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關於戀愛的歌

俏蒼

金光布袋戲同人‧俏如來X蒼狼

〈關於戀愛的歌〉

  • 現代,大學架空設定。
  • 包含蒼越孤鳴暗戀某個人的劇情。
  • 和噗浪的內容差不多。




大一。

蒼越孤鳴隨著他暗戀已久的青梅竹馬考進了這所大學,因失戀而發憤圖強考上這間學校的青梅竹馬在社團博覽會上被國術社拉走,從她眼中的光,蒼越孤鳴明白,對方又開始了新的戀情。短暫興起了跟著入社的念頭,但是一部分的自己又明白,就算入社,要是無法表現得比她所心儀的對象更好,那反而弄巧成拙,加上還得看她對其他人毫不掩飾的好感,蒼越孤鳴低著頭走了許久,抬頭時果然已在不熟的校園中迷路。

大約是社團嘉年華過於熱鬧的關係,他所在的地方不見人跡,他花了許多時間漫無目的地走著,直到看見操場另一頭有人背著巨大的黑色袋子穿越操場而來,對方背後的黑色背袋使得他那頭白髮更加鮮明,他稍作猶豫後還是硬著頭皮上前去問路,對方很好心地直接帶他走回去,聊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課業上的擔心,不明白的活動等等,對方都詳盡地告訴了自己,雖然已經回到社團攤位林立的通道,他還是繼續跟著對方走,直到攤位前,他才知道原來對方是吉他社的。

社團的招生人員是兩個女孩子,一邊說著他們有什麼樣的活動、得到什麼樣的參賽成績,一邊提到成發的時候,總是得到許多的獻花,女孩子也喜歡會彈吉他的男孩子等等,諸如此類的,蒼越孤鳴看了一眼被團團圍住的那位好心學長,心裡浮現的念頭是,他想擺脫過去,然後成為和那位學長一樣的人,於是他填寫了入社申請。

吉他社的攤位特別闢出了空間,由許多社員輪流彈奏,沒過多久便輪到了那位學長,他沒聽過那首曲子,但對方的彈唱非常好聽,吸引來了許多聽眾,他甚至也在人群中看見了他的青梅竹馬,他的視線逃開她所在的位置時,頓了下然後轉回吸引了許多目光聚焦之處,那位學長似乎看了他兩秒,他想,應該只是看向他這個方向罷了吧,社團博覽會散場時,攤位上的所有人都忙著,他也自告奮勇地幫忙,收拾好攤位、搬回社團辦公室,學長姐們在外面慶祝著這次的成功,蒼越孤鳴收拾著自己的背包,一背起背包,臉頰便被涼意印上,那位白髮的學長把礦泉水靠在他臉頰上,「給你的。」

「……謝謝。」他靦腆地從對方手裡接過水,喝了一口。

「學長,」他邊旋上蓋子邊說:「今天你表演的曲目,很好聽。」

學長笑著說:「可惜我唱歌不是很在行。那首歌是〈Falling Slowly〉,你可以去找看看,它也是一部電影裡的歌。雖然順序不對,但我是史精忠。」

「我叫蒼越孤鳴,孤鳴是姓氏,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



I don't know you but I want you



www.youtube.com





大二。
他的單戀持續未果,他的青梅竹馬進展得也不是很順利,經常找他訴苦,短暫的竊喜背後是更深濃的悲傷,他知道這只是暫時的,卻仍加倍努力對她好,晚上送消夜到她宿舍門前,她說沒幾句話又哭了起來,他抱著她輕聲安撫,她一句「要是我喜歡的人是你就好了。」令他難以招架。然而什麼都沒有變,若有似無的交往最終在她與那位學長的流言蜚語中確定了它的虛無,本來他們也不曾真的說過彼此在交往等等。

蒼越孤鳴破天荒社課請了三次假,害怕聽見有人問他,「你的女朋友呢?」,久違地回到社團教室時,只有史精忠學長在,他說今天是期中考前一週所以停課,並沒有詢問他怎麼了,只是一如往常地問,「要喝水嗎?」最後他們一起去吃了晚餐,經過便利商店時,蒼越孤鳴想了許久,問史精忠:「喝酒真的有用嗎?」

最後他們帶著一打啤酒上山,他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中間有次醒來,發現自己靠在對方肩膀上,卻無力起身,又睡了過去,到早上時他已經在宿舍裡,室友說,是某個學長送他回來的。

