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隨便寫寫喜歡的CP:空煞空

空煞空 隨口說說/追劇/雜感/未分類
  • 這次沒有冷到沒糧,所以不好意思寫冷CP。
  • 不過依然不是熱門CP。


我只是想發洩一下(?)

昨天出門去看東離,回來路上,發現我跟友人還真的沒有什麼相同CP而悲從中來。

那這個CP,相比於上一篇狐箏馬上衝上去秀秀(並沒有),相對來說要隱微得多。

其實會喜歡上是研磨那集,我看見小空那些虐死人的心魔,然後總覺得該有個人給他秀秀才對,然後我就看到煞魔子了,於是你可以想像一下我跟師尊一樣腦子裡串串的字跑來跑去,結論是可以有。

從此而後我完全沒辦法正視空總的話與行為,我總覺得他在遷怒、總覺得他在想煞魔子、總覺得他覺得沒有煞魔子在心好累等等的,三尊根本就幼稚園狀態,沒有煞魔子在,這些變成都是小空要管,也沒人在他嗆殺生……天兵君的時候補刀補得那麼俐落,說話時沒人嗆他,沒人跟他說帝尊請自重,沒人用那種不算不敬但又有壓抑的聲音說帝尊如何如何,然後用規矩壓他,順便留下一大堆話柄讓小空可以嗆,阿鼻尊那件事情也是,處處都感覺到小空超‧級‧在‧意煞魔子的背叛的。

如果有人說,可能不管誰背叛小空都會很在意吧,對,這沒錯,但是,只有煞魔子能造成這種效果。

因為小空絕對知道煞魔子有問題,而且是大大有問題,但是最後他設的圈套很明顯還是以不管誰是內奸都能用的計策,這相當奇怪,因為照小空的智商來說,他完全可以設一個針對煞魔子的計,然後讓勝邪封盾跟煞魔子一起爆掉,但是他沒有。

這非常奇怪。

然後還有一件很奇怪的事,小空他打爆研磨以後就走了。

就走了。

你你你你不是來追殺梁皇無忌的嗎?他現在不要說六道惡印,根本連站都站不穩了你居然沒追上去?就算他要跑根本也不可能跑太遠,你有心要找不可能找不到,結果你就走了?

Excuse me????

我強烈懷疑他根本知道煞魔子就是替補梁皇無忌的人,所以他才沒有跑過去,因為他不想看到煞魔子,在這種時候。

然後後續情節就如上所言,我一直覺得空總超在意煞魔子的所以每一段劇情都腦補了一大堆,但是、


https://images.plurk.com/2EF1Nza0BGBW9loXmdl6sv.jpg


這根本不是我腦補啊!他真的在想煞魔子啊!

我不行了你們,你們,你們!

煞魔子這邊的話其實就更隱微了,你要說我腦補過頭也好,但我真的這麼想。

目測在中原的魔中,煞魔子應該是最穩重最聰明的那個,然而他一直在頂撞小空。

對,我們可以說他很在意傳統很在意規則,但是煞魔子有時候講的其實更像是單純在發洩,他似乎是用一個更嚴格的標準在審視小空,再來,既然我說了他穩重,煞魔子到底為什麼只有對上小空的時候會激動成這樣?套別的CP的評論來說,煞魔子對梁皇無忌就是瘋狂粉絲狀態,但是他對小空,卻是可以管不住情緒的對嗆,而且就算他這樣嗆,小空也沒有認真追究過,頂多也是嘴砲幾句而已,大家應該還記得他有一次手一揮就弄爆了幾隻魔兵的事吧?看他這麼文明理性不覺得很奇怪嗎?(空:嗯?)

還有,煞魔子整個人對上小空就是很焦躁的樣子,他明明可以忍,甚至說如果他為了大局著想他也該忍,煞魔子不算上智,但他應該有比平均值聰明才對,卻沒有選擇妥穩的方式,或者來個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之類的,他整個都很急躁,很想要梁皇無忌早點上位,這非常奇怪,他們應該完全有別的方法、更萬全的方法可以想才對,但煞魔子似乎一直想冒險。

我覺得他在逃避什麼。

作為一個腦補過度的死廚來說,我覺得他在逃避的是他開始覺得史仗義做得不錯,他當帝尊也沒有不好,甚至逃避對史仗義也許有的好感。

什麼的。

好啦這當然只是發洩而已,這個CP真的很多可以說可以寫,想說要寫進文裡吧又覺得哎呀看這時間,假的!我眼睛業障重啊。

可恨我的完稿力以及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