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Re: 蒼俏小說本《須彌》/作者:叁玖蓮生

隨口說說/追劇/雜感/未分類
  • 對,是蒼俏本。
  • 所以如果我等一下打成俏蒼那只會是因為我習慣性手誤而已,請見諒,無論如何這本完全是蒼俏。
  • 同時也因此,或許我寫的心得方向會不太一樣。
  • 但這是心得,不是書評。
  • 進入請斟酌。




會知道這本書是因為刷到了心得,裡面記錄了這本書中許許多多寫得很棒、很令人心有戚戚焉的句子與段落,那時我還在趕稿(抱歉我說得好像我現在沒有在趕稿了一樣,但並非如此),沒什麼時間去作者的lofter看試閱,儘管我在更之前就有追了,但一方面沒時間、另一方面則是溫赤本沒買到的前車之鑑,所以當時一直在持續追蹤lo主,為了等再刷的日期,期間雖然也在36雨上等著二手書的訊息,不過唯一等到那次,書主說希望交換,我還沒買過任何布袋戲的書呢,那時,所以在稿件以及上述諸多壓力之下,我幹了一件很兇猛的事,我還不確定會不會變成黑歷史,但無論如何,如果我沒有當機立斷地衝一發,這本書我是買不到的。

嗯,前言說完了。

接下來或多或少還是會捏到,總之要看的話,請斟酌。

先說結論讓只想看結論的人看完可以先關了。

  1. 這本完全是蒼俏本,所以只吃俏蒼的話,不適合看這本書。這句只是提醒,不是說寫得不好,事實上我反而覺得作者文筆非常優美。
  2. 這本書非常虐。虐到會讓人喘不過氣來。
  3. 書不算特別厚,就算閱讀速度緩慢如我也能在一個晚上內看完。
  4. 基本上是結合了正劇的架空。
  5. 書中的番外以及插花也非常棒。
  6. 印刷的書況大概是一般中國那邊同人本普遍的狀況,有買過的人應該明白我說什麼。這倒不是黑,但前些天從友人那邊硬凹了一本印刷相對好一些的同人文本(也是中國的),所以我猜想印刷廠還是有差的。

以上,我要正式進心得了,因為我現在的腦部存量還是很低,所以雖然昨天才看完,但大概已經洗掉許多記憶了。這樣我還要寫另一本的心得嗎?還是我應該再看一次再寫啊?








好,那麼我開始了,我相信要按關閉的人都按完了。

首先因為是我非常喜歡的文手推薦的,所以我對這本書的期待值相當高,她所摘錄出來的句子也真的都非常戳中我。

但我已經過了那個會想衝到對方面前哭著說太太我喜歡你的年紀與時間點了(吧),所以,我不說是誰了,我怕被Google到。還有雖然我一開始也想過是不是該把心得貼給作者看,作為反饋,不過,好像有點羞恥呢。我不要臉的部分全都給軍師大人了你們明白的。

一度也有點擔心就是了,因為我知道作者的文筆相當好,我是很擔心撞梗的,擔心看了自己就沒勇氣寫了,所以也是先做過心理建設才看的,不過實際看完好像還好,沒怎麼撞梗(嗯,所以就是還是有一點點撞到)。相識已久的友人說,很訝異我會買逆CP的本子,其實……我也有點訝異,不過本質上都是這兩個人,而且在金光之前我幾乎所有配對的都是可逆甚至互攻的呢。

所以毫無罣礙地翻開來看了。

啊,對了,怕虐的話可以學我放一首截然不同的音樂。以我來說,我看整本都在聽LORDE版的〈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所以雖然差點被虐哭我還是活下來了,因為聽這首歌的時候我通常都在想小空(何)。

咳,此為題外話。

作者的文筆真的相當好,有許多的典故、佛經等,都相當巧妙融進了文裡,文白之間也沒有出現突兀感,其中最特別的地方應該是雙線並行,我一邊看還一邊跟友人說果然人家都是大手,多線並行這種事我也做過,但得到的反饋不多,我也不曉得是不是成功了,相對來說,我覺得這本書裡面雖然常常隔一段就是另一個時空的事了,但是卻沒有因此而亂掉,大約是,看一兩句就能明白,是不同的時空了。

這點也體現在人物角色上,兩個時空背景下的、無論是俏如來和史精忠或者蒼狼與蒼越他們的個性落差都相當大,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他們有截然不同的環境與境遇,然後成就了迥然不同的個性,這樣的想法我覺得蠻浪漫的,就算變成了全然不同的人,還是會相遇,還是會喜歡上,還是那麼執著,那種羈絆大約並不只是狼神的牽引,或者可以說是,信仰的部分提供了一個契機,讓他們相遇,但是相戀這件事我一直覺得,雖然需要運氣沒錯,但更大的是勇氣,去愛一個人,然後接受自己被他所愛的樣子,勇氣並不是只憑愛就能憑空產生的,必然是執著,執著到怎麼也不願放的執著,我是這樣理解的。

(根據書中的設定,古代的兩位代稱是俏如來與蒼狼,現代的則是史精忠與蒼越。)