後來學長沒再提過這件事,他在向對方道歉與道謝時,學長只是摸了摸他的頭。

後來那次成發時,學長的曲目和以往的曲風很不一樣,後來聽學姐說,學長是忽然決定改曲目的,他們以前也沒聽過史精忠在表演中投入這樣強烈的情緒。

他仔細聽著歌詞,雖然無法完全聽懂,僅有的幾句卻已足夠令他溼了眼眶。



You lost the love I loved the most
Who do you think you are?



www.youtube.com






大三。

那是他們一同在大學的最後一年,他一直覺得自己受了對方許多照顧,卻想不到該怎麼好好答謝,也有的問題現在不問以後就問不出來了,然而因為畢業在即而特別忙碌的史精忠總是來去匆匆,一次,他甚至忘了帶走他的譜,蒼越孤鳴對著譜面上的音符試著彈了彈,發現是社團博覽會那次的表演曲目,社團教室裡已經只剩下他了,因此他試著邊彈邊唱,專心到沒注意到門被打開、又關上,直到第二次副歌時,後面忽然有歌聲相和,他嚇了一跳回過頭,史精忠在他身後伸手越過他的肩膀,手按在他按弦的位置說:「這個音要再往上一點,還有這個記號……」因為靠得太近了的關係,在對方如常的表情以外,他看得更清楚的是對方臉頰上的紅,他不知道為什麼也跟著臉紅起來,以往相處的種種浮上心頭,他忽然覺得不用問了,喝醉那次,他一定已經將自己發生的事都告訴學長了,很奇怪的是,現在回想起來,他所在意的已經不是那個他暗戀已久的人,而是學長當初唱那首〈Jar of Hearts〉的表情──腦海中浮現了一段旋律,他已經確定好成發要用的曲目了。

那年,壓軸的大四生畢業發表完後,他捧著花束上台,其實獻花的人不只他,當然獻花給史精忠的人也很多,所以他並不會特別醒目……應該是這樣才對,史精忠卻在把花收下時,附在他耳邊問:「那是告白?」

他滿臉通紅,最終還是筆直地望著史精忠回答:「是的。」

手心都是汗,在表演時的緊張感又一次襲上來。

「給我的?」

「對。」幾乎無法呼吸。

史精忠微笑著說:「那、請多指教。」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笑わないで聞いてくれ
「愛してる」だなんてクサいけどね
だけどこの言葉以外伝える事が出来ない



www.youtube.com



大四。

期初的時候還沒有社課,沒人使用社團教室的時候蒼越孤鳴會在這裡唸書,或小憩,那天他也戴著耳機趴在桌上半睡半醒著。史精忠進來時看見的便是這樣的景象,知道對方午休時習慣聽音樂的他拿起蒼越孤鳴的吉他,試了幾個音以後,彈了起來,歌聲是前所未有的溫柔,面對著對方的方向,唱完以後他放下吉他,呼出一口氣。

他沒看見,趴著的蒼越孤鳴瞠大著眼,紅著一張臉的樣子,正如他也不知道,蒼越孤鳴午休時聽的音樂會在歌單結束後自動停下,停下後他就會自然醒來。

史精忠把蒼越孤鳴的吉他放回原處時,有人走到身後,他一轉頭便被抱了滿懷。

「蒼、越?」因為畢業後立刻到其他縣市就讀研究所故而幾乎沒見過面,對史精忠而言這樣的接觸自然也不習慣。

「我喜歡你。」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他措手不及。

「原來、你也喜歡我。」在耳後的嗓音小小聲的,蒼越孤鳴認真而緊張地說著,「我很想你。」

──是要將以前沒說過的一次說完嗎?

他半羞赧半好笑地示意蒼越孤鳴放開他,然後他看見蒼越孤鳴那不敢對上自己的視線,以及泛紅的臉頰,他輕輕攬住對方,吻住彷彿還打算吐出更令人害羞話語的嘴唇。



彷彿回應去年那首歌一般。



ほら あなたにとって大事な人ほど すぐそばにいるの
ただ あなたにだけ届いて欲しい 響け恋の歌
ほら ほら ほら 響け恋の歌




www.youtube.com






雖然是有點俗套的故事,但我很喜歡。