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角色雜感(二)俏如來(史精忠)

隨口說說/追劇/雜感/未分類
  • 我會被俏粉殺掉。
  • 所以說俏粉勿入。
  • 我的意思是,大量俏黑,的意思。你明白的吧?
  • 一定要進來的話,你覺得雷或想黑我,我也沒辦法了。
  •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喜好,希望點進來的人是明白這點才點的。








殺虫?你真的點進來啦?

算了算了我們約法三章過了對吧?

我也不想不鎖的,但我找不到hatena的鎖文選項。

我覺得寫寫我對俏如來的想法是有必要的,因為這也是一種自我釐清,我不曉得是自己理解錯誤還是怎樣,經常看到我不認識的俏如來,實際上我也不能說別人OOC,因為每個人心中自有一把尺,超過了,就是OOC了,所以每個人的定義必定是不同的。

那、因為越追金光就越想寫寫俏蒼,每多追一點就越覺得可以寫寫看,因為、我目前追到的段落來說,我的腦內妄想還沒被打臉,這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大概是這份難得的運氣(我的天運差不多跟師尊一樣),所以想寫的慾望就被提升了。

但我覺得在寫之前我必須好好釐清,我對俏如來這個人到底是怎麼想的,否則我覺得我也會寫出一個我不認識的俏如來。

先行警告,沒買保險不要繼續看,而且我應該會講到俏蒼的東西。

然後其實我習慣叫他精忠,不過這是那件事之後的事了。

哪件事?

要是你有耐心與勇氣以及避雷針往下看你就知道啦。


正文開始(?)




好。

以下先從我入坑前到初入坑的狀況開始講,所以基本上如果用英文來說就是用過去式寫的。

其實我討厭俏如來。

準確說起來是我一開始討厭他,我是認真的,所以我想了很久也反覆分析為什麼,因為基本上喜歡他的人非常多,雖然沒有正式統計過,但我認識的人裡有在追金光的就兩個,然後兩個都是俏粉。

那不消說,真的開始看金光以後,更有種其實大部分的人都是俏粉吧?的感覺。

如果你說我就是不喜歡大部分的人所喜歡的人,雖然我不能說不是,但這很明顯不是主因。

我是從決戰時刻開始看的,花了很多時間在認人,就連我現在的本命我也是到他換偶我才認得他的,同樣,俏如來換偶後一集我才後知後覺地想說,等等這個人是不是換偶了?然後就倒回去看,看到他在一個招式後爆開(?),然後換了一張現在大家比較熟悉的臉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不經由別的什麼,自己意識到俏如來的時候。

在這個階段我自己基本上對他沒有任何感覺,就是說,在我實際看到的俏如來身上,我什麼也看不到,他是沒有顏色的,既存在、卻也不是真的存在,這樣講好像有點抽象,但是我真的看不到他,說是存在感薄弱嗎?說是沒有個性嗎?我不曉得,但我覺得這個人是空的,我不曉得他為什麼存在,甚至覺得如果將他表面上所認為應該去追求的所去除的話,我覺得這個人甚至不算是活著,他所看見的不是他真的看見的,而是他認為自己應該看見的。

雖然很抽象但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解釋。

不過說真的,這不是我討厭他的主因,這只是我對他無感的主因而已。

雖然沒有針對誰,因為這好像還蠻普遍的,嗯……其實我對標籤用語不太熟,所以我不太清楚,但是我從別人敘述的、以及同人中所看到的俏如來,總讓我想到,白蓮花嗎?聖母嗎?女主角嗎?所以在我早期的追劇噗裡似乎也出現過這種用語,覺得俏如來是女主角,這樣雖然政治不正確,卻是許多媒材中容易出現的套路。

我覺得如果我在見到本人之前沒看過那些,或許會好一點,但實際上我就是看過了。

所以我在前面完全都呈現死魚眼的狀態在看俏如來,因為我總覺得我會看到:

1.「不要管我了!你先走!快走!」「不,我不會拋下你離開!我怎麼可以!」「快走啊!」「不,我絕對不會這麼做!」──然後他就死掉了。(這還真的出現過就是了,最後是郭箏死命把俏如來架走的)

