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豢養(暫名)

金光布袋戲同人‧戮世摩羅X煞魔子X戮世摩羅

〈豢養〉

  • 題目是暫時的。
  • 忽然在魔戮血戰15集被燒到。
  • 架空,現代。
  • 後續不知道。


那日是被史仗義的電話吵醒的,在對方完全不容拒絕的強硬要求以後,果然完全不聽自己說,便直接掛了電話,煞魔子揉了揉太陽穴,看向時鐘,這次睡太久了。

他打開電腦邊繼續打報告,死線快到了。

起身要去泡咖啡的時候,手機上的提示燈閃了許多次,他拿起一看,猶豫再三,最後還是撥了回去。

「煞魔子啊,你是希望我乾脆冷死在外面是不是?」史仗義邊從煞魔子打開的門中進來,邊半真半假地抱怨著,身上都是雨水,滴得滿地都是,煞魔子皺眉卻不置一語,史仗義眼見就要撲上來了,煞魔子伸手欲擋,史仗義卻故意停在他面前,完全沒碰到。

「請去洗澡。」

只有在史仗義來的時候,他才會戴起耳機,聽著之前設定好的歌單,如此卻仍是難以抓回注意力,死線快到了。

不曉得為什麼,從耳機那頭傳來的卻是念白的聲音,他頓了頓。

『如果你下午四點會來,那麼我在三點就會開心起來。』

煞魔子指下的動作頓了頓,耳機馬上便被拉起,連帶頭髮也被勾亂,身後有著熱氣,史仗義只穿著一件四角褲,身上的水珠也沒有擦乾。

「擅自就拿來穿了,你不會介意吧?」

「不會。」反正那也是為了以防萬一而買的。

「還在趕報告啊?」

「是。」煞魔子順勢將視線轉回螢幕上。

「不覺得累嗎?為了追上一個追不上的人,你花的時間與精力說不定足夠你成為一家企業的老闆了,唉,真可惜,煞魔子啊,你當初真該跟我走的。」

早已習慣對方的冷言冷語,煞魔子並沒有對此做出回應,只是多按了幾次儲存鍵並同步到雲端。

指尖在空白鍵上輕輕敲了幾下,煞魔子忽爾轉頭望向史仗義問:「那樣還是我嗎?」

似乎是沒想到煞魔子這次會認真回應他,史仗義幾不可察地停頓了下,不正經地笑問:「怎樣?後悔了嗎?」

「沒有。」煞魔子回頭重新面對螢幕,身邊史仗義離開又不知做了什麼,做出了各式各樣吵雜的聲音,直到頭髮被對方用手指梳開,他才轉頭看向史仗義。

「陪我吃飯。」

想拒絕的話語因為過度地空腹感所產生的疼痛而作罷,和對方相對吃飯時他才想到,未接來電是五十二通,他醒來時並沒有聽見雨聲,食物是外食,但卻是剛才才熱好的。

他嚥下最後一口,看著早就吃飽了正在玩手遊的史仗義問:「你想幹嘛?」

史仗義用相當誇張的語氣說著:「那可是禁句啊,我親愛的煞魔子。」

儘管如此,在他印象中後來並沒有發生什麼事,只是他不明白自己是怎麼睡在床上的,電腦仍有運轉的聲音,他起身打開螢幕,浮現的是列點簡潔的修改方向以及被他忽略的資料來源,將文件縮小以後,桌布被換過了,白底黑字的寫著:不用謝我,我可是個很好的人,預付款已收,其他之後補。

──什麼?

直到出門前他綁起頭髮時,留意到脖子上的吻痕,剛好在頭髮放下來才能遮到的位置,他用ok繃貼上去以後仍是不放心,乾脆不綁頭髮了,直接出門與梁皇無忌開會。

會後梁皇無忌問起,莫前塵便接口道:「一定是現在蚊蟲太多了,等等去買趨避劑再回去吧。」

蟲子嗎……並不是蟲子太多,只是那隻太大了,找不到趨避劑,也趕不走。

他忽然又想起昨天聽見的那段臺詞,於是他問梁皇無忌,但他並不知道,莫前塵無奈地插口:「那是小王子,你問他超過業務範圍的東西他通通不知道。」

「多謝。」

小王子嗎……那麼,到底是誰豢養了誰?


END or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