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誰需要你了?(限)

網恨

金光布袋戲同人‧網中人X黑白郎君


  




  被單方面宣告分手以後,南宮恨看著眼前的傢伙,心想這個孬種是誰啊?他連想笑一下嘴角都有點拉不起來,這是在做夢還是這傢伙被洗腦?

  哪個答案都沒差,他不屑與無用之人多處一秒,南宮恨冷冷哼了聲,留下那傢伙在原地,揚長而去。

  

  鬧得紛紛揚揚的謠言滿天飛舞,其中之一的男主角一手撐頭一手拿著拿著書,另一號男主角本來一直站在很遠的地方結果後來忽然看到什麼似地跑過來,然後倏然停下。

  就在大家都等著看他們的後續進展的時候,只見網中人說了什麼,說了什麼呢……就在好事群眾決定要往那邊再前進一點的時候,聽見網中人大聲笑道,「現在是你需要我了吧!」

  「哼,不需要。」

  眾人霧裡看花,只有因為網中人跑了而閒在一旁坐著跟著看戲還有餘裕喝果汁的史仗義搖頭說著:「我說啊,你的價值只剩下吃蚊子也值得開心,我真懷疑你的腦子裡到底裝了什麼,都是吃嗎?你不是智將嗎?啊,我知道為什麼先帝會這麼早死了。」

  眾人……喔不,大部分是魔,眾魔轉過頭看他們家帝尊。

  史仗義鄙視道:「視力不是很好?不會自己看喔?你們的眼睛是用來做什麼的,還要你們帝尊為你們服務喔?我一隻眼勝過你們兩隻眼是不是?唉,我要你們何用啊?早點投胎是不是對你們才是解脫啊?想想也是沒差啦,反正我們修羅國度最不缺的就是魔了,嗯?還等我動手?不自主一點不行啊,這麼笨真擔心你們再世為魔還是這樣的智商,唉,苦惱啊苦惱。」

  群魔表示內心又一次受到創傷了,決定認真看、用力看,直到看見了南宮恨脖子上有不對勁的顏色……呃,那是吻痕嗎!

  作為熱愛八卦的鄉民……咳,不是,敬重魔之右手的小兵小將,他們當然已經好好的扒過、咳、不是,好好調查過妖神將在人世的遭遇了,只能說是相愛相殺……咳,不是,對強的追求簡直無人能出其右只有黑白郎君可堪比肩啊!

  群魔感覺背後一涼,摸了摸脖子懷疑帝尊那個大哥是不是在附近怎麼他們不知不覺都想到了某些不該想到的事但總之那不是重點。

  重點是那個吻痕!怎麼可能!那麼深厚的感情!追逐了幾十年!然後就這樣莫名了嘛!

  他們背後的史仗義沉沉嘆了口氣,食指點在額上搖了搖,「實在不忍說你們,蚊子咬跟吻痕都分不出來。」

  群魔點點頭,又想到,等等為什麼帝尊分得出來……呃,看到那個笑容他們不敢問了。

  說到為什麼,其實很簡單,分手以後南宮恨一肚子氣悶無處發洩,莫名其妙跟上來的憶無心說不如來打掃把舊的東西扔掉,反正他也想不到還有誰能像網中人一樣讓他打得盡興,想得到的都失蹤人口,結果他就乾脆把那些蜘蛛網都給清出去了,結果,什麼蚊蟲都跑進來了,憶無心全身連臉都包得好好的自然沒事,他則是身上盡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被叮。

  後來劇情裡的變化還是千迴百轉,到底有沒有復合?可惜當初看熱鬧的群魔死的傷的,沒魔有機會看到結局,看到最後的都不曉得前情,只能奇怪為什麼網中人有的時候會忽然不見蹤影,回來時累得半死看起來精神卻很好,他們忽然很想念那個聽說總是能真相的第三十四代帝尊,不過他們也只能猜,卻如他們家帝尊所預料的一樣猜不到。

  嗯,猜不到。

  『做完快滾!』

  網中人欺在南宮恨身上,不滿於自己製造的痕跡消失得太快,又多添了幾個,你說蚊子叮?當然沒有啊,那麼多蜘蛛網定時更換保證黏性呢。

  『所以這次是誰?之前那個小姑娘?還是你師妹?』

  『你不是應該早就忘記了嗎!我師妹都死多久了!』南宮恨打了身上的魔一拳,被擋下來,體內的熾熱又撞進去。

  『哼,妖神將不記得了。』網中人又在對方脖子上留下一串吻痕。

  『妖神將又妖神將,不認識啦,黑白郎君的敵手永遠是網中人啦!』

  網中人吻住對方的嘴唇,身下動作不停,被撞得大開的雙腿不甘示弱地絞緊他的腰。

  『反正,你需要我。』

  『哼,黑白郎君不需要任何人,不需要什麼妖神將。』高潮過後南宮恨又把網中人踢到一邊。

  雖然很無言,不過網中人想起來,那個小子曾經語重心長地搖頭嘆息著說:『為了工作怠慢伴侶是最要不得的啊。』

  網中人拿下被南宮恨一拳揍裂的面具,就著對方趴著的姿勢又將自己的慾望放了進去。

  『網中人──!』

  幽靈馬靜靜地、靜靜地,重新數著地面上的沙礫。

  唉,主人沒叫它動它不能動啊哭哭。

  




  總之幽靈馬車好可憐。

  總之,我只是覺得,現在的進度來說,在網中人之前是妖神將,你還要怪人家不愛你,我搖頭(欸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