2.「你們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不要為了我打架!」呢,覺不覺得很眼熟?我某天吃飯的時候店家正播著時下流行的中劇,裡面女主角的臺詞就是這一句,這讓我篤定我不追了。

諸如此類,我覺得雖然我不確定這叫什麼,但太執著於做一個好人的俏如來──如果我只看正劇的話我會這麼說他──以及軟糯到誰都可以欺負誰都可以推倒、柔順甚至變成小動物狀態的俏如來,要說不能接受還是什麼好呢……總之我對這樣的角色沒有好感,甚至給我一種,好像他根本沒辦法靠自己站立的感覺,這讓我非常困惑。

如果能見到本人的話,我會想問「你知道你是誰嗎?」的那種困惑。

轉變大概是出現在默蒼離出現之後吧。

師尊出現以後,俏如來漸漸看得見了,有崩潰有壓抑不只是嘆息,不只是若奈何,好像這個人一點一點活了起來,雖然這樣的活法,也就暗示了他離死期不遠了,我的意思是,他開始蛻變,但為時已晚,陳舊而僵化的死皮經年累月在身上,已經無從擔負他的新生,所以像鳳凰於涅槃後才能復生,他必須徹底死過一次,才能活下去,沒有這次死亡,俏如來會死,身體、生命上、精神的死絕而不復生,或者被對於自己的軟弱與無能為力的自責給逼死。

不過他有主角威能所以說死亡的陳述可能不合具體,但同時,如果劇組真的憑藉著主角威能讓他以這樣的狀態繼續存在,那樣,我對俏如來這個角色的所有感覺應該會徹底死絕,連帶對這部劇的期望值也會降低吧。

所以默蒼離的出現非常必要,至少對我來說是如此。

但這一部分,算是事後諸葛吧。

在我對俏如來的好感值持續低落的時候,我不記得到底為什麼,可能有人轉噗,所以我看到一張雙王子的圖。

然後我就死掉了。

被各種俏受洗了之後(不管我想不想看都會看到,我不知道為什麼),那張圖給我一種平衡的感覺,因為我那時候還沒追到蒼越,但因為被劇透過競日的劇情了,所以我大概知道蒼越的劇情線,只是我不知道他們可以是CP,我完全沒想過,那張圖完全把我打死了,結果我忍不住去找雙王子的糧,連帶的、俏如來的好感度就被蒼越刷高了,雖然我那時候對蒼越還沒有什麼感覺就是了(因為還沒追到),這再次讓我確定我如果不喜歡哪個角色,只要我不小心吃對了CP,我就會對他產生好感。

所以雖然我不是俏粉,不過被雙王子打死到後來吃了俏蒼以後,對俏如來的好感度還是有高於平均值的。

嘛,上面其實相當程度說明了為什麼我不太寫三版以前的俏如來,不過也還是俏蒼的關係,刷到了另一份糧,看完以後忽然能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二版的俏如來,也覺得似乎可以寫看看了,如此。

不過我覺得光是我現在都史精忠、精忠的叫了,應該很明顯我現在不討厭他才對,雖然第一尊讓我覺得喜歡的偶,是魔瘟版,不過,我真的不是俏粉,所以,嗯,我覺得上面都解釋過了。

那麼三版,也就是鑄心之後……嗯,其實二版到最後就開始了,俏如來漸漸找到自己,哪怕犯錯、哪怕仍是天真,那樣存在著的俏如來才讓我看見他,你說是犀利嗎?說是不留情嗎?好像都不對,只是他開始保護自己,然後,延伸到保護他人,嗯,九葬夢某一折寫的就是這裡。

其實鑄心之後,因為我才追到魔戮血戰20所以真的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不過之前看到有人畫三版俏,然後說他總有一天會被自己逼死,我想了想,如果俏如來還是那個俏如來,答案是會,他會被自己逼死。