看著這樣活潑有生氣甚至恃寵而驕的史精忠,寵他寵到甘願至此的蒼越孤鳴,對比那個愛得相當懦弱、神經纖細到彷彿快崩潰一樣的俏如來,以及愛得卑微、愛得好像不愛一樣的蒼狼,真的相當的特別,史精忠與蒼越孤鳴的狀況是愛就去愛,相當直接而無畏,甚至可以說在愛背後有著一種瘋狂,但愛的本質原就脫離常軌,寫到這裡我想起來以前在書上看到一個故事,只有說著「我愛啊!我愛!」的瘋子,上帝讓他進了天堂,不過這只是我自己的私人註腳罷了,但是呢,古代的蒼狼與俏如來就不是這樣,蒼狼很早就知道他喜歡俏如來,但是他所在的環境讓他只能忍,俏如來的反應也告訴他,他必須忍,這個地方作者用了非常多矛盾的敘述(這裡相當推薦去看原文,我就不特別做引用了),那俏如來,他是一個出家人(這裡的設定似乎是他沒有還俗),六根清淨、斷情絕欲,所以就算知道蒼狼的情感,也只能用每個遲疑以及僵硬來表達自己的回覆,哪怕是後來明瞭自己的心意後,他也只能愛得懦弱,無法前進,有太多太多的外在因素,所以他們始終隔著玻璃相望,那麼近,卻觸而不及。

因為我蠻喜歡書中的苗王蒼越的,所以說,會比較集中在這個地方。

我覺得蒼越他啊(抱歉這真的是習慣),很適合這樣說,他是一點一點被掐死的,所以並不能說情感豐富,至少無法那樣張揚,但是一念執著(我知道你想放音樂,先別)在發芽後盤根錯節,深得無法一一撥離,要解開,就必須動剪刀,但是如此也必然會傷害到他本身,俏如來並不明白,或者不夠明白,所以才給了他一個夢,欺人也自欺。雖然蒼越問了,為什麼,帶著絕望,但他很清楚為什麼,所以才讓俏如來以為他仍舊在他織就的夢裡,為了不讓他自責、為了讓他心安。也是因為這樣的,或許過分點說,自以為是地為對方好,然後把自己與對方都逼得再後退便是懸崖,實際上除了掐死自己以外,雙手也是掐在對方脖子上,哪怕些許的靠近、淡而輕淺的溫存,指腹也仍舊在對方咽喉上收緊,所以哪怕契約、成親也改變不了,他們之間滿盈到令人窒息的謊言,同時也有淚,用眼淚釀成的苦澀削斷了本該用來吐露愛語的聲帶,所以緘默,為了不讓對方有淚而緘默。於是到了最後,他們之間剩下的話語卻是對不起,永無止盡的對不起,因為誰都還不起,只能對不起。

或許是因為作者也是繪師的關係,相當多的場景都非常有畫面感,特別是,俏如來流著淚伏在蒼越胸前,卻望著宮殿頂棚那一幕,太難形諸筆墨,在我腦海中只有畫面,像動畫一般,他蓄滿淚水的雙眼緩緩往上,然後是深濃到無以復加的寂寞,讓我差點無法呼吸。

蒼越的失控僅只一次,但那一次,注定了他一生的對不住,俏如來的迷惘,則是以獨活在對方不在了的世界中十年來償還,他們相伴的時間或許都不到十年,如此,看著那一句,俏如來活成了蒼狼的模樣,著實,虐到我不知道該如何訴諸言語。

使用精神分裂症來詮釋時空間錯的問題,讓他們與另一半的另一個自己相會也是相當有趣的橋段,作者說,他們拯救了對方,綿延不斷卻也緊緊相纏的溫柔,非常治癒,但,在古代篇大虐小治癒、現代篇大治癒小虐,對我來說都是同一句:讓我去撞牆讓我去!如此。

後面不管是番外還是短篇都很棒,就不一一詳述了。

〈與君書〉虐歸虐,卻覺得俏如來看見時一定笑了出來,儘管從〈時光穿梭者〉、他的最後一次穿越中可以知曉,他應當還是有淚,〈焚雪映歸途〉也是,營造出來的畫面非常美麗,那個「渡我的人」的設定,深思下去也非常令人動容,〈骨蝶〉或者就像〈雲圖〉,我並沒有完全看懂,需要多看幾次,又或是等到我正劇追到那邊才知曉也未可知,〈琥珀〉則是相當的溫柔,我很喜歡史精忠看著那本作業本時的描寫。

〈涓滴〉,是最後一篇,嗯……請盡量想像我放了五盆金魚草的狀態。現實,卻也不現實,我有多喜歡最後那一段對比,就對自己有多少怨懟,現實得讓人不由得回想起舊夢,如飛蛾撲火,但撲上了火後,要是沒有死,該怎麼帶著灼傷與火共存下去?有多少愛戀在現實中土崩瓦解,看著蒼越的沉默、以及精忠的沉默,在被沉重壓垮之前,那一點天運,卻是救贖,現實並沒有將戀字磨消,倦怠的是現實、並非愛情,很喜歡這篇標題,因為也是這樣細水長流的情感,留住了那一點運氣,改寫了結局。

補敘。

默蒼離真的,強大到有點嚇人。

以及,在看見那句關於照相的話後,兩次都將彼此照下的情節我也很喜歡。

不若於今生圓滿,何求來世?

差一點通宵,忘了自己有報名早上的讀書會了,但我想把這篇心得寫完就是了。因為持續的趕稿以及天氣之故,腦袋一直昏昏沉沉的,或有疏漏,要是攢足了勇氣再看一次,可能會再有新的想法吧。

總覺得寫得不夠,但已是我印象中最深刻的部分。

蒼越每一次直白的告白,都讓我忍不住微笑。

以此做為最後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