嘴唇輕觸,在那之前是什麼來著……?

  在夜蝠邪郎總算離開他的嘴唇以後,五獸妖將昏昏沉沉地、只抓住了記憶中的一句話便說了出口:「你喜歡我?」

  怎麼可能,連他義父都……

  夜蝠邪郎眼神一沉,那聲「是。」,五獸妖將聽得並不真切,因為隨後,他脖子被咬了,有什麼灌入體內,不多時,他昏了過去。

  當五獸妖將醒來時,身上已穿戴整齊,唯有桌上一紙信箴,只書:「對不起,是邪郎失控了」。

  這算什麼?

  他還無法辨清,隨即義父收到了蝠族遭到埋伏正在對戰的消息,趕忙要他一起過去協助。

  對於夜蝠邪郎,他還是不太懂,義父要他去他便去了,戰場上見到對方那一眼中,彷彿有著驚喜,隨後對方眉心又鎖,他自然沒餘裕向對方詢問,只是那瞬間,他忽然察覺到自己或許也想見對方。

  或許。

  然而他再也無從得知。

  義父死了,夜蝠邪郎也死了,他沒人可以詢問,剩下的只有在義父墓前悔痛,什麼也無法思考,只知道要報仇,否則,此生已無意義。

  他並沒有親眼所見,但聽說夜蝠邪郎死了也仍舊站著,矗立之姿猶如護衛著蝠族的銅牆鐵壁。

  雖是不同道的人,終究也行到了同路,原本為查邪皇之事,他對夜蝠邪郎便有所留意,只見對方確實無反逆之心,輔佐著逆天兒,之所以那麼豁命,也是因為心知夜蝠邪郎確實一心想救出邪皇,為了親人而拼命的樣子,和自己有著幾分相似,聽見對方關注自己傷勢時也曾心頭一動,到底還是將對方推離戰圈,為求邪皇安好。

  對此他並不後悔,哪怕差點喪命。

  只是他再也無法釐清,在長年的觀察中,自己對他的關注到底是否曾經混入其他,再無從求證那句喜歡。

  不過一夜溫柔,卻凝在骨血中,比往日癒合得要快的傷口,也提醒著他。

  義父已殞,他的人生,唯剩報仇。

  他從五旗妖帥墓前起身,步向他曾效忠多時的血宮。

  恩義之前,情愛算不得。

  夜蝠邪郎亦是如此。

  他們確實相像,只是說不得愛,不知情愛。

  後來他曾到對方墓塚前一次,那對將自己包覆的翅翼原來曾令自己久因義父的謾罵而生的惴惴不安稍稍緩解,只是此時方知,卻是再也碰不到那翅膀了。

  五獸妖將摸著自己頸側,咬痕自然早已消逝。

  




  


  本來想說讓邪郎把小五吃掉的,但後來覺得邪郎不會幹這種事,於是有點想看他們如果之前有有暗中交往什麼的然後最後就真的可以讓邪郎把小五吃掉什麼的。

  邪郎你為什麼就這麼掛了我才剛萌上你欸!我才剛想把小五跟你送作堆欸。

  你跟小五在一起一定很好的QAQ

  我好難過嗚嗚。

  總之下一集(二十一集)小五要去復仇了,不小心看到了劇透,小五有點不妙啊。

  是說為什麼,我連在神魔也是喜歡上兩人中至少有一人死亡的冷配對呢?

  算了算了,我只是,為邪郎暴走這麼一次,別告訴我這配對多冷,我不想知道(擦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