因為他在本質上還是那樣,和史艷文很像(其實史爸的話我也有很多可以說但我不想說,我光是黑俏如來我就覺得我應該會被明殺了),但是他在心理上並不如其父堅韌,俏如來有情,而這情、他無法完全丟開。所以他會繼續逼自己,然後慢慢把自己掐死,再無聲息。

不過我暫時覺得編劇不會那樣寫就是了,因為會很難處理而且要一次毀掉兩個臺柱,不過如果編劇真的寫出來了,我會很佩服,相當佩服,然後金光就會永遠掛在我的推薦榜上了。

噗浪上追的人多了以後,經常看到有人說劇情哪裡爛,或者OOC,然後這麼說的人又被反吐,我也真的有種貴圈真亂的感覺……不對,我現在好像在這個圈子。

但我目前是沒有這樣的感覺,邏輯理順了,其實都還好,因為其實並行的線那麼多,伏筆一大堆一大堆沒寫,誰知道沒寫的地方發生什麼事了?我在意有的偶收得很沒道理,但要說寫的爛嗎?那怎麼樣算是好呢?

這不會有答案,就像我看見的俏如來和其他人看見的不一樣,但那個柔順可欺的俏如來不好嗎?倒也不是,只是他不是我心裡的史精忠罷了。

嗯,史精忠啊……話說我每次喊他俏俏的意思都是你離我遠一點,因為主觀來講我覺得史精忠這個人很可怕,雖然經常看到的圖裡面俏如來都是笑著的,不過應該是偶的關係,我真的覺得他有點兇,就是如果他是現實中認識的人的話我會有點困擾的那種兇,看了很多人收的俏如來,其實看起來也都是蠻兇的感覺,不過我心中的精忠其實就是那樣,所以我對此倒不怎麼困擾……他能溫柔、有仁慈,但史精忠他啊,在我心裡從來不是什麼溫馴的小動物。

嗯,我蠻喜歡看他的打戲的,拿墨狂目前只看過一次所以難以斷定,不過空手的話我是蠻喜歡看的,而且入魔也很帥。

不過我好像主要要寫的是三版俏,但一直在寫二版的事呢。

每次心得都打得比文還要順,我苦惱。

總之就我目前看到的地方來說,我喜歡那個打鬥起來相當俐落的史精忠,喜歡那個繼承了幾分鉅子舌的史精忠,他成長了,反而讓人體會到心疼,但也比較有生氣,比較能撐起主要角色,以及作為各種沉重到會壓死人的身分。

所以在CP上,我傾向一個能和他彼此扶持的對象,完全是史精忠依靠著對方、對對方百分之百純天然無添加的信任……這真的不是我心中的他。

然後應該就是另一方面來說,明白地彰顯自己的慾望,這樣的俏如來其實,對我來講也是在看另一個人。雖然我並不覺得俏如來這個人是軟的,但我想,他的情感應該是柔軟的、不外顯的,他所戀慕的對象,應該是你根本看不出來的人,乍見無情,深掘方見隱忍,這是我想寫的東西,他的愛不能說、不該說、不被允許,他喜歡的人,你幾乎沒有線索看出他喜歡,因為他不允許自己那樣做。

唉。

我好想寫那篇文,雖然我這篇其實已經把我想寫的東西寫完了。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我對史精忠這個角色的想法,大約如此。

若你問我為什麼這篇我打得比蒼越那篇還長,因為蒼越我是從頭認識的,但對於精忠,我算是從他的既定印象裡面打破打破再打破的,所以廢話比較多一點,蒼越的話我好像在噗浪上扯得夠多了,蒼越對我來說是一點一點從抹去的沙子底下看見,但精忠的話,有點像我習慣了那就是那個樣子在那裡,但靠近了以後才發現不是,然後每清理掉他身上的塵埃一點,他便有一點不同,這樣的感覺。

好吧,其實寫完以後我也知道,因為看到的跟別人不一樣,所以很難聊天似乎是必然。

魔戮血戰追完的空窗期也許會再補補對蒼越的看法吧。

這兩個在我心裡都是值得被疼的孩子……雖然我還是常常覺得好像應該要小心精忠才對。(什麼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